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公开下令,要求以对外最高情报机构“摩萨德”在全球范围内“使用一切手段”追杀哈马斯领导人。而被列入“追杀令”首位的,有“哈马斯”下属武装组织“卡桑旅”指挥官、“阿克萨洪水”行动策划者穆罕默德·戴夫,以及他的副手马尔万·伊萨,还有大概率仍在加沙城地道里坚守的哈马斯高层领导——叶海亚·辛瓦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比较神秘的戴夫(左)和辛瓦尔

但令人迷惑的是,唯独哈马斯的头号政治人物,最高领袖——伊斯梅尔·哈尼亚,暂时并未在这次的“全球追杀”名单之内。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披露,这位伊斯梅尔·哈尼亚,自2019年以来,就和他的贴身团队一直驻扎在境外,办公地点设在了卡塔尔的某七星级酒店;而且,哈尼亚在卡塔尔也拥有自己的豪宅,日常生活很奢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像前阵子,他“代表加沙人民”的讲话——以色列要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民撤离,但我们坚决不会撤离。

就是在卡塔尔的某七星级酒店,“代表”加沙人民的。

当然,很多人又会说了,在常驻国外也可以理解嘛,这都是工作需要!

首先,他需要在到处游走,博取同情,拉外援,常驻卡塔尔这样的中东发达地区,是为了方便“开展工作”。

况且,更重要的是,他如果留在境内,也很容易就被以方“定点清除”了,那还怎么继续领导抵抗呢?

可是,你换个角度再琢磨一下,作为以色列的重点“关照”对象,哈尼亚在哪里,其实是都没法保证所谓的“绝对安全”,无论他在加沙还是在卡塔尔。

多年来,在卡塔尔被各国特工暗杀过的各色“圣战”领导人,还是不少的。典型的当属车臣叛军第二任首领扬达尔比耶夫,2004年被俄特工用汽车炸弹的形式,在卡塔尔一家清真寺外“定点清除”。

左起车臣三代叛军首领:杜达耶夫、扬达尔比耶夫、马斯哈多夫——这三位都曾经是苏共党员,长期在“体制内”工作

相对于俄罗斯特工,摩萨德的手法可是素来更放肆更不讲武德的。要说他们下定决心,非要弄死伊斯梅尔·哈尼亚的话,或许也是可以实现的。

毕竟,之前他们在境外,也弄死过好几个哈马斯的高层领导。比如,哈尼亚当年的得力助手,曾经的哈马斯二号人物——马巴胡赫之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照片里就是马巴胡赫

2010年,马巴胡赫在迪拜的布斯坦罗塔娜酒店的VIP套房里“神秘死亡”。

迪拜警方发现,马巴胡赫豪华套房没有任何破门而入、或是搏斗的痕迹。但他双耳下有电击留痕,鼻腔淌血,枕头上也有血迹,牙齿有伤痕。从表明上看,这些均符合窒息而亡的基本特征。

不过,经过进一步的分析调查,警方根据房间里发现有治疗高血压的药物,以及血样检验的结果,进而又断定,马巴胡赫可能被注入药物,诱发心脏衰竭而死。

凶手,几乎99.9%的指向了以色列摩萨德。

迪拜警方在介绍案件

迪拜警方花了很大功夫,调取了这个六星级酒店和其周边街区的30多个监控探头,进行了逐帧分析,最终得出结论——这确实就是一起经过详细策划实施的暗杀。并向外界公开了他们已经确定的11名暗杀行动的主要参与者(下图),他们均持假护照入境,身份就是以色列摩萨德特工。

那么,咱们再回到常驻卡塔尔的哈尼亚身上。

哈尼亚虽然为了安全,“不得不”在境外办公,但其实却过的一直很高调,除了卡塔尔、迪拜这种中东纸醉金迷的大都会,伊朗、土耳其和俄罗斯也属于他经常出访的国家。

其实,哈马斯在自己的阿拉伯兄弟圈子里,并不怎么受待见。

这个,可以看看如今巴勒斯坦周边国家的反应,他们声援的,都是巴勒斯坦人民,而非哈马斯。

反倒是主体民族为波斯人的伊朗,号称自己是突厥人的土耳其,以东斯拉夫人为主还信上帝的俄罗斯跟哈马斯的关系普遍不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哈马斯和以色列开打后,哈尼亚曾多次高调现身。

10月底的时候,和他一起常驻卡塔尔办公的哈马斯政治委员会的高级成员穆萨·阿布·马尔祖克,还率领着“哈马斯代表团”出访了俄罗斯。并在莫斯科抽空会见了伊朗外长。

马尔祖克的那句令人震惊的回答——地道是我们战斗用的,加沙地带75%的人口是难民,保护他们的责任在于联合国。此外,根据《日内瓦公约》,以色列占领者有义务在占领期间向加沙民众提供一切服务。

就是他10月27日在莫斯科接受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播出的采访时的表态。

很明显,如果以色列不惜一切代价,真想弄死哈尼亚或者马尔祖克,或许也能搞定。

但目前情形下,这似乎并不是以色列最想要的结果。

在尽可能玩命打击加沙地带的哈马斯的同时,以色列还需要这么一个“哈马斯”海外办事处跟自己对话,协调停火和人质谈判相关重要议题。

虽然嘴上说得很硬,但事实上,以色列根本无法承受长期战争的消耗。

自以色列建国以来,就没打过半年以上的持久战。

五次中东战争里,时间最长的是第一次中东战争,打了5个月,这已经是极限了。第二次中东战争只持续了6天,第三次打了6天,第四次打了29天,第五次则是打了36天。

可以说,以色列的军事神话,都是闪电战成就的。无论追溯历史还是眼观当下,以军都几乎不敢打旷日持久的巷战,也不愿意去打阵地战。

加沙地带的战事再怎么激化,最终的结果也不太会有特别大起大落的悬念——打来打去死一堆人后,最终大概率还是得坐下来谈判。

所以,以色列有必要预留一个谈判对象。

2023年11月30日,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哈马斯和以色列进行被扣押人员交换,获释人质与亲属在一起

而哈尼亚作为哈马斯创始人亚辛的得力助手和贴身秘书,跟以色列打交道的时间相当长,双方知己知彼。如果弄死他,再换一个不熟悉套路的对手,后续的发展可能会更麻烦。

更何况,以色列”制造“哈马斯的速度,可比清除哈马斯的效率高多了。

另外,在这个节骨眼上,擅自在境外实施暗杀,更会导致相关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紧张。

卡塔尔国家虽小,角色却很关键,而且是中东越乱,它越显得关键。

卡塔尔是中东少有的“万金油”国家,跟阵营不同,甚至互相敌对的美国、伊朗、哈马斯组织、叙利亚、土耳其、俄罗斯都很能说得上话。

什么哈马斯、穆斯林兄弟会这类组织的高层,也均喜爱长居卡塔尔。

更魔幻的是,2013年阿富汗塔利班也在卡塔尔设立了办事处,距离美军在卡塔尔的中央司令部只有两个街区之远——也不知道他们见面是怎么打招呼的。

自2019年起,阿富汗塔利班和美国的几轮谈判,地点都选在了卡塔尔首都多哈,并由卡塔尔担任调停国。

2021年初,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团在卡塔尔多哈步入谈判会场

也正因卡塔尔如此魔幻且关键的角色,一些媒体都侧面证实了,在停火和交换人质的谈判前,卡塔尔得到了以色列的保证,摩萨德将不会在其领土上实施暗杀活动。

有了这个前提条件,卡塔尔才最终同意,担任了双方的”调停人“。

毕竟,如果哈马斯官员担心在卡塔尔被摩萨德”定点清理“,又怎么肯和以色列官员身处同一城市进行人质交换的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