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刘焉,我们再回头看看热锅上的东汉朝廷,在公元188年初要面对的这一团乱局——羌人叛乱、屠各胡反派、张纯称帝、益州乱局等等。

先说西北的羌人叛乱。羌人叛乱的责任肯定算不到汉灵帝头上,从公元57年开始,断断续续一百多年,东汉和羌人的战争就没停息过。汉桓帝、汉灵帝时代,平定羌人算是做的很好的,先后出了“凉州三明”——皇甫规、张奂与段颎,三个人都是凉州人,字里都有明字(皇甫规字威明,张奂字然明,段颎字纪明)。在汉灵帝主政的前期,羌人叛乱已经基本平定了下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到了184年叛乱再起,先是羌人闹事,之后不停有汉人官员加入,先是边章、韩遂,后是王国、马腾。虽然朝廷也先后派了皇甫嵩、张温去平定,可一直都没有将叛乱彻底镇压下去。不过只要不闹腾出太大动静,朝廷对羌人叛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张温甚至因为平定羌乱有功,升任三公之首的太尉,成为三公在外的第一人。

可是好景不长,张温刚调回京城没几天。就发生了前往平定羌乱的军队哗变的事,刚到任不久的凉州刺史耿鄙被杀。作为惩罚,刚当了没几天太尉的张温被朝廷撤职。可张温撤职解决不了问题,羌人的叛乱,闹腾的比张温平定时更大。羌人拥立刚刚叛逃过去的东汉官员王国为主,接连占领陇西、汉阳郡,甚至在187年底又一次打到了长安附近的皇家陵园边上,侵扰到刘邦等刘家先祖的安息。

羌人叛乱的影响不仅仅是在凉州一带,牵一发而动全身,为平定羌人叛乱调兵引发了幽州叛变。事情的经过说来有点蹊跷,不过这样的事,在一个王朝的末期少不了要发生的。帝国气势往下走的时候,乱子总是一个接着一个,就像人的身体,到了晚年,总是毛病不断一样,一个毛病带出了另一个毛病,不能止息。

这事要追溯到在187年已被免掉太尉的张温,在主政平定羌人时,从东北的幽州征掉了三千乌桓骑兵。乌桓是东北的一个游牧民族,很长时间被中国的史书记载为东胡的一部分。匈奴强盛的时候,乌桓依附于匈奴。匈奴被汉朝打趴下了之后,乌桓依附于汉。乌桓依附之后,汉便以善骑射的乌桓人为主,在幽州组建了一支骑兵队伍——乌桓铁骑。机动性很强的乌桓铁骑,对付一样是游牧民族的羌,应该很管用。借助乌桓铁骑的力量,来平定羌乱,张温这样的征调也没什么问题。可惜乌桓铁骑的威力没借到,反而引发了幽州的叛乱。

张温征调乌桓铁骑的时候,中山相张纯觉得自己有资格当这支铁骑的司令长官。可张温没按着张纯的意思安排,而是将这个职位给了涿县县令辽西公孙瓚。就这么一个小的人事上的安排,在幽州引发了一场大叛乱。

乌桓的三千骑兵骑兵刚走到幽州的蓟中(今河北省北部),就因粮饷不发、供养不足等原因,一个个脱队,跑回自己部落里去了。而张纯那边,听说乌桓铁骑溃散很是高兴,加上因为自己的要求没被满足的恼怒,悄悄联合太山郡的前郡守张举,起兵造反。

记载在后汉书刘虞传记中的,张纯劝说张举的对话,很能说明东汉末年人心思变的现实。张纯说:“如今乌桓的铁骑们一个个已经叛逃,都想趁势作乱。而朝廷拿西北凉州羌人的叛变,一点办法都没有。听说洛阳有个洛阳人的老婆生了一个两个头的孩子。这些都是汉朝气数已尽,天下有两个皇帝的象征啊。咱们现在起兵,说不定能有所作为呢。”两个人之间的私密对话,后世的史官肯定不会听到。但这样的对话一定有其真实的历史事实做支撑。这样的说法只有被广泛流传,才有可能会被史书作者采纳,写入到史书中。

张纯和张举起兵,自然会借助溃散了的乌桓铁骑的力量。张纯和乌桓的首领丘力居结盟,实力一下子大增。东汉末年这个情况,在中国历史上很少发生。就是汉人借助外族人的力量,起兵和朝廷对抗。这边二张是借助乌桓人的力量,而西北韩遂、王国、马腾这些原来的东汉关于是借助羌人的力量。

有民心基础,又有乌桓人支持,张纯他们很快就把幽州闹的乱做一团。乌桓校尉公綦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等幽州的重要官员先后被杀。张纯等人的势力也急剧扩张,短时间内就有了十万之众。之后,张举称帝,张纯称弥天将军、安定王,并给各州发送文书,称张举已经取代汉朝,要求汉天子退位。张纯还带着乌桓兵,杀进青州、冀州,攻占了清河、平原。和刘焉一同被任命为州牧的幽州牧刘虞,这会要去的幽州,现在就是这么一个乱局。

接着再看匈奴屠各胡的叛乱。秦汉和匈奴人的对峙一直就是热点话题,特别是汉武帝时,转守为攻,一举扭转和匈奴对抗中的劣势。之后,匈奴人在和汉朝的对峙过程中,分为了南匈奴和北匈奴,南匈奴从呼韩邪单于在公元前53年左右归附汉朝。屠各部,是匈奴休屠王部众及其后裔,是归附的南匈奴的重要部落之一。187年底的时候,因为东汉不停征调匈奴军队,屠各部与当时的南匈奴羌渠单于决裂,开始和东汉朝廷对峙。转过年到188年三月,屠各部在并州围攻并杀害了当时的并州刺史张懿。也是在四月,因为东汉朝廷要求南匈奴单于羌渠配兵协助平定张纯叛乱,羌渠派左贤王带兵去幽州平叛。匈奴人害怕这样的征调会一直继续下去,右部醯落造反,和屠各联合起来,加起来有十万多人,一起进攻并杀害羌渠单于,并立他的儿子右贤王于扶罗为持至尸逐侯单于。而这个新立的单于,和东汉朝廷可就不再服从你东汉朝廷了。在当年九月,南匈奴单于就带着兵马侵犯并州的河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汉末年的各地的叛乱真像一副多米诺骨牌,一张倒下,其他就跟着倒下,然后整个局面,就变得无法收拾。羌人叛乱先起,征掉乌桓骑兵平定羌人叛乱引发幽州叛乱,征调匈奴人平定幽州叛乱又让匈奴人内部大乱。

不过西南益州的乱局,和羌人叛乱引发的这个牌局倒没多大联系。益州的事情,和184年平定的黄巾起义有关。黄巾起义来势汹汹,但平定下去的也快。不到一年的时间,张角兄弟都被杀,叛乱基本被平定了下去。为庆祝胜利,汉灵帝将年号改成了中平。黄巾主力是被平定了下去,可总是还有余波。有宗教性质的黄巾叛乱,是个组织性很强的团体。主力被灭,可散布在各地的余部不会善罢甘休,时不时就给东汉朝廷来那么一下。不过影响力比184年那次都要小很多。而且也有一些和黄巾没多大关系的人,会打起黄巾的旗号造反。

益州的反叛就是打着黄巾旗号,但与黄巾起义没什么关系的一次农民叛乱。当时被任命为益州牧的刘焉已经在去益州路上。他之前的那位益州刺史郤俭,没等到他的接替他、并抓捕他回朝廷治罪的刘焉,就被造反的人杀掉了。算是短时期内,郤俭成了第三位被杀的刺史。

益州造反的带头人一个叫马相、一个叫赵祗,在绵阳号称自己是黄巾军,两天之内就招聚了2000人。足可见当时益州民怨之大,可以看到民众对益州刺史郤俭的反感厌恶到了什么程度。紧接着,起义军斩杀了绵阳县令李升,声势进一步壮大,加起来有了上万人的规模。然后不久就攻破益州治所,把刺史郤俭一并杀了。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益州的三个郡都乱成一片。

起义军吗,一有点小成绩就嘚瑟,马相自称天子。这时候出来一个不见经传的强人——州从事贾龙。贾龙带领这自己的家兵几百人,在犍为东边召集被叛军打乱的兵、吏,也很快召集了上万人。然后进攻马相等人,没几天就把马相等击败,益州整个也安定了下来。平定了叛乱的贾龙,马上安排人去,接堵在路上的新任州牧刘焉。

益州的叛乱虽然意外的被半路杀出来的贾龙,可对与此时在热锅上团团乱转的东汉朝廷又有多大帮助。而作为此时东汉当家人的汉灵帝又会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