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那天,有个模样清秀的女人说要租隔壁的空房,她看了房子后很满意,就是2200元一个月的房租她嫌贵,一直和我讲价,又说她刚来这个城市不久,工资也还没发,但她工作稳定,以后绝不会拖欠房租。

我见她态度诚恳,想想人家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在外奋斗确实不容易,就同意2000元一个月租给她,押一付一,房租按月给,她很开心,说我是个好房东。

签合同的时候,我看了她的身份信息,也知道了她叫杨艺,今年33岁,说实话,她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亭亭玉立的,很好看,完全不像已经过了三十了。

当天下午,她就过来把房屋打扫干净,我路过的时候发现她开着门通风,然后在里面搞卫生,桌椅、窗户、地板都是擦得一尘不染的,我很满意,心想这个女孩子是个爱干净的人,应该也能爱护好里面的家电家具。

她很有礼貌,见到我也主动打招呼。

第二天,她就搬进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之后她每天早出晚归,偶尔我晨练的时候会和上班的她遇到,她都会热情地打招呼。

过了几天,我从我的阳台上看到,她的阳台上看到了男人的衣物,我有些不高兴,因为租房的时候她明明说了是她一个人自己住的。

我过去询问,她一脸歉意,说外地的男朋友来看她,只是过来住几天就走,希望我能理解。

她态度诚恳,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再说了,她这么有礼貌又勤快的一个女孩,男朋友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没见过她男朋友,但当天夜里,我睡得正迷糊,突然被隔壁的争吵声给吵醒,争吵中还带着乒乒乓乓的打闹声,似乎那男的动手打人了,而杨艺只是哭啼求饶。

我很气愤,这年头竟然还有家暴的男人!简直难以容忍!我想过去敲隔壁的门,或者报警,但想了想,这是人家的私事,还是不要去掺和了。

一直到后半夜,杨艺的哭声才断断续续地低下来,被影响了半个晚上,我很困,此时也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第二天晨练的时间,我遇到杨艺去上班,她双眼通红,眼袋浮肿,神情憔悴,大夏天的穿着长衣长裤,我想应该是她为了遮掩身上的伤吧,又想到昨晚她和男朋友的打闹,不由得对她一阵怜悯。

多好的一个姑娘,却要忍受男朋友的暴力。

“早啊,你去上班吗?”我和她打招呼。

“嗯,快迟到了。”她边说边捋了捋耳边的秀发,尽显女人味。

我忍不住问她,昨晚怎么回事。

“没什么,是我自己遇人不淑。”她叹了口气,然后匆匆下楼。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涌起莫名的怜惜。

这样平安无事地几天之后,又一个夜晚,隔壁又传来了动静。

这次似乎比前几晚严重,她哭着,求饶、惨叫,但男的依旧狠狠家暴,一直持续了十多分钟。

我听着,心疼不已,也愤怒不已,我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报警,这时,我的房门却响起,有人在敲门。

我赶紧起来打开门,门外,身穿睡衣的她抽泣着,睡一下她单薄的身子更显柔弱无助。

“李大哥,救救我。”她嘶哑着声音,梨花带雨的模样楚楚动人。

我赶紧让她进来,然后打开了屋子的灯,灯亮了之后我才看清楚她的手臂上、脸上多处淤青。

我拿出药品,想帮她涂抹一些伤口,她却说不用。

“他为什么打你?”我问。

“心情不好,就把怨气发在我身上。”她叹了一口气。

我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可能是内心难过需要一个倾诉吧,她把她的故事都讲给了我。

原来,她和她男朋友是大学同学,从大学他们就在一起了,可是大四以后男朋友迷上了网络游戏,没有好好做毕业设计,也没有好好找工作。

毕业之后,她顺利找到工作,男朋友却眼高手低,找的工作要么干了几个月就不干了,要么就和领导怼着,最后被炒鱿鱼。

这么多年,男朋友一直是干什么都干不成,经常是工作几个月,休息几个月,大部分时间都靠她在救济,也因此两个人生活过得拮据,直到现在都还没结婚。

而杨艺她自己,最近考公上岸,来了我们这个城市,所以和男朋友异地分居,因此她才会租到我的房子,男朋友来从外地来看她。

“那他又为什么打你?从哪时候开始打你的?”我问。

她说,因为男朋友不思进取,她只能更加努力,就这样他俩的距离越来越远,最后男朋友竟然将自己的不如意归结为她太优秀,让他压力太大,让他喘不过气,刚开始只是嘴上埋怨,后面就发展为动手动脚。

“为什么不分手呢?这样的渣男,不值得你付出。”我摇摇头。

“毕竟一起走了这么多年,我舍不得!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一直希望他能改回来,可他却变本加厉。”她幽幽地说。

然后她侧目看向我,眼眶之中泛着晶莹,对我问道:“你会打人吗?”

我摇摇头说道:“我不会打人!更不会打女人!打女人的男人不配做男人!”

“嗯!”她轻轻点头,然后往我这边靠了靠。

我看着她漂亮脸颊上的伤痕,忍不住抬手轻轻抚摸她的脸蛋,而她顺着我的抚摸,缓缓闭目,脸颊轻轻贴着我的手掌,感受我的温度。

看着她小鸟依人般的乖巧模样,我控制不住地咽了一口,心跳莫名加速,赶紧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我鼓起勇气,将她揽入怀中,贪婪闻着她身上的味道,感受她冰冷肌肤。

她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躲在我的怀里,这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顺着她的秀发,开始亲着她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