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被老石用枪刺抵住了,老石说:“你们谁敢动?动一动,我就要你们大哥的命。”

闫辉说:“别别别,老石啊,玩这一手啊?你玩这一手,你可就出不去了。”

老石喊道:“叫你的兄弟把武器入下。我是一个开个小烟酒店的残疾人,你们怎么对我都行,你们怎么能我的老婆和孩子呢?闫辉,销户人有什么的?我手一发力,你就完了。让他们把武器放下。”

听着老石冷冷的声音,闫辉说道:“都放下。”三四个兄弟把武器放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石闫辉的兄弟站在远处,把老婆孩子叫出来,上了车。老石把闫辉逼到车旁边,说:“你为何这么逼我呢?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想过安稳的日子就那么难吗?你干什么这么逼我呢?”

“老石,你看我把你老婆孩子弄过来,我也没怎么的。你放了我吧!”

“闫辉,下辈子当个好人吧。”说完,噗呲一下,扎进了闫辉的主动脉,当场西瓜汁喷了出来。闫辉没了。

老石上车,一脚油门蹿了出去。老石一边往家开,一边流着泪说:“老婆,别怪我了。原本我也过点好日子。对不住你跟儿子了。这事我也不能跑。要跑就废了,儿子一辈子抬不起头。既然我敢做这样的事,我就敢担下来。老婆,你听我的,遇到好的,你找一个。但是他必须对我儿子好。我给你娘儿俩送回家,我就自首去。”

老石把老婆儿子送到家门口,抱了抱儿子,转头就走了。任凭老婆和儿子在后面哭,老石拨通电话,告诉了小利。老石说:“好兄弟,一辈子。你们走你们的吧,事完了,我去自首了。”小利一听,“不是,哎,老石......”

老石挂了电话,就关机了。小利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加代问:“怎么回事?”

小利又把情况告诉了加代。加代一听,说:“赶紧去市总公司吧。”

老石到了市总公司,说自己把人销户了,是来自首的。阿sir马上出现场。问话室里,对老石进行问话,老石把情况一五一十说了出来。问话的阿sir说:“你真是个男人,是个好人,我佩服你。但是我的身份在这里,我只能说,他天大的错,不应该是你去收拾。”

“我知道,所以我来自首了。我也不想麻烦别人。”

加代过来了,但是市总公司不让进。加代把电话打给了贵哥,连续打了好几遍,贵哥接了电话。加代说:“哥,你总算接电话了。”

“怎么了?”

“哥,代弟现在感动的都掉眼泪了。”

“干什么掉眼泪了?什么事情这么感人?”

加代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加代说道:“哥,他这属于绑架吧?哥,对方还从我这个大哥手里抢了两千多万,现在存折还在那边呢。”

贵哥一听,说:“我去一趟。”

来到市总公司,贵哥问:“这事准备怎么解决?”

阿sir经理刚想说话,贵哥一摆手,说:“我先说说我的观点。”

“那你说。”

贵哥说:“你不用考虑我什么身份?”

“啊啊啊,行行行。”

贵哥说:“我只是阐述一下我的观点。那边属于绑架吧?在那个身上翻出的存折。你可以查这存折是谁的名。两千多万,这算怎么证明呢?”

“是,这有道理。”

“对方要收拾他,把他老婆孩子绑了,他去救老婆孩子。有错吗?”

“没错。”

贵哥问:“如果这事发生在你身上,你去吗?”

“我......我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换成我,我也去。”

“他去了,对方要收拾他。他来这么一下,不算毛病吧?”
经理说:“这有什么毛病呢。没有毛病,现场也看了,就是一下。”
贵哥说:“大哥,我只是阐述一下个人观点。并没有建议或者意见,只是一个阐述个人观点,你也不要在意我的身份。”

“明白。这个事我马上好好研究研究,尽快落实。”

“大哥,谢谢。”

“没事没事,不说那话。”

贵哥说:“没事,我还得打个电话。”

“给谁呀?”

“我打个电话。”电话接通了,贵哥说:“叔啊,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事。”

“你不是自己去一趟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来了。我就是作为朋友,或者是作为一个同情者,过来说了两句。我也不知道能办得怎么样。”

“那你让他先办呗。我这边盯着点,行不行?”

“行行行,那好好好。叔,先这样。”贵了电话。

经理问:“谁呀?老弟?”

贵哥说:“云南阿sir公司的副经理。”

丽江的经理头上的汗都出来了,说:“兄弟,不需要啊。你说话就行了。”

“不是,我仅仅是个人观点。我也得找找人啊。”

“老弟,你请回,我明白怎么办。”

贵哥一摆手,“代弟,我们走。”

贵哥刚下楼,还没走出院子,经理追了过来,“老弟,且慢。”

贵哥一回头,“大哥?”

“研究过了。你们把人带走吧。我们就不送了。”

贵哥一听,“不添麻烦吧?”

“哎呀,麻烦什么呢?一点麻烦没有啊。”

贵哥握着经理的手说:“大哥,你是包青天在世啊。”

老石出来后,贵哥已经走了。加代和小利把老石送回了家。加代说:“石哥,回家跟嫂子和孩子好好团聚。”

石哥一听,“不是,是不是让我回来跟他们见最后一面?”

小丽说:“没事了,你回家吧。”

隔了一天,加代带着二十万去石哥家看望了石哥。加代说:“你烟酒行的事我心里有数。我帮你在广东再琢磨琢磨,让我那边开一家。不行的话,你带着老婆孩子去那边。如果实在喜欢这里,就留下来干。我不跟你多说了,我要走了。”

加代连饭都没吃一口,就走了。

一个星期后,一个电话打过来了,“代弟呀,我是你四哥,你给你贵哥打个电话,这边把我抓来了。说我打架,要收拾我了。昨天晚上从床上把我拉来了。”

“不是,四哥......”

“你找人问问,这边要收拾我。你快点啊。”

加代说:“不是,四哥,我前两天跟贵闹点别扭,我找不着他了。”

小利一听,“你别闹啊,代弟。我帮你打的。”

“你帮石哥了,一个电话都不是我打的。”

“不是,你这么的,老弟,......”

“拉倒,自己办吧。”加代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加代把电话打给了杜成。“成弟,你跟小利四哥关系行吗?”

“绝对行啊。”

加代说:“我给你个电话号,这不是他的电话,他借的手机,你给回个电话,他跟你说点事儿。”

“行啊。”

杜成把电话打了过去,“小利都快哭了。”

杜成一听,“你别哭,我过去一趟。”
杜成把事情摆平了。后来,加代问杜成:“代哥行不?”

“太行了,让我落个人情。小利四哥感谢得不知如何是好。”杜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