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2年,意大利航海家哥伦布,在大航海时代的背景下开启了西航。在这次航行过程中,他偶然发现乐美洲大陆,不过当时的哥伦布等人却以为那里是印度,因此并没有更多的在意。

直到过了多年之后,人们在对比地图时才意识到,哥伦布当初所登上的那片大陆,极大可能是一块“未知之地”。

在有了这一发现之后,西方开始不断地派遣船只,来到这片土地,对这片土地上原有的土著民族,开始了有预谋的殖民活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洲大陆的主人是印第安人,他们世代靠着狩猎、耕种为生,这片大陆广袤富饶,他们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文明。然而随着西方人的到来,他们的鲜血终将染红这片大地。

许多资料记载这一事情时,都将其中的故事一笔带过,让人们不禁感到奇怪,印第安人在被屠村时为何不曾反抗?其实他不仅反抗了,而且他们的反抗,让白人都感到恐惧。

和善的伪装

当第一批欧洲船队抵达美洲大陆时,他们看到的是“衣不蔽体”、手持各种冷兵器的印第安土著,以及无比广袤的美洲大陆。

而在印第安人眼中,他们这些外来者不仅皮肤雪白、穿戴服饰也十分奇怪。

与殖民其他地区的方法一样,这些欧洲人并没有一上来就用武力解决,而是披着和善的伪装,一方面了解当地的情况,一方面了解当地的价值,一方面为自己的殖民计划徐徐图之。

在欧洲人和善的外表下,印第安人很快就接纳了这些外来者,渐渐地对他们放下了戒心,并且与他们建立起了友谊。他们会与这些欧洲人一起打猎、一起生活。这些外来者也会时不时地在打猎的过程中,向印第安人展示火枪的威力。在吃饭时,分享酒的美味。

从没见过火枪与酒的印第安人,瞬间就被其折服。找到了印第安人的需要,欧洲人便顺理成章地开始下一步的计划,那就是与印第安人“做生意”。

在当时的美洲大陆上,能够被欧洲人所看中的,除了土地便是皮草了。于是欧洲人开始用火枪与美酒,换取印第安人手中的皮草与土地。

纵使美洲大地的土地再如何的广袤,但是毕竟是有限的,更何况每个印第安酋长手中所拥有的土地本就不算太多。因此随着交易的不断进行,印第安人发现自己所能掌控的土地越来越少。

而且这些“和善”的外来者,并不是想与他们共同拥有这片土地,而是将这些交易而来的土地,变成了欧洲人的财产,他们不允许印第安人,在这些土地上进行耕种甚至是狩猎。

于是一些聪明的印第安人,看出了这些外来者的狼子野心,以及他们“和善”外表下所隐藏的虚伪。他们开始联合各部落,对这些外来者进行抵抗。两族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凶狠的印第安人

虽然此时的印第安人,已经决心要夺回属于自己的土地,但是长久的接触以来,许多印第安人已经习惯了依赖火枪进行狩猎,对于原本射箭的技巧生疏了许多,以至于在起初的战斗当中,印第安人死伤惨重。

而且此时的印第安人手中,并没有大量的火枪,所使用的武器,仍然是以长矛、弓箭为主。再反观这些欧洲人所使用的武器,不仅拥有大量的火枪,而且比他们交易给印第安人的,更加先进。

在经历过几次失败之后,印第安人终于反应过来,如果与这些欧洲人正面作战的话,那么他们可能付出数十条生命,都不会伤到对面一个人。于是他们打算换一种方式,用自己擅长的方法,来对这些外来者发起进攻。

他们凭借对于地形上的了解,以及马匹的机动性,开始对欧洲人发起偷袭。一旦发现人数较少的欧洲人,他们就会迅速地组织进攻,虽然在这样的冲锋中,他们也会留下一些尸体,但是通常,那些欧洲人都会被他们所消灭。

除此之外,在战斗中,印第安人虽然没有足够的火枪,但是他们却可以人手一把弓箭,为了保证有足够的杀伤力,他们通常都会瞄准白人的眼睛。而且在战斗结束之后,他们还会将欧洲人的衣服染满鲜血,当成自己的战旗,以此来恐吓欧洲人。

随着印第安人的不断偷袭,以及极其残忍的手法,让这些欧洲人十分害怕,甚至一度不敢离开自己的营地,只能在军队的保护下,在营地中生活。但纵使如此,偶尔还会被来自营地外的印第安人所射杀。

他们每一次的进攻,都不计损失,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这样的战斗,让欧洲白人直呼“他们太凶狠了。”

痛下“杀手”

面对印第安人的疯狂反击,此时的欧洲人已经被彻底地吓破了胆,他们迫切地需要找到一个办法,彻底地改变局势。他们分析了自己的所有优势,发现他们此时他们唯一比印第安人强的一点,就剩下了他们的体质。

印第安人因为长期偏安一隅,对于外界的接触并不是很多,对于外界的疾病更是知之甚少,更别说类似于“天花”这样传播性极强的病毒了。

于是他们丧心病狂地在美洲大陆上大范围的传播天花病毒,由于印第安人的身体,对于天花病毒并没有任何的免疫,因此患病者无数。据统计,大约有四分之一的印第安人,感染天花病毒而死,其他的感染者也有着不同程度上的症状。

当天花病毒“起作用”后,欧洲人毫不费力地就从病恹恹的印第安人手中,夺得了美洲大陆的掌控权,将美洲大陆成功地变成了他们的殖民地。

在欧洲人殖民美洲大陆的过程中,印第安人并不是没有反抗,恰恰相反的是,印第安人的反抗,让欧洲殖民者都感到胆寒,如果不是最终丧心病狂地散播天花,或许印第安人终将夺回属于自己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