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3日,复旦大学中国系教授严峰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了一个坏消息:清华大学投毒案受害者朱令已去世,享年50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11月18日,朱令的健康状况就非常糟糕。由于脑瘤发作、颅内压高、瞳孔散大以及39度高烧,他陷入昏迷。

朱令在11月24日庆祝了自己的50岁生日,但当时她的意识还很模糊,家人只能帮她在病房里短暂庆祝。

朱令的父亲也在采访中公开表示:家人对朱令的谋杀案不予理睬。社会和组织多年来给予他们的关怀,让他坚信,即使未来他和妻子不再存在,朱令也会得到应有的照顾。

万万没想到,女儿这一次却无法跨过鬼门关,她的人生将永远定格在50岁。

我亲自照顾了女儿很多年,结果却是白发姑娘嫁给了黑发姑娘。父母的心该是多么的伤心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朱令去世的消息,颜枫愤怒地说:想到她这30年来所遭受的不成比例的灾难,难以言喻的苦难和正义的缺失,我感到无比悲伤和愤怒,难以释怀。冷静下来。

确实,朱令的一生充满了遗憾和愤怒。

朱令的父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他们的悉心教育下,朱令成为了天之骄子,不负众望考入了清华大学。

按照这样的人生轨迹,朱令入职后必然会拥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并将为祖国的科学研究贡献自己的知识。

然而,室友的嫉妒毁了她的生活。

1994年,正在读大学三年级的朱令突然胃痛难忍,食欲不振,头发大量脱落。

然而“大病”三天后,她仍然按计划参加了学校乐队在北京音乐厅的演出。当时她浑身剧痛,但她凭借超强的意志力完成了独奏《广陵散》,在掌声中完美结束。

演出后几天,朱令的病情恶化,头发全部脱落。父母很担心,带她去医院检查。但住院一个月后仍无法确定病因。

1995年3月,朱令再次“旧病复发”,身体疼痛难忍,连盖上毯子都成为“人生难以承受的负担”。朱令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全身插管,昏迷了5年。一个多月了。

由于当时健康状况有限,医生始终无法找出病因。无奈之下,朱令的父母采集了朱令的指甲和头发样本,找到了北京职业病防治所的陈振阳教授,试图揭开女儿重病之谜。

最终的测试结果出来后,陈振阳教授自己都震惊了。朱令确实两次铊中毒,第二次更是远远超出了致死剂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报道,铊中毒不会立即出现症状。这种疾病通常会持续数天。而且,铊非常稀有,很少有人有机会接触到它。

所以几乎可以肯定朱令是故意毒害的。

幸运的是,朱令在弥留之际,找到了发病原因,并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帮助将铊从她体内取出。然而,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朱令的身体已经遭受了不可逆转的损伤。

中毒后,朱令大脑严重受损,下肢瘫痪,几乎失明,智力相当于6岁儿童。

这就是她从天才少女变成残疾人的过程。那年她只有21岁。

所以朱令既然中毒了,就一定有人对他下毒了。这也是本案最难的部分。

因为这起案件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凶手一直没有被查出来,但现实中谁都知道凶手是谁,因为太多的线索直接指向朱令的室友孙维。

根据朱令同学的回忆,只有孙维有机会在实验室里接触铊,也只有她有条件操控朱令的生活用品。

朱令中毒瘫痪后,她的好友饶明再也没有去医院探望过她。相反,他与多疑的孙维建立了关系。

因为疑点太多,朱令父亲不止一次报道过此案。警方还对孙维进行了突击审讯,但始终没有找到定罪的证据。

1997年,孙维产生了出国的想法,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实施。于是孙维另辟蹊径,娶了一个海归,成功出国。

名校毕业,出国镀金,光这两件事,就足以让孙维的一生繁荣昌盛。

2004年,孙维还在国内一家通信公司担任项目经理。最终,由于舆论压力太大,她决定辞职。随后她前往澳大利亚,化名生活,试图与过去的“孙维”划清界限。。

与孙维的阔绰生活相比,朱令的生活实在是悲惨。如果孙维确实是杀人犯,她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但无法逃脱良心的谴责。

30年过去了,整整30年遭受了不公正的灾难,但朱令去世前却没有等到正义。这桩悬案最终会和她一起埋入永不见天日的土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