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10月27日冲突全面升级以来,同盟军频繁运用无人机进行侦察和打击,先后摧毁了缅军设在佤山地区的数十个补给点,成功阻止了缅军试图从佤山增援老街的行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边防第226营的报告,125步兵营在12月1日全体投降前,其中一位营长已经在11月底带头开小差,率队100多人逃之夭夭。

而投降的186名士兵除了要求同盟军提供医疗救助外,还希望能为家属每人发放10万缅币的生活补助。这显然出自于身处绝境的现实考量。

与境况堪忧的基层官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缅甸国防军的高级将领们却长期“内斗不断”。在攻占了果敢地区多个县镇后,同盟军查扣了缅军多处指挥所,其中财务室内发现了高达400亿缅币的现金。

这些现金疑似来自被缅军控制的电信诈骗集团。自从明学长被缅军处决后,其家族所控制的电信诈骗团伙即被缅方接管。那么这些现金的流向也就不言自明了。

而那些低级士兵的月收入也仅有500元人民币左右。这笔被截获的现金若平分给全军,足以支付9万名士兵长达1年的工资开支。

在12月2日当天,同盟军的无人机又对位于孟邦的缅军东南司令部发起突袭,导致包括该司令部参谋长在内的多名高级指挥官受伤,多个指挥所遭到轰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此,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在之后的内部会议上指责这次空袭行动中存在外国专家的参与。不过他并没有明确指出具体是哪个国家提供了无人机操作方面的技术支持。

为应对日益猖獗的无人机袭击,缅甸国防军紧急邀请了俄罗斯防空专家团队进驻,指导其加快部署战区防空导弹系统,以期尽快形成拦截打击能力。

与无人机部队战果斐然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缅甸国防军的地面部队则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被动局面。

尽管敏昂莱曾经调动孟邦的密铁拉空军基地内负责飞机维修和保障的500余名空勤人员前往北掸邦前线支援,但这批本就是后勤技术兵的战斗力可想而知。

在11月底克伦邦安邦地区爆发冲突后,缅甸空军的运输机虽也及时赶到战场上空提供空中支援,但主要运用的还是二战时期的人工投掷炸弹这类低端手段。

据缅甸军方透露,由于长期以来国防预算不足,缅甸空军至今没有配备过任何轰炸机,这直接导致其无法对地面目标精确打击。

无论是安邦还是佤山,缅军地面部队在遭遇同盟军的进攻后往往是被迅速击溃。

缅甸国防军这种典型的军阀政治将领想方设法搜刮掠夺,却丝毫不在乎基层官兵的死活,这已经成为这支庞大的军队节节败退的重要原因。

在这场看似毫无胜算的战斗中,同盟军目前的资金来源主要还是依靠境内外各界的捐助。截至12月2日,同盟军已经收到了仰光、曼德勒等地医疗机构以及其他民间组织合计5亿缅币的善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来自社会各界的捐助,充分体现了民间组织及人民群众对同盟军的信任和支持。他们期待在同盟军的带领下,能够打造出一个真正奉行民主宪政、尊重少数民族权利的新政权。

一旦同盟军获得最终的胜利,成功建立自治的华人邦,电信诈骗等严重危害百姓利益的犯罪活动也必将在全境范围内遭到严厉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