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美国《科学》杂志刊登了一篇由国际人类基因研究会(HUGO)发表的研究结果,在这篇文章里,通过基因的角度,论述了现代韩国人的民族起源。

研究结果表明,在现代韩国人的DNA检测结果当中,有超过70%的样本与古柬埔寨人为近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过历史对照分析,这也就意味着现代韩国人的祖先曾经在公元前1.2万年到公元前4000年,从东南亚向北方迁移,经过200年时间,来到朝鲜半岛,并且成功取代了当地的原住民,定下了脚根。

就科研角度而言,这篇论文的发表极大地填充了相关领域的空白,是现代基因学宝贵的财富。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当这篇文章发表以后,立马引起了韩国众多学者和网民的抗议,断不承认这一看法。

通常情况下,严肃的学术论文鲜少会在民间引起如此之大的关注的,但为何在韩国,这篇文章引发了如此大的争议呢?在韩国人的心中,自己国家的历史又是什么样的?

韩国野史的由来:从抗日战争时期说起

一直以来,关于朝鲜或者说韩国的历史,都是一个谜。

在日本和中国的历史记载中,朝鲜只是一个实力普通的邻国,自己都曾经是他的宗主国。

然而在韩国人自己的历史教科书当中,却极力鼓吹韩国在古时的强盛,北打游牧帝国,南下中原王朝,至于东边的日本,则更是不在眼中。

在韩国人所杜撰的诸多历史当中,最为夸张的一张图片是鲸吞过我国黄河以北所有区域,以及日本全境,其庞大程度超乎想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为何韩国人会如此在意自己民族的历史呢?这种自卑且自负的复杂情绪究竟是何时形成的?

对于任何民族来说,建构出一套共同的民族史观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

从文化上,它可以增强民族的自信和认知,从现实意义上,它还可以团结人民,增加凝聚力。

构建民族历史观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提升民族自信,正因如此,任何民族在这一过程当中都会尽量凸显本民族的辉煌,甚至有不少人会将历史稍加修饰。

事实上这一点也无可厚非,一方面,人人都爱面子,如果出一套专门讲民族屈辱的民族史观,那想必也没有多少人愿意阅读,愿意顶着这样的民族身份来生活,而从另一方面的角度来说,弱化民族历史上屈辱的部分也更加符合现代国际秩序,消弭不同民族间的历史仇恨,是有着一定的正面进步意义的。

构建民族史观是一件严肃的,有着历史意义的事情,并不是说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因此绝大多数学者在从事这一方这方面工作时,都会尽量保持客观,吸取多方面的史料来进行研究。

这是学者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也是构建民族史观的前提。

韩国人的历史并不复杂,在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内,他们一直是中华王朝的藩属国,从行政、经济再到文化上,都受中国影响最深。

然而在近代史上随着清王朝的逐渐衰落,在上世纪初,朝鲜学者当中出现了一批极端民族主义者,试图重塑朝鲜民族的历史观。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当时的朝鲜学者重塑历史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抵抗日本人所提出的“日朝同源同种论”,此时日本人已经有了鲸吞朝鲜的野心,如果任其发展,那么朝鲜未来将彻底沦为日本人的殖民地。

在这样的背景下,朝鲜学者掀起了一场“新史观运动”,决定通过篡改的方式,来提升本民族的自信。

其中的代表人物便是著名独立运动家申采浩。

在从事这一工作时,申采浩是相当困顿的,毕竟朝鲜历史上就这么点地方,基本上没有什么高光时刻。

一番冥思苦想之后,申采浩决定从朝鲜的上古神话下手,从各种神话故事提取元素,创造出了“檀君神话”,替代了此前通用的“萁子朝鲜”。将朝鲜历史推到了中国上古尧舜禹时期,使其成为了一个脱离中国,独立存在的文明体系。

在已知历史上,申采浩拼命搜罗朝鲜历史上的丰功伟绩和英雄人物,对其大力渲染。

以申采浩为基础,朝鲜学者很快便写出了《朝鲜史论》、《梦天》等书籍,以此来代替原有的历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所谓“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敢去”,原本一场抵御日本入侵的文化运动,最后在少数人的推波助澜下愈演愈烈,变成了一场盲目夸大自身的运动。

其中最为夸张的便是一本《桓檀古记》,书中记载,高句丽和百济多次占领中国华北大片土地,是古时的东北亚霸主。

比如,唐朝的国土不足朝鲜的1/3,南宋时期,把南宋王朝挤到西南一角的,不是蒙古而是朝鲜……

而最终,这一套史观也被后来的韩国完美继承。在众多韩国人的眼中,自己的祖先是一直祖祖辈辈生活在朝鲜半岛上的原住民,曾经建立过辉煌的历史文化,自然不肯承认自己是源自于古柬埔寨人。

三种史观并行:蒙古后裔,还是中国后裔?

韩国是一个缺乏法理性的国家,二战结束以后朝鲜民族恢复独立,北方成立了社会主义国家朝鲜,而南方则在美国的支持下,扶持出了韩国。

朝鲜战争爆发以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曾经一路横扫,几乎将南韩政权近乎铲除,但是美国在这一时刻却强制下场,利用武力手段,强行在三八线以南建立了一个新国家,用以遏制社会主义的蔓延。

这就使得整个韩国本身只是国际势力的一个“工具”,它代表的不是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而是帝国主义。

这样一个国家自然是没有任何凝聚力的,为了能够增强国民自信,南韩政权便开始大力鼓吹这套“野史论”。

值得一提的是,申采浩的这一套历史观虽然好听,但并不好用,随着现代教育的普及,以及国际局势的变化。越来越多韩国朝鲜学者,也开始正视历史,希望给自己找一个更切合实际的“归宿”。

近代朝韩两国的学者主要的观点有两种:第一种,是认为韩国人的祖先是蒙古人的一支,是东胡人与东北亚通古斯人的杂交后代。

从地理上来看,韩国距离蒙古草原并不遥远,按照古时人口流动规律来看,极有可能是蒙古人流入了朝鲜半岛,并在此繁衍生息。

这一说法是有着一定可行性的,至少要比野史靠谱的多,再加上认蒙古人做祖先也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正因如此,这种说法得到了韩国学界的广泛认同。

受这种思想的影响,21世纪以后,韩国人在蒙古的投资开始一路攀高,蒙古经济本身并不发达,算不上投资的好去处,但或许是为了这一丝可能的血缘联系,韩国投资者还是络绎不绝。

而投桃报李,蒙古国也成为了韩国的“好哥们”,根据调查,目前韩国是蒙古国人出国旅居的最佳选择地,蒙古国全国只有300万人,但是却有4.7万人旅居在韩国,比例高达1.5%,这个数字已经相当庞大了,如果算上这4.7万人的沾亲带故,那么受韩国影响的人,占据了蒙古国相当比重的人。

除了祖先为蒙古这种说法以外,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韩国人是中国中原农耕民族的后代。

这种说法,来自于2004年韩国檀国大学生物系教授金旭的研究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金旭教授在研究相关问题时,基因检测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只要遴选出相互之间没有血缘关系的韩国人基因样本,便能够得出韩国整体民族与其他民族大概的血缘关系。

通过一番努力,金旭最终搜集到了185份样本,经过DNA检测对比,金旭发现在有40%的韩国人基因样本,与我国河南省的本土汉族人种样本相似。

40%的比例已经相当之高了,考虑到历史上各民族之间的杂交融合,金旭教授最终得出的观点最为接近申采浩之前的历史观,那便是汉族是朝鲜人的祖先。

金旭的这一说法,在当时同样引起了轰动。

不过,必须要提起的是,他的这一实验也是有着漏洞的,因为在基因检测过程中,金旭仅仅是发现一部分韩国人的基因碱基对序列与汉族人相似,受限于当时基因技术的不完善,这一说法是否正确,并不能得到保证。

也正因如此,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韩国人的史观呈现出了严重的三级分化。

有人对野史深信不疑,也有人坚称自己是蒙古帝国的后裔,还有人认为自己的祖先是中国人,事实上,无论韩国人选择哪种史观,都不算坏,毕竟民族史观这种东西,不顶饱,不耐渴,就是为了长脸。

这三种史观一个比一个强大,认哪种都可以接受。直到2009年,《科学》杂志文章发表了那篇文章,彻底击碎了韩国人的心理防线。

专业机构的反转,击破心理防线

暂且不提古柬埔寨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种族,单单是“柬埔寨”这三个字就足以让韩国人接受不了。

韩国是一个人均GDP3.5万美元的经济强国,排名全球27位,前些年还刚刚步入了发达国家序列。

多年以来韩国娱乐圈更是凭借着各种韩团,打入世界市场,极力塑造自己的国际形象,并取得了相当大的成果。

而相比之下,柬埔寨只是一个贫穷落后的东南亚小国,根据数据来看,柬埔寨人均GDP直到2021年才只有1500美元,不足韩国人的零头,认这样的国家当祖先,的确没啥面子。

更倒霉的是,如果是寻常学者发表文章也就罢了,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大不了我不认就完事。但偏偏发表文章的还是《科学》杂志。

首先,《科学》杂志是目前全球最为顶尖的期刊杂志,其次,通过DNA碱基序列检测,来判断民族血缘的方式在现如今已经取得了诸多成果,并实现了应用,其专业程度是得到全球主流学者的一致认可的。

这就使得韩国人一夜之间被架在了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认也不是,不认也不是,正因如此,才会在韩国互联网上掀起如此之大的波涛。

不得不说,这一结果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甚至有着一定颠覆性的。

现如今的人们很难想象,在公元前1.2万年到公元前4000年,会有一支部落不远万里,一支从东南亚地区跑到朝鲜半岛。

要知道马匹还是在公元前2000年前后完成驯化的,在当时想要完成如此遥远的路程,只能依靠徒步的方式。

当时的中华大地上已经有诸多部落诞生,这股柬埔寨人不单单要长途跋涉,还要穿越当地人的封锁线,其难度甚至不亚于一场长征。

200年的时间里,一场瘟疫,一场战争都会要了一个原始部落的命,甚至就算运气好,与途经某个当地部落联姻定居,这场长途旅行都不会成功。

但偏偏历史就是这么神奇,这股古柬埔寨人不仅成功了,还征服取代了朝鲜半岛上的原住民,并延续自己的血脉,直到16,000年之后。

研究当中还指出了一点,那就是韩国人也是一个典型的混合民族,大约是在新石器时代前后,韩国人与中国南方部族,曾经进行过血缘融合,只不过这场融合十分短暂,随后这支部落便继续北上,几乎没有在中国北方停留,一直抵达到了朝鲜半岛。

之后的千年时光里,韩国人当然与近邻北亚通古斯人有过血缘接触,但是这种接触是十分有限的,根据调查结果,无论是韩国人父系还是母系常染色体,其受北亚通古斯的影响极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参考资料:

1、《韩国人祖先来自中国吗?》,童光来,《北京科技报》

2、《韩国人的历史观与中韩关系》,王元周,《国际政治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