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心平

《甄嬛传》中,果郡王对甄嬛一往情深,为了她宁愿终身不娶。在小像事件败露之后,无奈之下娶了浣碧和孟静娴做侧福晋,但嫡妻之位还是留给了甄嬛。

后来更是因为皇上要把甄嬛送给摩格,不顾被皇上猜忌私自带府兵追了出去。

正是他对甄嬛爱之深,才让他不顾自身安危,不顾皇上的猜忌而做此事。

最终他为了弥补自己冲动的过失,而提出驻守边关。

然而,果郡王真的是因为甄嬛而提出驻守边关的吗?

不,他决定冒着让皇上对他猜忌和忌惮,去驻守边关,是为了一个男人,一个被他不断进谗言而被皇上杀掉的男人。

果郡王是个聪明人,很少妄议朝政。

他是被先帝议储的皇子,如果对朝政太上心,自然会让皇上警觉,从而对他不利。

但是,他因为一个人,三番五次在皇上年前议论朝政,还都入了皇上的心。

这个人就是军功赫赫,又嚣张跋扈的年羹尧。

他第一次弹劾年羹尧,是他去了一次川蜀回来,他与皇上对弈时,皇上问他一路可好。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他说:“风光虽好,人情却冷。臣弟一路向西,尤其到了陕甘一带,都以年大将军为尊,无有违逆,偶有一二不服之人,也很快被压了下来,并没有什么异议。”

这个话说得很严重,就是直白地向皇上进言:“年大将军是土皇帝,你这个真皇帝,天高路远,民众不服啊!”

但是,皇上因为要用年羹尧,回得也很有技巧:“治棋局如治朝政,讲究制衡之术。”

然后果郡王就赶快缩了回去说:“臣弟只知道进退,不懂得制衡,难怪每次总输给皇兄。”

他这么说,无非是刚刚议论完朝政,然后又说自己不懂朝政,省的让皇上觉得他一个皇子妄议朝政,对他心存忌惮。

但他弹劾年羹尧也是实打实的事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刚从皇上处出来,就遇到坐在殿前等皇上召见的年羹尧。

年羹尧对他这个只会风花雪月的王爷也没客气,坐着向他行礼,并说自己在西北多年,天冷之时足疾便会发作,不便起身给王爷请安。

果郡王也笑笑说不妨事,只要不在御前失仪即可。

离开时阿晋很是为他感到委屈,但他却说年羹尧此次进京,文武百官都要跪着迎接,威势显赫,可见一斑。还说他与隆科多是皇上的左膀右臂,自己不过是先帝的遗子之一,算不得什么。

他这么说的时候,语气虽然故作轻松,但多少有些落寞,他堂堂一个皇子,会比一个粗野武夫差?

自然不是,毕竟自己是闲散王爷,对方是军功赫赫的大将军。

对方有功,而自己只求无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第二次弹劾年羹尧,是在甄嬛第一次小产之后。

他因不合规矩,私闯翊坤宫救出甄嬛,而向皇上请罪。

他说他不得已才私闯后宫,惊扰了嫔妃,只是不忍心皇上失去菀嫔的孩子。

皇上也没有因此而怪他,还说他尽了人事,但天命难违,他们都无能为力。

之后皇上让他看了年羹尧的请安折子。

他说年大将军不仅关心国事,更关心皇兄的家事啊。

皇上却说,他若是朕的亲戚,懂得分寸,关心朕的家事也无可厚非,他若是臣子,那指手画脚就是藐视君上。

这里皇上说的很巧妙,用两个“若”来定位年羹尧的身份。

我们也知道年羹尧与皇上既是臣子,又是亲戚,如何断定他们的关系,便会得到不同的结论。

然后果郡王就给他们的关系定下了调子:“皇兄与年大将军,自然是先论君臣,再论姻亲。”

皇上也说,可惜年羹尧他不懂,年妃犯错,年羹尧封封奏折都问及年妃安好。

果郡王说:“若是在皇兄面前不懂,便是失礼于君,无礼于君上,若是在天下人面前不懂,便是失礼于天下人,罔顾皇兄对他的恩宠。”

听了他的话,原本埋头看奏折的皇上突然坐直身子看向他说:“你很少论及朝政。”

果郡王赶快低垂眼帘说:“臣弟是皇兄的亲弟弟,只是在谈论家事。”

这个就属于双标啊,年羹尧心疼妹妹怎么算是国事、不算家事?他弹劾了别人,被皇上问一句,就说自己说的是家事,赶快摘干净自己。

不过,皇上并没有过多的追究,但他对年羹尧的论调,还是入了皇上的心。

太后也对年羹尧有过评判,她说:“年羹尧有才,也还算是忠心,这样的功臣只要他不骄横起来,皇上是该好好用着。”

年羹尧有才?

应该不是文采,而是武力值比较高,用得好了,可保一方疆土几十年无恙,算是大清之福、百姓之福。

年羹尧如此骄纵的性子,应该是皇上这些年惯出来的。

就如同皇上放纵华妃一样,把他宠得不知天高地厚,没了规矩。

其实,年羹尧会不会反。没人知道,毕竟他活着的时候,没有反,只是有点儿居功自傲,拎不清形势而已。

笔者也觉得,年羹尧应该没有谋反的心思,只是和年世兰一样,总觉得自己对皇上忠心耿耿,比那些妖艳贱人对皇上更上心,所以自己自然要比他们更尊贵些罢了。

只是,他们兄妹俩都不懂人性、不懂揣摩皇上的心思罢了。

更何况,谋反一般都是“密谋”,哪个谋反成功的人,是这么明晃晃地跳着脚说“我功劳大,要和你对着干?”

所以说年羹尧就是一个浅薄武夫,有了功就请赏,不懂揣摩人心的粗野汉子罢了,好好安抚,还是能为朝廷所用的。

但是,他们没有耐心教化年羹尧,就一个个地为他的行为,替他定了罪,杀了他。

然而杀了年羹尧容易,但是“千军易得,良将难求”。

准噶尔部摩格可汗上位后,野心勃勃,率四十万铁骑直逼雁门关,而皇上派去的两大将军都不耐苦热,难以迎战,且眼下已无良将可调遣,情况十分紧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如摩格当初所说:“你们大清从前好歹有个年羹尧,连一个可用的将才都没有。”

当时的果郡王只顾着与甄嬛在凌云峰卿卿我我,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如今,摩格敢向皇上要城池、要白银、要他最心爱的熹贵妃,自然是有势力、有把握的。

难道不是欺负大清没有能够征战的将军吗?如果年羹尧不那么早枉死,摩格断然不会如此嚣张。

果郡王作为皇子,受天下百姓供养,因为他的弹劾,让年羹尧早早身死,他自然要担起年羹尧曾经的担子,守边疆、保国家、护百姓,做一员驻边大将。

所以说,果郡王驻守边关三年,并不是因为甄嬛的原因,而是因为年羹尧死了,他要替他守好边关。你看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