男人成功的标志是什么?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答案,这个问题本身也没有标准答案,因为每个人幸福的期望不一样。

王登记的答案是赚钱超过10个亿,做官超过省部级。我没有从这个答案中看到一个男人的雄心壮志,而是十足的欲望。

那么,王登记是谁呢?为何就敢于说出这么一个令人望而却步的答案呢?王登记真不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一个从普通人逆袭,爬到高官位置的男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登记1954年出生于陕西省黄陵县人。1970年5月,王登记参加工作,只是县城黄陵县一家建筑公司的工作人员,这够普通了吧!

年底的时候,王登记参军入伍了,服役的部队是新疆焉城210部队,一干就是5年。那个时候,当兵的性价比很高,退伍的时候很多人都能安排一个不错的工作。

王登记1975年5月就被安排到了黄陵县团县委工作,1979年,他升到了县政府秘书长的位置。

不久后,他赶上了干部年轻化的“快车”,职务不断升迁,86年的时候,已经当上了副县长。在历经多地、多岗位历练后,2001年,他当上了榆林市市长,成为产煤盛地的主官。

当时正是煤炭经济发展的黄金期,榆林市也因此受益,经济增长连年位居陕西省首位。

王登记外表斯文,谈吐温和,作风却相当强硬,他为了追求自己的“成功”,还是想干一些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其任职榆林市长期间,榆林靖边等地发生全国著名的“陕北油田争夺战”,一些被政府承包出去的油井一夜之间被收回,引发众多承包商投诉上访。

王登记落马后,经法院认定,他受贿的财物折合人民币6624.34万元。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王登记离开榆林后贪的。

王登记受贿的来源也主要是一些有求于他的煤老板、房地产开发商。2006年4月,王登记离开榆林,升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

在王登记贪赃的六千多万中,神木县石砭煤矿法定代表人高置林一个人就行贿了5350万元。其中,5000万是高置林拿来用于资助王登记买官跑官的。

王登记当上正厅级高官后,身边围绕着一些溜须拍马之徒,恭维他说:“王厅长有本事,有政绩,理应更上一层楼”。

时间长了,王登记也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能力超群,贡献巨大,于情于理都应该再往上升一升。

然而,他自己也清楚,自己年龄不占优势,再往上升希望渺茫,必须“跑一跑”。这时候,他想起了陕西王府置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王登广,王登广自称是中央某退休官员妻子的侄子。

王登记向这个商人表示,如果升职为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出1个亿费用,升职为副省长出2个亿费用。

王登广是干汽修厂起家的,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认识人多,他见“厅长”求他办事,也不敢不答应,更不敢说出自己其实不认识任何中央领导的实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装腔作势开始张罗。先是从高置林那里拿走了5000万的“活动费”,又找到了一个自称在中央工作的陈某办理,结果被骗走了200万。

后来,王登广又找到一个自称是高官子弟的张某帮忙,支付了1.3亿“活动费”,结果又遇到了骗子。

眼看着离退休越来越近,王登记情急之下,又给王登广支付了350万。王登记曾无限伤感地对高置林说:

“陕北男人怎么才算成功?当官要当到省部级,赚钱要过十个亿,我离副省级就差一步之遥了。”

王登记还说,自己在职时有专车,有司机,退休后就没有了这些待遇,如果升为副省长,成为省部级领导,退休后这些待遇还能保留。

然而,临退休前,王登记也没有见到晋升的任何希望,他也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却不敢报警。

结果,在他退居二线(2013年2月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1年多后,他被中纪委的人带走审查。本该退休享清福的时候,他却锒铛入狱了。

2015年,王登记被批捕,2016年10月,他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在看守所,王登记突然患上了脊髓炎,瘫痪无法站立行走。

他是坐着轮椅出庭“聆听”法庭的宣判,真是可怜之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花钱买官帽的事情古今中外都是屡见不鲜,至今也是屡禁不绝,如:

“山东巨野卖官案”,一位叫陈宜民的为了当副县长,只需要给县委书记刘贞坚送10万元。仅仅2个月后,他就真成为副县长了。


山东驻京办主任窦玉明,靠江湖骗子“跑官买官”,被判十一年。广东省政府原正厅级副秘书长罗欧,因买官被骗4008万元。

怪不得,我们说反腐永远在路上,清除腐败是一块硬骨头!面对腐败,我们每个人都要敢于斗争,让腐败分子成为过街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