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加代的话,尹森说:“你是硬杠我呀!”

加代说:“你也可以不怕。你也可以试一试,黑白两道都可以。我不光是社会来这些人。如果认为你关系背景硬,白道也行。大哥,我不敢把话说太大了,但是把话反过来了,不管你黑白两道找到什么人,你都没有我硬。徐大哥知道。

老尹活这么大没听人这么说过话。加代和老尹四目,两人尴尬了。徐老大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

加代双手一抱拳,说:“老尹大哥,行与不行,老弟给你赔个不是。我今天没带多,我兜里现在自己有七百多万。我给放在桌上。大哥要说不够,我再想办法给你拿。即使大哥今天说打架,这钱我还是放在这里。做人做事要讲理,毕竟把你的兄弟销户了。哪怕你下楼把我销户,这钱也给你,让大哥给外界有个交代。”

老尹舒了一口气。徐老大一看,说:“老尹,坐下聊呗。站着干什么呀?搞得气氛多尴尬。坐下,喝口茶,抽根烟。代弟啊,抽根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掏出烟,递给了尹森一根。尹森看了一会,接了下来。加代心里踏实了一半,徐老大心里有底了。

尹森把烟点着了,说:“坐吧。我今天什么话都不说。你这个小岁,我比你大二十来岁,你是头一个,敢进我办公室,当着我面跟我这么说话的人。老弟,我说实话,我不管你多大。如果我俩真是黑白两道比一下,我未必输你太多。老大来了,我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你敢在我面前这么去说话,你底气挺足啊。我也不想给我自己送这么大的强敌。你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你带你这个兄弟走吧。那你记住,你答应过我的,心里要有数。”

“大哥,说到做到。”

老尹说:“其他话不说了。至于我怎么找别人,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

“这钱呢?我就留下了,也别够不够了,就这么多。多一分我都不要。你走吧。”尹森一摆手。

加代站起身说:“大哥,不别其他,只冲两点。一是你的岁数,二是你今天说的话。兄弟给你鞠一躬。”说完,加代来了个九十度鞠躬。

老尹点点头,一摆手,“走吧。”

徐老大站起身说:“老尹,我回去了。”

“你走吧,我不送你们了。”老尹有气无力地说道。

刚到门口,段福涛一招手,“代弟,你过来。”

加代来到身前,“什么事,三哥?”

“你知道老尹是谁吗?”

“管他是谁呢!是谁又能怎么样?”

段老三说:“你赶紧叫方片子来吧。代弟,我跟你说......”

“三哥,最近挺好吧?”

“还行。”

“身体也挺好?”

“挺好。”

加代说:“少参与这些事。事我摆完了,我跟他交个哥们,交个朋友。这事就过去了。”

段福涛一听,“啊?”

加代说:“我走了。三哥,嘴也太快了,什么事都说。你跟你哥们玩吧。”

“不是......”

“走了。”加代和徐老大下楼了。

段老三愣住了。缓了一会儿,号称仁义大哥的段福涛进入会客室,一帮社会大哥都问怎么回来。没等段福涛说话,老尹进来了,说:“行了,今天就这样吧。说到做到,打裴东的那小子不找了。今天来那个加代,那小孩子我挺认可。其他话不说了,就这样吧。过两天,我给你们打电话,我们找赵三去。大家回去吧。晚上一起吃饭。”

上了车,徐老大问:“老弟,你跟我说实话,你怎么就知道他一定能答应呢?”

“我没认为呀。来就试试呗,谈谈呗。行,就谈。不行,也没办法。”

徐老大问:“如果谈不了,你真会打他呢?”

“那不会。我凭什么打人家啊?不占理呀。”

徐老大一听,“那你叫这么多人来......”

“哥,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这是今天有你在。”

“老弟,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是,大哥,真是有你在。如果没有你在,可能这事今天也谈不了。大哥,你帮我大忙了。”

“不不不,我们之间不说那话......大哥身份还是有的,段位肯定够。”

“那肯定的。但是怎么说呢?我也想好了,如果谈不拢,打肯定不能打。这事我们不占理,把人家兄弟销户了,还过来打架,那成什么了?但是我找人。”

“那你想没想过找谁呀?”

“我找勇哥呗。”

徐老大一听,说:“净说这话。哎,你什么事找他,他都给你办啊?”

“昨天晚上刚喝的酒,喝懵了。我接个电话,我着急忙慌就来了。”

“哎,他跟你怎么这和好呢?”

“他跟我说这么一句话,说就把我当亲弟弟,喜欢我。”

老大说:“他真喜欢你呀,让人羡慕。”

加代呵呵一笑,说:“大哥,有什么事,说话,我替你跟勇哥说。”

“哎呀,老弟,有你这句话,大哥就知足了。我们回去吧。”

来到医院,加代、徐老大在方片病房的隔壁谈摆事的经过,方片听得一清二楚。方片听哭了。和徐老五聊完以后,加代来到方片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