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加代不让小玲走,经理说:“不是,大哥,那边等半天了。我都答应了他了。哥,你这你给老弟个台阶下,一会儿我肯定把她叫回来。如果我叫不回来,我给你安排几个。我们店里什么都缺,就不缺女孩,行不行?”

“她不乐意去。明白吗?再说了,你让他继续等着呗,我这酒没喝完呢,她往哪走啊?你这是撵我走啊?”

“没有。哥,我没有这个意思。小玲,你......”

“我哥不让我去,我不得陪我哥吗?那边是你朋友,这边是我大哥,刚才还打赏了呢。”

经理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说了一个字,艹。

斌子说:“你艹鸡毛啊?怎么的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是。不怎么的,行,你们喝吧。”经理转身来到豪哥身边。豪哥问:“怎么回事?”

“别提了,不知道哪来个大哥,说认识。”

豪哥一听,“不过来?你没告诉我给她钱啊?”

“我说了。给钱也不来,她就是不想来。等一会儿那帮客人走了,我收拾他,今天晚上我打她。”

“你打她有什么用啊?他什么时候走啊?我他妈等到什么时候?”

“那你是怎么办呢?我是店里的经理,我不能过去把客人撵走吧?那也不好啊。老板要是知道了,不得骂我呀?”

豪哥问:“哪里的呀?”

“不认识。”

“以前来过没?”

“没来过,一点印象没有。”

豪哥又问:“不是本地人啊?”

“看着不像。”

“来,我过去看看。”

“不是,豪哥,别打架啊。”

豪哥一听,“打不打架是我说了算吗?不得看对面装不装B呢?大伙都别喝了,跟我过去看看去。”

豪哥一招手,十五六个人跟着过来了,把腰间的链子抽了出来。经理也跟着过来了。小玲一看,往卡包里面坐了过去。加代这边也看到这帮人了。来到跟前,豪哥一摆手,“哥几个,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这片的。谈不上是混社会的,但是有点社会上的哥们朋友。这边经理跟我定好了,让这女孩上我那桌陪陪酒的。结果让你们截胡了。我也知道你们可能也没有恶意。我也没有别的意思,这么的,哥们儿,你挪一个地方。老妹儿,你出来,你上那边坐一会儿,我等你半天了。你懂点事,你别让我说别的。”

加代抬眼看着豪哥,小玲没有出来的通道。豪哥一摆手,“大哥,你让条路呗。好让我把人领走啊。”说完,豪哥一回头,“经理,给这桌加个果盘,记我账上。”

经理一挥手,“哎,哎,行,豪哥。”

加代说:“老弟,这样吧,这是我妹妹。她不乐意去,今天晚上想和我们一块喝酒,你就别难为她了。你是混社会也好,还是干什么也好,别欺负个女的,让人笑话,而且还这么多小子。你就别让我说别的了。你回去喝酒吧,一会儿你们那桌账我来算。你给我个面子行不行?”豪哥一听,“大哥说话挺社会啊!本地的,还是后过来的?你要是本地的,我就给你提两个人。你要是外地的,后过来的,我就不跟说别的了。你最好别得罪我。得罪我没有意义,容易受伤。”

加代转头看了看战友,几个战友目光相遇,斌子站了起来,背着手,真诚地问豪哥:“你想打架吗?”

豪哥一听,“不是......什么意思?”

斌子说:“你想打架吗?没听见我兄弟说话吗?叫你回去,一会儿给你结账。你要是再不走,现在就打你。不用提人,你提任何人也没有我兄弟牛逼。你把你爹找来,也没有我兄弟硬,明白没?”

豪哥手一指,“你说的啊!”一回头,“来来来来!”后边十几个小子围了过来。

虽然退伍多年,但是当年一起训练的默契还在。斌子朝着豪哥的鼻梁就是一拳,豪哥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没等那十几个小子反应过来,加代和战友们已经开始动手了。默契程度和动作的熟练程度让郭帅都震惊了,跟训练一样。人高马大的斌子刚夹住一个小子的脑袋,加代抄起酒瓶,朝着后脑勺咣当一下。打架,加代算不上主力,但是加代配合好,下手黑,净往要害的地方干。

一时间,双方混战在一起。加代这边人少,但是都是战友,有一定的身体素质,一对一不吃亏。夜总会里一时之间热闹起来,好多客人在旁边起哄。豪哥的人多,但是有几个挤不进来。经理赶紧通过对讲机呼叫内保。

郭帅站在旁边,身上黑色紧身衣的都快包不住里面的肌肉块了,嘴里喊道:“这边,还有那边,哎,代哥,注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没有挤进圈中的几个小子一看,“哎,这边有一个,打他。”

说话间,一个小子朝着郭帅冲了过来,可是没等那小子反应过来,眼眶上已经挨了一拳,被打飞了出去。紧接着,郭帅一个侧身,飞起一脚,踢倒一个......

郭帅有一个特点,观众一多,就喜欢摆花架子。这一点,丁健经常嘲讽郭帅。三下五除二,郭帅放倒了外围的四五个小子,引来围观人群一阵鼓掌和叫好声。

两三分钟时间,对面十四五个全被撂倒在地,一个个鼻青脸肿。加代这边几乎没有受伤的。

内保过来了,经理手指着加代说:“你他妈惹祸了,你知道这是谁吗?”

“谁呀?你告诉我是谁呀?”

此时谁也没注意到郭帅已经到门口了。经理说:“这是我们当地的,曲刚是他叔叔。整死你们......”

没等经理把话说话,身后哐的一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