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继尼日尔、加蓬之后,几内亚比绍又发生了政变,这已经是今年下半年以来西非发生的第三次政变了,好在结果是未遂,目前局势已经趋于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几内亚比绍总统恩巴洛突然宣布,该国挫败了一起政变阴谋。上个月最后一天夜晚,国民警卫队指挥官琼戈带着一小队人马从警察局劫走了两名官员,随后与总统卫队发生交火,冲突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才结束,琼戈也被逮捕。

政变发生的时候,恩巴洛刚好在迪拜参加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幸运地躲过一劫。被劫走的两名官员分别是财政部长和国库国务秘书,一听就是跟钱有关的。果不其然,这两人因涉嫌挪用国库公款1000万美元被调查。

按理说,琼戈作为军事指挥官,和财政官员应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竟然会冒如此大的风险去救他们,实在不符合常理。因此,恩巴洛认为,琼戈也是受人指使,幕后真凶另有其人,后续调查将会继续进行。

但恩巴洛政府也不能因此掉以轻心,这次是失败了,下一次没准就成功了呢?要知道,前不久被推翻的加蓬总统阿里·邦戈,也曾在2019年出国期间经历过一次未遂政变,结果四年后还是没能逃过下台的命运。

更何况,几内亚比绍的政局远比加蓬动荡得多。自1974年独立以来,大大小小的政变高达数十次,几乎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最近的一次是去年2月,最终造成11人死亡,可想而知战况有多激烈。

很多人一听到西非国家发生政变,下意识会觉得和法国有关,这次还真不是,几内亚比绍的前宗主国是葡萄牙,早从15世纪中期开始,葡萄牙就向几内亚比绍扩张,后来还击败了英、法等大国,将几内亚比绍正式纳入殖民版图。

虽然和周边邻国不是一个宗主国,几内亚比绍依然没能逃过政变的怪圈。就像大多数西非国家一样,几内亚比绍也深陷贫穷和动荡中无法自拔,2022年人均GDP不到800美元,人均日收入还不到20块人民币,是全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前段时间有个新闻,说是因为拖欠至少1500万美元的电费,几内亚比绍首都比绍的电力供应被土耳其发电公司切断,全市40万人陷入黑暗,医院只能使用发电机做手术。由此可见,几内亚比绍的财政情况有多糟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几内亚比绍的先天条件并没有很差,在遍地宝藏的西非,随便一个国家都能挖出点资源。几内亚比绍的石油、铝矾土、磷酸盐储量都相当丰富,沿海的优势又赋予了他们丰富的渔业资源,农牧业条件相对其他非洲国家也很优秀,如果利用得当,不说能有多富,起码能混个中等收入国家当当。

只可惜,在西非没有这样的如果。几内亚比绍的发展历程可以概括为这样:民选政府上台后,一边疯狂捞钱,一边带着民众大刀阔斧地搞改革,搞得国家是民不聊生,等到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军方就会打着正义的旗号发动政变,夺取政权。

问题是,军方也不是什么拯救万民于水火的大善人,但凡是个人上去就得捞一笔,再加上军人统治固有的封闭性,免不了遭到国际社会施压,最后只能无奈放权,允许进行民选,民选政府上台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循环,国家的政治路线就像莫比乌斯环一样简单,虽然看上去好像有两个面,其实怎么走都只有一条路。

值得一提的是,几内亚比绍独立后,一直和中国保持着友好关系。他们的国歌《这是我们最爱的祖国》,就是由中国音乐家晓河作曲的,这是全世界唯一一首由中国人创作的外国国歌,称得上是两国友好交往的一段佳话。

近年来,几内亚比绍借鉴我国的脱贫经验,积极发展农业,经济状况稍微有所改善。但由于连年动荡导致的社会治安恶化,再加上本身的经济基础薄弱,要想彻底脱贫,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说到底,一个国家想要发展,前提是要保持政局稳定。可要做到这一点,对西非国家来说,真的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