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已经非常清楚,我们已经放下了,否则又有什么办法呢?”83岁的吴承之在面对记者采访时,表现的很平静又很无奈,30年的坎坷追凶,已经让他筋疲力尽,在得知50岁的女儿朱令患上脑瘤的那一刻,他更是波澜不惊,因为他知道,该放下了,在执着下去已经毫无意义,剩下的只能交给天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94年10月,朱令的眼睛突然不适,期间有两次暂时性失明,视力也是经常模糊。

1994年11月24日,朱令的身体出现了类似中毒的症状,最开始是肚子疼,随后吃不下饭,偶尔还伴有呕吐。

1994年12月5日,朱令的胃部开始疼痛,不舒服的症状越来越明显。

1994年12月8日,朱令开始脱发,几天内头发几乎掉光。

1994年12月23日,朱令开始入院接受检查。

1995年1月23日,朱令住院1个月后,并没有查出病因,但身体症状有了缓解,随后出院。

1995年2月27日,返校后的朱令又一次出现双腿剧烈疼痛的症状

1995年3月6日,朱令病情恶化,不仅双腿剧烈疼痛,还出现眩晕,朱令父母随即将朱令又一次送到医院治疗。

1995年3月20日,朱令开始处于昏迷状态,随后伴有呼吸衰竭。

1995年3月24日,朱令开始进行血浆置换疗法,一直到4月18日,一共进行了7次,总剂量高达10000毫升。

朱令在短短的几个月内,遭受了多次重创,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始终没有找到病因,虽然期间经过多次积极治疗,但效果甚微。

朱令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母曾经都是地震局的高级工程师,家境非常好,而且凭借自己的能力,她也是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当时的顶尖学府--清华大学。

按照朱令的发展和家庭背景,她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但就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孩,最后却落得被投毒,残疾终身的下场,确实令人悲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毒前的朱令

朱令的父母其实挺悲壮的,培养了两个优秀的女儿,最后却落得一死一残疾的下场,命运对这对老两口真的不公。

朱令有一个姐姐叫吴今,当年也被誉为“北大才女”,考入北大后,一家人对吴今也是抱有很大希望,希望她能成为一个国家栋梁。

但命运就是这么爱捉弄人,吴今在一次登山过程中,不慎坠崖身亡。

姐姐的意外去世令一家人都很悲痛,看着一夜苍老的父亲,朱令也是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读好书,完成父母的心愿。

就这样,朱令在万般努力下,最终也是如愿的考上了清华大学。

到了大学后,朱令凭借多才多艺,很快的加入了校内的乐队,一时间也是关注度极高。

但没想到,就在她畅想未来,享受大学生活的时候,一场意外发生了,1994年10月开始,朱令的身体发生多次不舒服情况,一度陷入昏迷。

朱令陷入昏迷后,医院一度都没有查出原因,一次偶然的机会,朱令的高中同学贝志城在医院碰到了朱令,看到昔日的同学全身插满了管子,他内心也是非常心痛的。

得知朱令的病因一直没有找到,于是贝志城就和同学蔡全清等人,通过当时还不发达的互联网在网上寻求帮助。

在得到全球各国专家的回复后,他们大致确定了朱令的情况,大概率就是铊盐中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当时协和没有这方面的检测方法,于是在大家的努力下,最终在北京市劳动卫生职业病防治研究所进行了实验。

最后的结果是,朱令一共铊盐中毒两次,第一次剂量并不大,但第二次的剂量远超致死量的40%。

在得知中毒原因后,朱令父母就开始寻求普鲁士蓝来治疗朱令的铊中毒。

虽然找到了病因,找到了解药,但朱令因为铊离子在体内滞留的时间太长,朱令的神经系统遭到严重损害,视觉几乎完全丧失,肌体功能也受到严重损伤,当时医生给出的结论是100%残疾。

这件事情对朱令父母的打击可谓是晴天霹雳,朱令的父亲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内心无比的煎熬,但生活还要继续,真凶还要抓出来。

随后朱令父亲就对这个事情进行报案,这件事情在北京,当时确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两次铊中毒,而且是清华大学,如果没有一个结果,对公众都没办法交代。

本以为这个事情很好调查,毕竟铊属于工业原材料,而且非常稀有,只要查到谁能接触到铊,嫌疑人的范围就会缩小。

1995年5月5日,清华大学保卫部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

但有意思的是,在1995年4月28日至5月7日期间,朱令宿舍竟然发生一起失窃案,其他人的贵重物品并没有丢失,丢失的竟然是朱令的私人用品,大到洗漱的牙具,小到眼镜盒、口红,确实挺离奇。

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当时调查的方向是没有问题的,从接触铊的人开始查起,因为是稀有元素,全北京能接触到的人不过200多人,而能和朱令有接触的人,范围会更小,随后他们也是将朱令最好的“朋友”孙某人锁定成目标。

根据当时的侦查手段,其实嫌疑人范围已经无限小了,但最后孙某人也只不过被讯问了8个小时,随后就被放了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根据坊间传闻,孙某人的背景不简单,这个大家可以自行查阅资料。

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有被捅破,但这层窗户纸却糊了30年没有个结果,在这期间,大家都在努力的寻找证据,努力的帮助朱令,可就是没有一个结果,没有办法锁定犯罪嫌疑人。

这起“悬案”从发生到现在,已经有30多年,朱令的父亲为了帮助女儿讨回公道,也是四处奔波,多处探寻真相,但最后还是无功而返,不是他不想要放下,其实他是被逼无奈才放下的。

朱令案曾经一度被人们遗忘过,但就在2013年上海复旦大学发生投毒案后,曾经为朱令东奔西走讨公道的高中同学贝志城发声了,他呼吁大家多关注“朱令案”,希望能找到真凶。

2007年1月22日、23日,《东方时空》节目播出了专题纪录片《朱令的十二年(上)(下)》。

而且多家媒体也是曾经对这个事情进行了报道,虽然热度一直都在,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结果已经无法改变了,给朱令下毒的凶手或许已经无法绳之以法了。

朱令的父亲今年已经83岁高龄了,在面对记者采访时,他也表现的很坦然,虽然女儿已经成了这般模样,但最起码还陪伴了老两口几十年,即便现在他和老伴走在女儿前面,他们也不担心女儿会没人照顾,这些年一直都有同学和社会上的好心人士对朱令伸出援手,她并没有被遗忘,这或许就是她的“福”吧。

朱令父亲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曾向警察确认过嫌疑人居住地,知道后却无能为力。

起初大家都在说那个嫌疑人已经跑到了美国,并且生活的很好,但其实这个孙某人跑到了澳大利亚,这也是跟公安局确认过的,对于嫌疑人的所有情况,基本都已经了解了,但最终只能是无能为力。

针对网友和朱令父母的质疑,孙某人曾经也通过一档节目试图讲述自己的“委屈”和“无奈”,因为她表示,大家的“误会”已经严重影响了自己的生活,但这期节目后来突然终止了,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朱令今年已经49岁了,老父亲的愿望就是她能过完自己50岁的生日,但现在的朱令已经患上脑瘤,呼吸困难,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对于女儿目前的情况,老父亲也表示,不会做伤害治疗,只希望女儿能安安稳稳的过完余下时间。

这起案件已经过去29年了,不管结果如何,或许已经都不重要,朱令的父母老了,朱令又患了脑瘤,开开心心,舒舒服服的过完余下的时间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至于凶手是谁,相信一定会有天道来严惩。

大家怎么认为这件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