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吧台旁边,沙刚说:“柱哥,我这么告诉你,打杨三的人是我兄弟。领头叫张宝义,河北石家庄人,不仅是我的兄弟,也是代哥的兄弟。现在就在夜总会和我喝酒呢。你要是来抓他,你就把我一起抓走。你要打,就连我一起打。柱哥,我把话放在这里。如果没别的事,我就挂了。”

满立柱一听,“叫什么名字?”

“叫张宝义,是张宝林的弟弟,代哥的好哥们。柱哥,你看怎么办?你要说行,我给代哥打电话说一声。”

“这样吧,你先挂电话。我这边研究研究,一会儿给你回电话。”

“行,我等你电话。”沙刚挂了电话,看到沙勇还在和宝义喝酒。

沙刚拨通了加代的电话,“代哥。”

“哎,沙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代哥,宝义三亚不让我说。”

“谁?”

“张宝义。”

加代一听,“宝义怎么了?”

“来哈尔滨了。”

加代问:“干什么去了?”

“刚才我就要给你打电话跟你说一声。宝义怕你着急,没让我跟你说......”沙刚把宝义打杨三的事说了一遍。

加代一听,说道:“他虎啊?他才几个人,他就敢去啊?”

“代哥,你还别说,虽然几个人,但是打得特别牛逼。九个人打倒对方二十多个,打服了,没一个敢动的。”

加代说:“叫他赶紧走。”

“哥,现在......”

“怎么的,没走了啊?”
“嗯。”

“被谁扣下了?”

沙刚说:“不是被谁扣下了,他正好来到我风的夜总会,咱俩不都有股吗?过来存钱来的,存了五十万。他原本要走,你说他来了,我不得问他打谁了吗?他告诉打的是杨三。我一听那是无名之辈,我把他留下了。”

“沙刚啊,酒啥时候不能喝呀?知道刚打完架,怎么能把他留那喝酒了,你怎么就这么馋呢?”

沙刚说:“哥,我他妈没想到。”

加代说:“你就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杨三老婆找到立柱了,而且找到大地主等人。他们基本上都在哈尔滨聚会,刚给我打电话。哥,我一想还是你跟你说一声。”

“这样吧,你让宝义先走。我也不愿意说跟这帮小子说话。你让宝义走,你就当不知道,惹那麻烦干啥呀?他本身打的狠,打的挺重。你让他赶紧走。”

加代的一番话说完,沙刚没吱声。加代说:“怎么的,我说话不管用啊?”

“代哥,不是管不管用。我担心这时候走不了了。因为杨三的老婆能找这些人,肯定也找了其他人,我担心......”

“你呀,你他妈净给我添麻烦。人在你这不是没事吗?”

宝义说:“人在我这肯定没事啊。谁敢来我夜总会抢人?”

加代说:“你保护好他。他哥跟我感情特别好。这小子刚回来这两年混得挺好,挺不容易的。这边我来打电话。”

“行。”挂了电话,沙刚一招手,“老肥。”

老肥跑过来叫了一声刚哥。沙刚说:“把五连发准备好。一会儿要是有人过来抢人,放响子就打。”

老肥一听,“谁会来呀?”

“让你准备,你就准备。快去!把兄弟们都叫过来。”沙刚这边场子里三十来号人都准备好了,没敢告诉宝义。

和沙刚通了电话以后,满立柱也告诉了在场的哥们儿,说打杨三的人是加代的哥们儿,问大家怎么办。大家一听,都不吱声了。

大庆说:“既然是加代的哥们,我们都认识,那就别强出头了。我们就把人在沙刚沙勇夜总会的消息告诉小娜,至于她怎么办,我们就不管了。她也没说找我们帮她打架,让她自己去办吧。大家什么意见?国辉国森,你哥俩什么意思?”

钱国辉说:“怎么都行,我就当不知道。”国森也说:“我就当不知道。”

满立柱说:“人家没有直接找我。执新,我俩可要说清楚,小娜没直接找我,找的是你。这事你看怎么办?你要出头,你就去办。与我们来聚合的各位没多大关系,是吧?你自己考虑吧。”

张执新一听,说:“俏丽娃!都甩锅是吧?”

“什么话呢?谁甩锅了?我们跟加代也认识,因为这事,我们至于吗?人家又没打我们的兄弟。我们喝我们的酒,你要是出头,你就去。反正在小娜的心里,你大地主牛逼。各位,我说得对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波说:“那肯定的,地主比我们牛逼。”大地主刚要说话,电话响了,拿起来一接,“老妹啊。我还没去医院呢。你在哪呢?”

“新哥,我出来了。你不是说在柱哥家聚会吗?我往柱哥家来了。”

“行行行,那你来吧。”大地主脸上掠过一丝诡异的笑。

满立柱说:“什么往我家来呀?”

大地主电话里问:“你找别人了吗?”

“我找不少人过来。我给我原来那个大哥龙哥都给找来了。我龙哥给我找了一百来个小孩过来。新哥,你等着我,咱见面再说。”

“行啊,好好好。”大地主挂了电话。

满立柱问:“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我也不去了。来吧,我们喝酒吧。”

十分钟左右,小娜来到了满立柱家别墅的院子里,喊道:“柱哥,柱哥!”

满立柱一听,问大地主:“谁呀?”

“小娜来了,你看你怎么说吧。”

“谁叫她来的?”

大地主说:“我没叫她来啊。她自己说要来,我说来吧,我不好说别的。”

“地主,你他妈跟我......”

“你看,我啥也没说呀!我当你面接的电话,我说什么了?”

满立柱没办法,走出了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