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梅根夫妇在离开英国王室后的生活,一度面临巨大的财政危机。有消息证实,哈里夫妇不得不通过公开“无视良知攻击王室”的方式换取利益,才勉强维持生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上,早在离开王室的第一年,哈里梅根就没有对外发表任何负面评论。然而到了第二年,情况发生了巨大逆转。

这对夫妇开始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并在某脱口秀上发表了大量令人震惊的言论,批评英国王室“极其落后”、“存在种族歧视”等。不仅如此,梅根还在节目中哭诉女王不够关心她,强烈暗示王室其他成员排挤她与孩子。

可以看出,攻击言论中梅根的积极性更高。而作为她的丈夫,哈里起初可能并不情愿加入这种公开批评,但最终还是妥协了,甚至在梅根的怂恿下,也发表了多个负面评论。

“他们逼我这样做”,在后续的采访中,哈里为自己辩解,并将责任推到女王和自己的父亲查尔斯头上。“我要求合理补助被拒”“即使是亲人也不管”。这种情绪化反应恰恰展示了哈里的幼稚和自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过激举动让王室形象一度跌入低谷,但哈里梅根的生活在此后重回正轨。他们购置的豪宅、奢华座驾,甚至孩子学费,都在这之后有了着落。

可以说,这对通过公开批评王室而获得可观经济利益已是有目共睹。虽然这种做法无疑伤害了哈里的家人,但这对自私的夫妇似乎并不会产生太多愧疚。“我们没有选择,都是她们造成的。”在被问及对王室成员的伤害时,哈里如是回应。

可以说,无视良知攻击自己的祖母和父亲以维生已经成为哈里梅根的一种手段。而这种依赖他人资助的生活方式,注定也难以持久。

哈里一家的生活方式奢靡程度,远远超过公众的想象。为了维持这样铺张的开支,哈里夫妇再次向王室家族求助。然而,哈里这次的要求实在是离谱。

“我本可以通过与‘皇家’品牌合作,每年轻松获利上亿英镑。” 在提出辞职时,哈里这样向女王建议,希望在离开王室后,能够继续使用“Sussex Royal”等包含“Royal”的商业品牌。

然而,对于这一荒谬的要求,伊丽莎白二世给出了断然的拒绝。“皇家品牌属于现役核心成员,一个已经退出王室的人没有资格获取.”Clarence House的发言人如是声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被否决的计划,充分证明哈里严重高估了自身影响力。他幻想通过皇家头衔来获利,却忽视了公众对他的负面看法在加剧。这显示哈里在谋生能力上极其脆弱。

刚离开王室时,哈里的生活仍由父亲查尔斯资助度日。为此,查尔斯不仅提供了巨额直接补助,还承担了哈里的大部分安保费用。

然而,哈里完全不领情。“他连自己的孙子都不放在眼里。” 在某脱口秀上的哭诉,揭开了这对夫妇诋毁亲人的序幕。接下来“家暴”“种族歧视”等让人咋舌的指控也接踵而至。

尽管表面凶神恶煞,哈里内心还残存一丝愧疚。起初,他对梅根无休止的抨击感到不安,但很快这种微弱的罪恶感也被完全压制。“我们是受害者!”成为哈里的心理支柱。

如今,这对夫妇已无法自理,只能靠出卖王室隐私和制造疑云来博眼球。他们幼稚地将遭遇全部归咎于“不体谅人”的女王和“小气”的查尔斯,完全默认了攻击家人的所作所为。

一旦丑闻价值不再,哈里梅根就难逃破产厄运。对他们残存的良知而言,这无疑是最后的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