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义往办公室门口一站,里面没有一个敢动的,真被宝义的狠劲吓住了。张宝义又把花生米填满了。杨三一看,说:“兄弟,走吧。”

“呃,三哥是吧?”

“不不不,杨三。”

宝义说:“你别说我这个人狠,也别说我恶。我是个外地人,也是干物流的。今天我如果就这么拉倒了,我拿走你好几百万,你不会善罢甘休的。对吧?将来我的车再往这来,你不说整死我的司机,也得差不多了。所以说你也别怨我,我没有办法。”

“不是,兄弟啊,那个,哎,兄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宝义往杨三的另一条腿上哐的一响子,把另一条腿摘了。五连发在手中一转,用枪柄朝着杨三的脑袋上猛砸了十多下。杨三的最好结果也是植物人了。

宝义看了一圈,说:“我问问哪个是三哥的兄弟?我不打你们,你们要给我作证,是他先犯我的,我才出此下策。你们谁给我作证。”

一个SB把手一举,说:“大哥,我给你作证,是三哥不对。”

“你是他兄弟啊?”

“我是他身边大兄弟,这个......”

没等话说完,宝义朝着这小子的腿上哐哐两响子。宝义说:“俏丽娃!斩草要除根!”

其他人一看,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了。宝义问:“还有不服的吗?”

冯帅跑了上来,“义哥,谁放的响子?”

“我放的。没事,你走你的。还有没有不服的?以后我的车位过来,你们他妈谁敢拦,这就是下场。明白了吧?只要你不怕死就行。走!”

下了楼,张宝义带着兄弟把杨三停在院子里的一辆宝马、一辆奥迪A6和两辆大众品牌的车开走了。

张宝义等人车开出去了五分钟,杨三的兄弟才如梦初醒,打了120,把杨三和受伤的兄弟送医院去了。

往石家庄回的路上,冯帅说:“义哥,我们这事办得真狠啊。”

“帅子,我告诉你,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不这么做怎么办?我不这么狠,将来我的司机怎么办?我们吃物流这碗饭,就是从别人碗里抢饭吃。这下,我把他的饭碗砸了。去医院。”

来到司机们住的医院,宝义交了二十多万的医药费。宝义特地去老五儿子的病房看了看。大夫说:“算是比较幸运的,没砍到筯。没什么大事。”宝义塞给了大夫一万块钱。

来到老五的病房,宝义叫了一声老五。老五睁开眼,“义哥。”挣扎着想爬起来。

宝义一摆手,“老五,你们哥几个受苦了。义哥对不住你们几个。如果能走,马上办转院。到石家庄,我一家给十万。”

老五,我抢了几辆车。这些年你一直在我的物流公司。我也知道当年你跟我哥的感情就非常好。我给你一辆车。你受罪了,家里小孩受罪了。别的话我不提了。”

“不是,义哥。”

宝义一摆手,说:“行了,养伤吧。我先替你把车开回石家庄。你听我的,踏踏实实地干。你要是有什么后遗症,我养你一辈子。”

宝义的这一番话,对每一个司机都是这么说的。下了楼,冯帅说:“义哥,我们打道回府吧。”

宝义一摆手,“等一会。强子,你哈尔滨是不是有朋友?”

“有,义哥。”

宝义说:“你打听一下,沙刚沙勇的夜总会在哪,我们去一趟。”

“干什么呀?”

宝义说:“那是代哥的买卖。沙刚沙勇跟代哥的关系特别好。我们走看一眼,办个卡。让代哥也好看。”

“我立马就问。”强子把电话打给朋友,问到了伯爵夜总会的地址。沙刚沙勇和张宝义没有见过面,甚至不知道张宝义这个人。张宝义只是听说过沙刚沙勇。

九个人开着四辆车去了夜总会。车往夜总会门口一停,张宝义带着兄弟进了门,站在吧台里的沙勇问:“找谁?”

宝义问:“你家老板呢?”

沙勇一听,说:“我就是老板。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沙勇。怎么的?”

“你就是沙勇啊?”

“你什么意思啊?什么我就是沙勇啊?什么意思?”

“不是,我就是问问,你叫沙勇,沙刚呢?”
“你不用问沙刚。我是沙勇,你什么意思就直说吧。你干什么的?”

“兄弟,我姓张,我叫张宝义,我是石家庄的,我是代哥的哥们儿。我才到哈尔滨办的事,我来看看你哥俩,没别的意思。你是不是误会了?”

沙勇一听,赶紧和宝义一握手,说:“啊啊,哎呀,我艹,这他妈给我弄的,我他妈以为是干啥的呢?我艹,兄弟,快快请坐请坐。”

沙勇把宝义等人迎了进来,发了烟,端茶递水,上酒送菜。沙勇给沙刚打了电话。沙刚一会儿也回来了。往卡包一坐,宝义说:“我早就听代哥说在哈尔滨有俩兄弟,哥俩人特别好,一个叫沙刚,一个叫沙勇。我正好路过哈尔滨,就过来看一眼,没别的意思。帅子,把钱拿过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冯帅从刚才抢的钱中拿出了五十万放在了桌上。宝义说:“兄弟,一点心意,虽然我没什么大钱,只是开了一个小物流公司,但是我和代哥的关系绝对好。既然我知道了这个买卖,我过来办张五十万的卡,有机会我过来玩。”

沙刚说:“那还走啥呀?兄弟。这钱我给你存着。行不?今天晚上别走了,难得聚一回,今天旬上喝一点。”

“不行,我才办完事,我得回去。有机会我再过来。”

“你这就这么几个人,方不方便跟我们说说,你办什么事?”

“这个......”

沙刚说:“我们不会往外说,你就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