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春日的午后,梅德福法院门前的街道上弥漫着轻柔的花香,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地面上,仿佛在这个宁静的小镇,一切都平和而宁静。

SUV的车门敞开,中年男子坐在驾驶座上,紧握方向盘,满腹怒火。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不满,仿佛是一场暴风雨即将在他的心头爆发。

与此同时,法院门口走出一名年轻男子,笑容灿烂,心情愉悦。他毫不在意地向中年男子的SUV挑衅,并不屑地做出胜利的手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年男子无法再忍受这种挑衅,怒不可遏地踩下油门,将年轻男子夹在自己的SUV和一辆黑色本田之间。

年轻男子似乎对事态的严重性毫不在意,反而对中年男子进行了嘲讽和辱骂。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再次猛踩油门,两车发出巨大的碰撞声,年轻男子被夹在车辆之间,瞬间变得狼狈不堪。

中年男子下车检查损坏情况,白色SUV的车头已经严重凹陷,而年轻男子则瘫倒在地,不时抽搐。

愤怒的中年男子心头的怒火并未散去,他回到车内,拿出一把手枪。

犹豫片刻后,他将枪口对准倒地的年轻男子,扣下扳机。

枪声响起,法院内的人群惊呆了。警察、法官、律师纷纷涌出,看到这血腥一幕,无不目瞪口呆。

中年男子站在那里,眼神死死盯着倒地的年轻男子,连续开了数枪。最终,年轻男子再无动静,中年男子才停下了射击。

枪声过后,警察迅速制服了中年男子。他毫无抵抗,主动放下手枪,任由警察带走。

人们围观这一幕,心头充满了疑惑。这两个男子究竟有何深仇大恨,为何要将对方逼至死地呢?在这个宁静的小镇上,一场悲剧的序幕悄然拉开。

在这个宁静小镇上,薛成海是一位备受瞩目的学者,他的名字仿佛与成功和荣耀紧密相连。在他闪亮的背后,隐藏着一段令人窒息的家族秘密。

薛成海离乡背井,远渡重洋,成为清华大学的博士后,并在美国的冷泉港实验室和哈佛大学展翅高飞。同时,他还在祖国拥有多家公司,经济上的成功让他过上了优渥而舒适的生活。

这个风光无限的生活背后,却隐藏着一段难以启齿的往事。那是一段扭曲的亲情,一个深埋心底的秘密。

贫穷山村里飞出的凤凰

1978年,薛成海诞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小时候,他的世界充满了田野和沉甸甸的劳作,但他的眼中却闪烁着对知识的渴望。贫穷并没有让他绝望,相反,他深知只有通过读书,他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薛成海的父亲是一个智慧的农夫,他看到儿子对读书的执着,选择了默默支持。在广袤的田野间,薛成海的思想在书本中悄悄萌芽。父亲明白,这个孩子需要更多的机会,即便是在农活中,也不怨言。

童年的薛成海在辛劳中寻找着知识的宝藏,独自躲在偏僻的角落,用他有限的时间去阅读。这段默契的父子关系,让他逐渐走出了农田,走向了知识的殿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96年的高考,薛成海凭借出色的成绩考入了西北工业大学自动化专业。在大学里,他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沉醉于自由的校园生活,反而更加努力,每一刻都在学习的道路上。

2000年,薛成海顺利毕业,拿到了本科文凭。他并没有就此止步,因为对知识的追求让他决定继续深造。三年后,他以硕士的身份毕业,但他的学术梦想还未实现,于是他选择了继续攻读博士。

2006年,薛成海以博士身份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同时,他的人生中迎来了另一场盛大的仪式——婚礼。事业和爱情双丰收的他,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再次踏上了学术之路。

2008年,薛成海跨足清华大学生物信息学研究部,成为博士后。随后,他与妻子一同踏上了飞往美国的旅程,进入了世界最顶尖的冷泉港实验室和哈佛大学进行研究。

这段留学生涯不仅拓展了他的学术视野,也让他更加深入地投入到癌症研究中。冷泉港实验室成为他挑战学术巅峰的舞台,而他将研究方向锁定在了癌症的两个重要领域。

薛成海的追求不仅局限于理论研究,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癌症的早期诊断和精准治疗提供全新的解决方案。同时,他还将目光投向了人体肠道菌群对于癌症和慢性病的影响,探索有效的抑制和治疗方案。

在实验室里,薛成海的生活几乎成了两点一线。每天,除了回家休息,他都沉浸在研究的海洋中。努力付出的背后,他的学术能力迎来了质的飞跃,逐渐成为该领域的佼佼者。

2014年,薛成海回国创办了广东万康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这一刻,他将工作的重心转移到了国内,开始将学术成果应用于实际。而生活中,他与妻子之间的感情也迎来了两个孩子的陪伴。

飞机的轰鸣声在天空中划过,薛成海再次回到了美国的土地。这一次的回归,他并没有直奔家门,而是在熟悉的城市里托人为远在中国的外甥解决学业问题。

外甥的到来

在这个繁华的城市中,他为外甥的未来找到了一扇通向美好生活的大门。通过自己的关系,外甥王聪成功获得了美国东北大学计算机系的录取通知书。

这个年轻的外甥,初次踏上美国的土地,对于他而言,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陌生的环境、不同的语言,都让这个少年显得有些孤立。

为了确保外甥的顺利过渡,薛成海决定将家中的一间小房子整理出来,给予外甥一个舒适的居住环境。这个小小的房间,成了外甥在异国他乡的暂时寄托。

回到家中,薛成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家里已经陷入宁静的妻子和孩子们,心中泛起涟漪。他知道,这个决定是为了给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但他也深知,这或许是一个将他们推向隔绝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