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焰即时# (撰文 周晓宇)12月4日,知名媒体人何光伟发文喊话广州市政府主要领导敦促执信中学取缔家委会一事引发关注。文中何光伟写道,因一天之内被执信中学南沙学校家委会三次踢出微信群,令其无法理解,故作为一个广州市民必须要公开向广州市主要领导喊话,请其监督执信中学废除该校的家委会。

12月5日上午,针对此事,执信中学南沙学校回应赤焰新闻称,学校已知晓此事,正在开会研究处理,并已将相关情况上报给教育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何光伟发文喊话广州市主要领导

12月4日,知名媒体人何光伟所写的一篇名为《请XXX敦促执信中学取缔家委会》的文章引发网络关注。文中写道,12月2日,作为执信中学南沙学校学生的家长,何光伟和妻子被家委会一名主要领导无故踢出班级微信群聊。

“我不知道执信中学的家委会是谁批准成立的?哪个部门是他们的主管单位?有没有官方出具的相关成立手续?若没有这就是非法组织,必须要取缔。”何光伟在文章中称。

据何光伟介绍,今年开学后,自己便带着读小学二年级的孩子向学校请假一年,前往葡萄牙。此后,家委会一名家长便以“以为孩子不在学校就读了”为由将何光伟及孩子母亲踢出群聊。

何光伟认为,家委会应该是代表家长监督老师和学校的教育教学,为家长和学生遇到不公和为学生提供服务,而不是沦为老师和家长沟通的中间人或工具。

何光伟发文喊话内容

12月5日上午,赤焰新闻就相关事件致电执信中学南沙学校,一工作人员表示学校已知晓此事。“向教育局汇报了,学校也正在开会处理这个事情。”该工作人员称。

2012年,教育部印发《教育部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指出,要把家委会作为建设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的现代学校制度的重要内容。《意见》明确家委会的基本职责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即参与学校管理、参与教育工作、沟通学校与家庭。但是自该制度推行以来,因为家委会的法律地位不明,权限不清,履职不当,而致使其备受争议。

赤焰新闻梳理发现,在全国各地中小学,甚至部分地区的幼儿园,家委会都是“标配”,但关于家委会管理存在的问题也一直引发社会广泛讨论。

今年9月,东莞横沥镇第二小学有家长向媒体反映,家委会策划给老师送教师节礼物,经费却要从班费中划扣,就算有的家长不同意也没办法阻止,感觉是“被迫送礼”。此外浙江温州一家长反映自己质疑孩子班级的班费使用问题后,被老师和家委会联合踢出班级群聊,并遭到羞辱。

同样发生在今年9月,备受争议的还有山西太原一所学校。9月8日,有网友反映,山西太原一学校家委会拟为老师筹备购买教师节礼物。据网友发布的截图信息显示,家委会拟筹备礼物包括5套化妆品、2套男士派克笔、7束花,共约5000余元。随后,“家长群筹备5000元给老师买礼物”冲上热搜,引发热议。

成都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郑自飞曾表示,从社会角度看,家委会是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相互融合的纽带。在家校社协同育人机制中,家委会是家庭教育的主导者,也是学校教育的辅助者。

有部分家委会成员存在假借家委会的名义巴结教师、讨好教师,为孩子谋取特殊待遇等问题,这实质上反映出家委员成员的素质问题,长期以往势必会影响家长和学校对家委会的信赖。

编辑 李影 程序编辑 赵雅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