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乌克兰和西方国家是否承认,2023年都将在“春季大反攻”的失败中画上句号。比之战场上的惨烈失败,更让乌克兰和西方感到心寒的是,与2022年岁末的雄心万丈相比,现在国际社会均看不到乌克兰军队在战场上获胜的任何希望,总而言之北约和乌克兰败局已定,然而基辅政权内部的内讧大戏才刚刚拉开序幕。种种迹象表明,泽连斯基为了夺回军队主导权,赢得西方信任,正越过乌军总司令扎卢日内直接对军队发号施令,这种越级指挥正在逐步架空扎卢日内的军队权威,而乌克兰军队内部也就此分为三派,部队指挥也乱成了一锅粥,而隔岸观火者正等待“争宠大戏”的上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乌军“大反攻”的失败,需要乌克兰和美国认真进行总结)

还在2022年岁末之时,乌军虽然在巴赫穆特战场遭遇到了挫折。但乌克兰方面还是宣称,在9月6日至10月2日期间,从俄罗斯军队手中夺回了近1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泽连斯基政权在战场上制造的“胜利”,让西方的反俄决心达到了顶峰,更让乌克兰军队和北约决策层陷入了盲目自信的死循环。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更是对外吹嘘,2023 年将是乌克兰的“胜利之年”。于是,乌方开始制定所谓的2023“春季大反攻”计划时,乌军总司令扎卢日内提出北约需要负责训练和装备9个旅级部队,顺便提供1000辆装甲载具,每个月供应90000枚的155毫米炮弹。而作为对北约军援的回报,乌克兰需要在“春季大反攻”发起后,迅速攻占别尔江斯克和梅利托波尔,用60至90天内推进至亚速海沿岸地区,以此来切断南部俄军的大陆桥防线。虽然美国情报界已经做出警告::“考虑到俄军在冬季和春季建立的多层次防御体系,乌军反攻计划的成功率仅为50%左右”。

(从地图中可见2022年和2023年乌克兰反击取得的战果不同)

但是由于2022年乌克兰军队取得的战绩太过惊人,所以在面对扎卢日内的狮子大开口时,北约不仅没有任何反感,而是毫无保留的全力支持。从2023年1月起至5月,美国为乌克兰提供的军援平均每月超过了10亿美元,全面超越了2022年。

在坦克、装甲车和弹药军援方面,虽然美国为首的北约无法在短期内完成乌方的全部需求。但还是从各方筹集了包括“豹-2”、“挑战者-2”和M1A1“艾布拉姆斯”坦克在内的321辆三代坦克。同时,还利用威逼利诱的手段,从韩国为乌军“找到”了30万发155毫米口径的炮弹。

然而当北约“搭上了半条老命”,支援乌克兰军队进行了近半年时间的“大反攻”后才发现,乌军挺进的纵深最远不过19公里。俄军反而越打越强,越打越多,而且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能力也是快速增长,其控制区域比乌军“大反攻”之前还扩大了500平方公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乌克兰军队的B-21多管火箭炮系统)

如果说,仅仅是俄军的控制范围扩大,或许还不至于让乌克兰和北约感到胆寒。但是乌克兰和美国之间相互的不信任,以及其内部出现的严重危机,才是这场战争中比俄罗斯更为致命的敌人。

首先,就是美国对乌克兰隐瞒了大量的情报。虽然,根据美国的兵棋推演,能够在60至90天的时间里推进到亚速海海边,完成对俄军的分割甚至包围。但是,这仅仅是多次兵棋推演中一次推演的结果,而且付出的代价是乌军士兵和装备损失在30%至40%以上。

美国能得出此种推演结论,是因为在战前他们已经非常清楚的知道,乌军所面临的各种困境,比如俄军已经完成了多层防御体系的建设。当然,更为严重的问题是,面对俄军不断集结的防御部队,以及越发坚固的防线,乌军的兵力、弹药和装备“远远达不到”完成直抵亚速海的作战要求。而这一绝密报告,至少在2023年3月左右就已经完成,包括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等人,也向拜登亲自做出了汇报。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些关键的分析报告,在乌军“大反攻”之前根本没有被提及。

(乌克兰反攻部队的坦克)

其次,就是北约与乌克兰之间的相互不信任。美国方面明知乌克兰的“大反攻”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还是不断向泽连斯基政权和乌军施压,要求其在今年4月左右就展开全面反击。并且在反攻方向的选择上,美国人明确提出集中全部主力于南线实施突破。但是,基辅当局不仅在反攻时间上一拖再拖,而且在反攻方向上也从集中兵力于一线,扩展为在南线的梅利托波尔和别尔江斯克,以及东线的巴赫穆特方向进行“三线出击”的方案,北约最终还是选择了让步。

或许是因为,该计划是乌军汲取了2022年哈尔科夫“多点开花”经验制定的,看似可以在战役开始后不久迫使俄军分散兵力,减轻乌军面临的防守压力,美方同意了乌方的反击方案。但是,最让美国人无法容忍的是,乌军对巴赫穆特的执拗。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乌军在巴赫穆特投入的兵力,不仅超过了南线,而且耗费了大量的、原本有限的155毫米炮弹,导致乌军反攻始终弹药供应不足。

(乌军在前线作战极为艰苦)

最后,就是乌克兰内部高层之间充满矛盾。乌军之所以选择三线出击,与其说是总结之前的经验,不如说是两大势力交锋之后,不得不进行的内部平衡。作为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司令的扎卢日内,不仅成为西方心仪的下一任“代理人”,同样也属于俄罗斯愿意进行谈判的对象,所以成为乌克兰下任总统的呼声很高。

在南线展开快速反击,切断克里米亚和俄控区之间的联系,成为扎卢日内与五角大楼的共识,只是将单线突进变成了三线出击。而乌克兰现任总统泽连斯基,则担心被扎卢日内取而代之,所以坚决反对放弃巴赫穆特。由于双方矛盾不可调和,甚至一度传出扎卢日内被泽连斯基软禁的传闻。当然,之后的结局是双方妥协,乌军的反攻也被拓展为三条战线。扎卢日内率领新组建的北约亲训旅在南线展开了反攻,泽连斯基则委派西尔斯基带着乌军“老兵”和新组建的“突击旅”,在巴赫穆特进行反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乌军在前线作战部队面临着物资短缺的问题)

事实证明,三线反击没有达到分散俄军的目的,反而是兵力和装备被分散的乌军,在俄军的立体防线面前寸步难行。但是,经过这场长达近半年的鏖战之后,乌军的有生力量消耗一空,美国为首的西方武器库同样也是“干干净净”。

(与战场上的失败相比,乌军在战报上则是不断取得胜利)

当前,美国的军援已经从峰值时的每月平均超过10亿美元,下降到了11月的2.25亿美元,而未来则可能更低。所以,乌克兰和美国无论如何总结“大反攻”的失利,都不会得出有利于未来作战的经验。而战事出现失利局面,反而尖锐了泽连斯基政治集团与扎卢日内军官集团的政治矛盾。以基辅市市长为代表的实权派开始临阵倒戈,在乌克兰国内媒体上与泽连斯基政权公开唱反调,这似乎预示着大结局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