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像集贸市场,人头攒动,神情焦虑,满眼急切。在稠密嘈杂的环境中,污浊的空气裹挟着病毒,无声地从一个人的身上悄悄爬到另一个人的身上。你很难想像,这是隔了一年后的医院大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焦急的人们翘首以盼去年铁腕手段,转身却发现,再也看不到那只抹糨糊、贴封条的手。
《诗经》曰: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01. 4天40度高热,妈妈焦灼的心

我揪着心看完@舞动赛西尔9o5f救治女儿的视频。从上月17号到21号的4天里,妈妈拼了性命,生生把女儿从死神的魔瓜下夺回到自己的怀抱。

17号凌晨女儿发烧发病,18号高烧不退,19号医院确诊支原体肺炎,右肺整个变白。医生说必须住院治疗,但要预约排队,前面一百多人像一座山。妈妈抱着女儿边打点滴边等号,女儿浑身滚热,高烧依旧,却无法打动疲惫的号。
20号挂专家号,专家一看吓了一跳一一孩子病情严重,住院也不能保证治得好。
21号,40度高温灼烧孩子第四天,住院治疗却仍渺茫。
此时,孩子支原体肺炎加多种并发症:肺部坏死,呼吸衰竭,心脏,血栓很多指标都不好。
妈妈心疼,看着孩子遭这么大罪心如刀绞。她决心拼上性命也要尽快让女儿住上院。
第二天连滚带爬把女儿从武汉儿童医院弄到同济医院,但那里也是一样的场景一一人满为患一号难求。
妈妈一个科一个科地苦苦求救,但仍没有一个医生能够加号。
苦心人天不负。终于有个医生给加了个号,医生说你的孩子命真大,再晚来一天就完了;妈妈说是孩子的命好,让她碰上了您。
4天后,女儿转危为安。
痛定思痛,痛何如哉。从劫难中逃离出来的妈妈善良地提醒大家,“这次的支原体肺炎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比新冠要严重一倍!”

02.医疗资源挤兑,“狼”真的来了

一年前,把嗓子喊破了的“医疗资源挤兑”这匹狼真的来了,露出了凶恶的爪牙。如海啸般爆发的新冠病毒感染,似乎并没有透支当时的医疗资源。而眼下带着充沛能量低调登场的支原体肺炎却搅乱了医疗秩序,大煞医院风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们疑惑,这究竟是怎么了?大大的问号,拉长了患者通往诊室的通道。
经过了暴风雨洗礼的人们,终于悟到:
一,病毒危害列度与宣传和对待的调门并非正相关。
一个发烧40度的患者满世界乱跑,这在一年前是不可想像的,四面八方的围追堵截,早落进了发热门诊的“天罗地网”;今天上演的戏码和一年前截然相反:那时稍微的头疼脑热都会招来而今天持续高烧和咳咳咳仍然一号难求,医护人员爱莫能助。
我的一个同事,排了两天队仍然没有挂上号;一名患者14号晚因咳嗽侯诊,直到19日凌晨转成肺炎才算见到医生。
挂号难住院难,难于上青天,更糟糕的是这波病毒的拐点似乎还没有出现。今天让人们见证了啥叫医疗资源挤兑,一年前担心的场景究竟是个啥样。

二,对一年前的矫往过正
一年前的有力防控和经济走势形成了翘翘板,走出疫情阴霾日益渐瘪的腰包,阻挡了通往各类消费的大道。
房市股市疲软,投资外贸吃紧,经济增长扭扭捏捏……让经济增长依偎着扩大内需的轨道,注定要排出不必要的干扰,这里面当然包括翘翘板那头的宣传和防控适度保持低调。
靠常识生活的老百姓,从幼儿园学校传出的分贝不断增大的咳嗽声中,判断病毒传染正在加快脚步,医疗系统怎么可能不见微知著呢?大概率是被巨大的不能干扰经济的铁幕屏蔽了;教育局并不是没有教学方式由线下转线上的权力,而是担心拖住家长们为经济作贡献的后腿和不必要的社会恐慌。很高兴见到来自天津的报道,12月5日,天津市教委给出最新回应,明确流感高发时学校线上线下教学切换的标准,同时提出根据学生身体状况进行差异化教学设计。

三,履履失职的德先生赛先生
(略)
自己是个人健康的第一责任人。但个人健康有时不能自己。管不管如何管,有时候不是健康状况决定的,而是取决于视线聚焦的地方。
想了想,还是用前面那位妈妈的话结尾更实在更有意义:
“我想说的是这次的支原体肺炎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比新冠还要严重一倍!医生说这个发病很快,大家不能大意啊!我现在想想还在后怕,还好我孩子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