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早晨,加代刚起床,电话响了,拿起一看,是勇哥打来的。

加代没敢怠慢,赶紧一接,哥,你还没睡醒呀,是不是没睡醒,还是干什么事呢?我刚起床,哥,你有什么指示?勇哥说,你马上到我家里来一趟,快点。

加代问,着急啊,着急,快点,别问了,快点。

勇哥挂了电话,代心想,勇哥放个屁都是急事,芝麻大的事都是大事,这次又是什么事呢?不敢问,开着车赶紧去了勇哥家。

一开门,加代觉得还真不是个小事,以为涛哥和老段都来了。

勇哥一看来了加代,紧张的叫了一声,哥,涛哥,段姐。

涛哥说,没事,勇哥找你,让勇哥跟你说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勇哥一招手,你过来坐这边,来家的懵逼了,我站着吧,我看他俩都站着呢。

勇哥说,他俩是有事儿,你过来坐这边。

看向涛子,勇哥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不一定,哥,那别下通知了,让我学习去,我不去的话也不好。

段姐说,我是个女人,俩月时间够不够啊?涛子说,估计费。

领导跟我说将近4个月,你看我这边往上爬一格,那边挺费心思的,一共就3个名额给了我一个。

勇哥说有你一个,那也是我给说的话,才给你往那个位置上去。

这次去哪儿?去福建我不拦着你了,你去吧,你老婆也去啊。

涛子说他去那边是允许有家属陪同的,你看我这,到时候一个礼拜能出来一回,可不要在那陪着我们。

勇哥一听,弟妹辛苦你了,还得你走一趟,等学习结束了,哥给你们接风,走吧,不留你们了。

勇哥一摆手,进厨房去了。

加代看懵逼了,问涛哥,你要走啊,我上福建学习去,回来以后要往上拔一级,这回弄好的话我就放心了。

加大一听说那是好事。

涛哥说,你这回够呛了。

加代莫名其妙,一脸懵逼。

涛哥接着说道,你想想,你说我走了,他把你找过来,什么意思,我一大堆事呢,我深圳那边还有不少买卖,一大堆的事。

涛哥说,别解释,别解释,你觉得你能跟他解释吗?你敢跟他解释吗?不是我姐夫解释我一大堆事,我不能给他。

急,我能像你那样给他伺候局啊?涛哥不想再解释了,说,你等他跟你说吧,我跟你断,姐走了以后我没有事的话,我回来看你,你要没有事,你上那边看我去。

夏代问,你去福建哪里,厦门,我走了。

涛哥拉着老段的手回头说了一句,哥呀,我走了。

勇哥在厨房里说,走了,我送你了。

加代,你等会儿,我找点东西,你俩慢慢聊,我走了。

涛子和老段走了。

加代无奈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10分钟左右,勇哥穿着一套运动服出来了。

看着一脸懵逼的加代,勇哥问,车钥匙有没有给你啊,什么车钥匙?勇哥一看,车钥匙在桌上放着,拿起来就要往加代这边扔。

接着,不是哥,接着勇哥把钥匙扔给了加代,加代伸手接住了勇哥说,给我开4个月的车,叫你几点来就几点来,叫你几点走就几点走,紧没记住。

加代没有脾气的说,哥,你也知道,我这边和深圳那边有不少的哥们。

勇哥没听到加代说话一样说,走,拉我吃饭去,我的车会开吧。

加代看着勇哥。

勇哥说,开什么呢?开车去。

加代点了一下头,来到车库,把车打着预热后开到楼下。

加代下车点了一个小快乐。

勇哥下来了,外面冷不冷呀,还行,我抽根小筷子,哥,你来一根吗?我不抽了。

勇哥站在车旁,加代在抽小筷子。

勇哥一看,过来呀,加代这才想起来,赶快过来给勇哥开了车门。

勇哥往车上一坐,加代猛吸了口小快乐,把小快乐屁股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打开驾驶室车门坐了上去。

井去哪儿呀?勇哥说,府井好久没吃烤鸭了,今天去吃烤鸭。

加代一家油门车往王府井去了。

停好车后,勇哥说,到了呀,你跟我下去吃一口吧。

加代跟着勇哥来到提前安排好的包间,一坐下,勇哥问,我喝点酒吧?加代问,你能喝吗?这不是废话吗?勇哥转身让服务员把自己存在饭店的酒拿了过来,服务员往分酒器里一倒,勇哥说,行了,出去吧。

服务员出去后,勇哥说,把酒倒上,加代把酒倒上来说,哥,你也知道,一时半会你要出。

没有人给你开车,我过来都行,但要是天天的,我这边也有不少事呢,是不是?勇哥像没听到加代在说话一样,自顾自吃着,等加代说完了,勇哥说,说完了,没,说完了,说完了吃饭。

吃完饭送我回家。

我眯一会,下午3点半到我家叫我送我去天津。

记没记住?哥,你看我那意思,我是吃饭。

加代没敢再说话了,吃完饭把勇哥送回家。

勇哥下车的时候看了看车,车有点脏了,代一看说还行吧。

我说脏就是脏了,那行,我洗车去,你回去睡觉去吧。

下午3点半,记住了,勇哥上楼了。

下午3:10,加代把黑色的蝴蝶绷开,到了勇嘉楼下,上楼来到勇哥家,进了卧室,勇哥还在睡觉,加代喊道,哥哥,到点了,叫什么叫?你爱急不急?三点半,你自己说的,反正我叫过了,怨不了我。

我在外边等着。

加代转身出去了,回了加代。

加代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没有搭理,下楼了。

勇哥穿好衣服来到楼下屋里穿好衣服来到楼下,我喊,你没听见呢?听见了,那怎么没站住呢?我让你干什么?来了什么?我干什么了?我不是你弟弟吗?你干什么呢?小代,你不懂规矩啊,你是不是不懂规矩?哥呀,我求求你了,行不行?你要说一时半会地怎么都行,你不能让我给你当司机啊,我不是不能干我一大堆事,你说我这一天多少事啊,一时多呀,我能找别人呢?老是给我开车门,加代把车门打开,让勇哥上了车,车门一关,加代心里话,就这一回从天津回来,我就跑到深圳去,我让你找不着我。

勇哥指路加带开车,不到2个小时到了天津。

和平区的金陵会所,勇哥一下车,你在门口等我。

加带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勇哥一看,说,你不乐意,你要是不乐意你就走,我自己开回去。

哥,你说我能不乐意吗?陪你出来,我能不乐意吗?我等你,行,那你等着等我电话说完,勇哥进回所里面去了。

加代坐在车里睡了一觉,醒来抬手看看表,8点了,下车抽了一根小快乐,拿出电话,没有消息,饥肠辘辘,看看附近也没有超市和小店,也不敢离开。

夏得心想当初在深圳创业也没这么难过,最起码哥俩有包子事,这可倒好饿肚子了。

一直等到晚上10点多了,几个人扶着喝得东倒西歪的勇哥出来了。

勇哥,慢点,慢点,勇哥,加代赶忙过去扶住勇哥,手往加代肩膀上一搂,和那几个送他出来的人挥手告别,加代把勇哥扶上了车,自己也上了车。

勇哥问,饿了吗?啊?怎么饿不饿?加代没好气的说,小样,饿了也不说,换个地方吃饭。

加代问,吃饭完了,办完了走吧。

加代问,往哪去呀?找个吃饭的地方,我没怎么吃饱。

加代说,我看你这喝不少啊,没怎么吃饱,找个地方我们吃点。

加代问,上哪吃呀?有没有地方?没有地方,没有别人,就我们两个找个特色的地方,特色的哪有特色的呀?开车看看吧,那一会住哪儿呢?勇哥说,找个洗浴或者酒店都行,今天晚上不回去了,明天早上再回行,你赶紧找地方,我看你都饿迷糊了家的。

拉着勇哥漫无目的地转了20来分钟,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右边一条长街是一个大夜市,里边都是各种各样的小市。

勇哥一看,这是什么地方?加丹说,这地方你不知道啊,这不是夜市吗?什么是夜市?你不知道什么叫夜市?加代说,这里有各式各样的小吃,汇聚全国各地的小吃,就是路边的小吃,勇哥一听说挺好啊,哎,挺热闹的,你在这吃一口呗,找个地方把车停下,我俩在这边吃点。

加代找了一个地方把车停了下来,夜市里,勇哥在前面走,加代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