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2020年5月31日,加代因患淋巴癌,最终是抢救无效,从此江湖不再有加代。

加代原名任家忠,1963年出生于北京军旅家庭,外表斯文秀气长相俊美。当时京城圈内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帅不过加代,翘不过白航”。

当时在深圳,以加代为核心,聚拢了一批四九城以及深圳本土有头有脸的人物,然后大家在深圳准备成立京城商会。哥几个都说加代在深圳的基础好,路子广,当个会长都合适。加代自认无论是年龄还是社会经验都比不过资深的江湖前辈,顺嘴说道,“我可不行,实在没合适的话,弄个代理还行。会长前面加个代字,暂时代理一下。”

自此”加代“之名算是叫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

1990年初退伍回来的加代,没有找到什么正式的工作,而是结识了一群北京的玩主,整天免不了打架斗殴,加代的父亲是一位非常正派的人,他就看不惯儿子整日游手好闲。

一天这爷俩又吵了起来,“你放着好好的兵不当还打领导,这回好了,让人提前给撵回来了吧,你撵回来了也行,你倒是给我找个正式的工作,你看你一天天吊儿郎当,游手好闲的。”27岁的加代年轻气盛,听了父亲的话之后就不乐意了,“爸,你这一天天的总是看我不顺眼,你再这样我就不回来了啊,”

老爷子一听就说,“小兔崽子,你爱回不回,最好现在呀,你就给我滚,赶紧滚。”

加代就这样被从家中撵了出来,可他这一出门就听到后边有人“代哥,代哥”加代回头一看原来是从部队退伍回来的徐汉宇,“代哥,你这是干啥去啊?”

加代说,“我也不知道去哪儿?”

“那这样啊,既然不知道去哪儿,我好朋友海明的女朋友回来了,要请我们吃饭呢,你跟着一块儿去呗,”

“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亚青也在,走吧。”就这样,加代跟着汉宇一块儿来到了东顺楼来吃饭。

当时桌上有七男四女,酒桌上一个多小时结束后,他们就来到蝶恋舞厅,不一会就有七八个人过来向加代敬酒,海明的女朋友,人称笑妹,也过来要跟加代喝一杯,可就在敬酒的时候,笑妹一个不小心,手里的酒就扬了出去,不巧的是这杯酒不偏不倚就扬到了隔壁桌东城大哥宝钢的兄弟九阳的脸上。

九阳是东城区的一个玩主,虽说在东城区是一个不出名的玩主吧,但是九阳背后,却有一个叫宝钢的大哥,宝钢那可是东城江湖圈里赫赫有名的江湖大哥级的人物。

“谁啊,这他妈的没长眼呐,这酒都洒到我身上来?”青年男子满脸的煞气,眼神中也尽是凶光,他环视了一眼座上的众人,最后将目光就落在了手中还拿着高脚杯,一脸花容失色的笑妹身上。

笑妹被这一吼吓得语无伦次的说,“哥,对不起啊,我,我不是故意的,”

九阳则满脸猥琐的朝着笑媚走了过来,嘴角还露出一抹邪魅的笑,略带挑逗的冲着笑妹说道,“哎呀,是美女啊,美女破了就算了,不过你得陪我喝一杯。”

此时九阳刚准备拽笑妹,可却听到一声制止他的声音,“差不多行了啊。”

九阳缓慢的扭头循声望去,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位身材消瘦的年轻人,嘴角就轻哼了一下,语气略带轻蔑的说,“你谁呀,告诉你,他妈少管闲事儿,”

加代却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眼神尽是淡定,语气不卑不亢的说,“兄弟,这杯酒我陪你喝,你别吓着姑娘啊,”

有点意思,这九阳一看眼前这小伙面无惧色,说话也是不卑不亢,他的心里就有些疑惑和犹豫,九阳脑袋朝后这么一晃,便冷哼了一声,“兄弟们都给我过来,”

随着话音刚落,很快九阳身边就汇聚了大约有五六个人,加代不想把事情闹大,就用眼角的余光就轻瞄了一眼,大理石茶几上儿放着的一瓶红酒,和一个高脚杯,随即他就倒了一杯红酒放在手上,加代嘴角微微上扬,淡淡的说,“兄弟,你看这样吧,你也别为难一个小姑娘,你端起这杯酒扬我头上也好,撒我衣服上也罢,只要你消气了,咋样都行。”

“行啊,哥们儿,你挺像个爷们,”九阳说吧右手轻轻的向前一扬,高脚杯里的酒,全部都洒到了加代的脸上,而加代眼中闪过一丝怨怒,嘴角颤抖了一下,握紧了双拳,慢慢的又舒展开来了,加代用左手在脸上擦拭了一下,朝着九阳淡淡的一笑,“兄弟,你这面子找回来了吧,消气了没有?”

九阳用力的吐掉了嘴里叼着的那支快要燃尽的烟头,说出了一句让他这辈子,想起来都可能有些后悔的话“想走,我的气儿还没消呢,你们谁都别想走,”

九阳这话一说完,此时的汉宇他再也忍不住了,猛然间就抬起了左腿,一个高鞭腿就朝着九阳的身上招呼过去,这一脚结结实实的就踹在了九阳的左胸上,若不是后边一个兄弟扶住,九阳就摔在地上了。

“我去,兄弟们一块上去揍他,”九阳身边的一个兄弟,朝着汉宇高声的呵斥了一声,此时九阳才回过神来,他喘着粗气,朝着汉宇和加代的方向,声嘶力竭的喊道,“兄弟们干他娘的,一块给我上,”

眨眼间一场混战便开始了,加代好歹是当过几年兵的兵哥哥,身手敏捷,动作也是干脆利落,几乎是一拳就能够放倒一个,亚青和汉宇那也都是擅长干战的街头霸王,一根烟的功夫还不到,九阳和他手下的几个兄弟,全都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

“哎你,你们......”九阳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这脸上嚣张的气焰瞬间被惶恐和惊慌失措所取代,这“你们”下面的话也没说出来,捂着胸口就这么直接跑掉了。

蓝宝石夜总会办公室,东城大哥宝钢看着九阳等六人受伤的脸,在得知是被一个叫加代领头的三个人打了之后,宝钢恨其不争,可自己毕竟是大哥,这兄弟挨打了那是要管的。

宝钢吩咐九阳,“给我听好了,今天晚上你带几个人提前去,看看他们在哪玩把人给我带回来,我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东城谁是王,”

八九十年代,那种黑社会很常见,宝钢就带着人来到了蝶恋舞厅,没有找到加代一行人,随后他就从卫东的嘴里得知海明在这儿有个茶楼,于是就带人堵上了门,问海明和笑妹加代在哪儿,海明和笑妹都说不知道。

宝钢听后十分不满意说,“既然你们不知道,行,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随后便把二人带回了他们的蓝宝石歌厅,打算让加代自投罗网。

就在带他们两个走的路上,碰到了加代的两个兄弟汉宇和亚青,汉宇和亚青看到了海明和笑妹被抓走的场面,却没有注意到宝钢跟在后边,于是就在路边抄起了两个马扎子,就冲着九阳冲了过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抡,直接把九阳就给抡番在地。

这下动静太大了,宝钢听见了,立刻叫上自己的人,连骂带打的就把汉宇和亚青也打倒了,随后又把汉宇和亚青也一块带回了蓝宝石夜总会,把他们四个往这包房里边一扔,在宝钢的一再逼问之下,他们只得说出了加代的呼机。

收到呼机信息的时候,加代正好和自己的好朋友戈登一起吃饭,等加代一回电话,宝钢就说,“加代,我是宝钢,现在你的四个朋友都在我手里,识相的话你赶快来我蓝宝石夜总会,否则下半辈子他们四个都得坐轮椅,”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加代听后惊出了一身冷汗,把这事跟戈登说了一遍,戈登坚持要跟加代一块去,但是加代知道这是龙潭虎穴,撇下戈登就自己走了。

加代一路都在想应对之策,但却也没个头绪,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加代是一路小跑来到了蓝宝石夜总会。

一进包房,加代就看到屋里边儿,宝钢在中间坐着,周围是20多个小伙子拿着小刀片儿,簇拥着宝钢,地上则趴着汉宇和亚青,而笑妹和海明则站在边儿上,已经是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此时加代看着宝钢先开了口,“我来了,这事儿你想怎么解决。”

宝钢回看着加代,“你胆子挺大,一个人来的想怎么?怎么解决,你跪下给我跟九阳道个歉,然后你怎么打的九阳,让九阳怎么再给你打回来就完事了。”

加代听完说道,“我加代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给你下跪不可能。”

宝钢怒道,“好,你不跪也可以,但是我会让我的兄弟给你一顿小刀片儿尝尝,”话音刚落,这20个人就冲到了加代面前,可说时迟那时快,戈登从外边冲了进来。

原来戈登放心不下加代,他一路也是赶了过来,同时戈登还认识宝钢,他急忙对宝刚说,“钢哥,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加代是我朋友,这样我给你拿3千块钱,这事儿能不能就这么了了?”

宝钢则回道,“戈登,你那3千能这么好使吗,我的兄弟难道都被白打了不成,我拿你3千这么放你们走,以后我还怎么做大哥呀。”

话音刚落,加代一听急忙把话就接了过来,“这样你也别麻烦你们兄弟们动手了。”说着话他从旁边的一个小弟的手里拿过一把小片片儿,对着自己的肚子“扑呲”一下,这一举动把在场所有的人都给惊住了。

但是加代一看宝钢没有说话,他又说,“不满意是不是?我再来,”说完话,他把这小片片往外这么一抽,对着自己的肚子又是“扑呲”了一下,宝钢也被这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了,他看得出来加代是个汉子。

缓过神来之后才说道,“嗯,行了加代,你们可以走了。”加代是站都站不住了,戈登从身后把加代抱住了,“加代你不要命啦,”

摆脱了控制的汉宇和亚青也冲到了加代面前,关切的询问着,几个人急忙的把加代送往医院。

加代这下伤得不轻,需要住院治疗,汉宇和亚青还有笑妹都过来照顾加代。

一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加代出院了,在一次和兄弟们喝完庆祝的酒之后,加代就来到了戈登的家中,“戈登能不能给我整把喷子?”

戈登一听“不是加代,你要干什么呀”

“我找宝钢,这仇要是不报的话,今后的四九城我怎么待呀,”

本来这次戈登要跟着加代一起去的,加代他怎么也不同意,一个人带着喷子单刀赴会,来到了宝钢的蓝宝石夜总会。

加代在门口等了没多长时间,宝钢没出来,九阳先出来了,并且还带着两个兄弟,加代心想,今天你也跑不了,先找你算账,等这几个人走进胡同时,夹带在身后大喊一声“九阳”对着他的大腿咕咚就是一下子,九阳的兄弟们听到枪声之后,吓得全跑了。

九阳则在地上疼的哇哇叫,加代一边填着火药,一边看着九阳,随后加代转过身又去找宝钢,加代往回没走多远,宝钢就带人过来了,原来九阳身边哇哇跑的那两个兄弟回去找宝钢了。

加代隔着老远由于天太黑,他也看不清楚哪个是宝钢,宝钢也看不清加代,等这几个人走到跟前儿的时候,加代大喊了一声“宝钢”,宝钢一回头,加代对着宝钢的肩膀咕咚,就是一下子,直接给宝钢也撂倒在地,随后加代就慌忙的逃离了现场。

第二天整个四九城就传开了,宝钢被加代喷了,由此加代在一夜之间就轰动了整个四九城,而宝钢则丢了脸面,最后宝钢没办法他报了警,这一报警,加代在北京就待不下去了,最后大家一致商量决定,让加代跟着笑妹去广州,就这样加代来到了深圳。

在之后的几年里,加代凭借自己的聪明和豪气在深圳打出了一片天地,深圳的东北帮,潮州帮,湖南帮对加代都惧怕三分。

加待为人仁义,做事有情有义。在深圳不仅结识了很多朋友,而且凭借自己在深圳的一些关系,为北京在深圳打拼的这帮兄弟平了无数次事。

曾经号称“深圳打捞队”,生意上借着自己的黑白两道的人脉基础,做得也是风生水起。

二、

深圳与香港是一河之隔,与澳门隔海相望,作为开放交流的桥头堡,自然也是港澳江湖冲击的最前线,由此加代的江湖对手就陆续登场了。

1992年已经是大哥的加代,在深圳深海国际酒店,招待从北京来的好朋友马三,世纪贼王张子强的手下陈志浩也在此吃饭,两人就遇上了,发生了口角,加代就打了陈志浩。

而陈志浩作为世纪悍匪张子强的得意手下,他哪能咽得下这口气,便组织了几个人拿着喷子来报复加代,可没想到,又被加代给收拾了,被抓住了的陈志浩依旧是牛气哄哄的对加代说,“我大哥是张子强,你们敢动我吗?”

加代和手下人一听都打了个激灵,张子强世纪贼王不仅在香港势力庞大,即便是在东南亚那都是如雷贯耳啊,这两个人当时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但加代也不能直接认怂,还是“啪”的一声扇了陈志浩一个大嘴巴子,才放他走了。

陈志浩被扇了一耳光,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走了之后就赶紧给张子强打了电话,张子强听了之后勃然大怒,就安排了叶继欢和几个手下拿着AK,亲自来到了深圳准备会会加代。

只是张子强来到了加代的钟表行之后,没有碰到加代,却撞见了加代的三个兄弟,张子强就把加代的三个兄弟,绑到了深海国际酒店8018房间,张子强没有给加代打电话,而是给他写了一封信。

信的内容大致如下,“加代,我是张子强,我绑了你三个兄弟,我听说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大哥,你敢不敢单枪匹马,来到深海国际酒店8018救你的兄弟,如果不敢,你就等着给你兄弟们收尸吧。”

加代收到信之后,是晴天霹雳啊,思考再三之后,他决定孤身去会会张子强,刚进酒店房间,叶继欢就拿着枪抵在了加代的脑袋上,加代却没有看出害怕的神色来,他说,“强哥,你就这么着急的给我销户吗?”

张子强一看加代是轻松自如,他这心里就来气便哼哼的说,“好一个嚣张的加代啊,信不信下一秒我让你脑袋开花啊?”

加代笑了笑,“我怕,我当然怕了,强哥谁不怕呀,不过我也有准备。”说吧,他从兜里就掏出了两个手雷拍到了桌子上,这一幕让张子强是彻底震惊了,见加代也是个人物,于是,便起了结交之心,把加代的三个兄弟放了,还宴请加代,让陈志浩跟加代道歉,从此加代便和张子强交好。

三、

几年时间里加代因为一些事情求过张子强,张子强也都是特别痛痛快快的给办了,甚至有一次差点把叶继欢给搭进去,但是接下来这件事情差点让两人翻脸。

有一天,加代的一个得力手下,和张子强的手下苏远航在夜总会里发生摩擦,加代这个手下叫黑子,是最早跟着加代一起混的,跟加代有着过命的交情。

黑子下手是真狠,也没有问这苏远航是跟谁混的,直接就把苏远航给捅死了,好家伙,张子强得知此事之后勃然大怒,亲自把黑子绑到香港,加代也很快就知道了此事。

他冷静下来就给张子强打电话,小心翼翼的说,“强哥你是不是抓了一个叫黑子的人那是我兄弟,过命的交情,”

张子强回到“你兄弟是兄弟,我兄弟就不是兄弟了?”加代漠然无语,过了半晌之后,他说道,“这样吧强哥,我现在就去香港,给您登门赔罪,”于是加代就带着左帅二人来到了张子强的别墅,张子强见到加代之后,还是那句话,“你兄弟是兄弟,我兄弟就不是兄弟了吗?你要是说我兄弟不是兄弟,那我立马就放了你的兄弟,你敢说吗?”

加代无言以对,这时加代带来的左帅,突然就跪了下来,“强哥,黑子是我过命的兄弟,我愿一命换一命,拿我的命换黑子的命,”加代也跟着跪了下来,他说,“强哥,你是我亲哥,黑子是我兄弟,这事我不能做到两全其美,这样吧,左帅死了我也不活了,一块打死我俩吧,就当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了。”

“你......”张子强怒呲道,“加代,你好样的,你给我滚,赶紧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第二天,加代就带着一帮兄弟去吊唁苏远航,加代带领着兄弟们披麻戴孝,给死者磕头,张子强见状就扶起加代说,“兄弟,你这啥意思?”

加代说“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好了好了,这事到此就翻篇了从。”此加代和张子强和好如初。

自从加代和张子强和好之后,基本上都是加代求助张子强,可是有一件事张子强,他求到加代了。

四、

张子强他有一个爱好就是赌博,1995年的一天,张子强心血来潮,带着四个兄弟来到一艘游艇上去赌钱,和他对赌的,是一个叫做蔡志雄的富豪,那天也是凑巧了,蔡志雄是把把压着张子强一个点。

蔡志雄他还不认识张子强,赢了钱还得意的笑,可张子强悻悻的结束了牌局,下了游艇之后就让手下想去绑这个蔡志雄,可没想到蔡志雄早有防备,这人没有绑到不说,其中一个兄弟却挨了一枪,双方还开始了枪战。

手下梁辉看有点顶不住了,便给张子强打电话求助,梁辉在给张子强求助的时候,蔡志雄那边也没闲着,他也找来了新的帮手,双方的大部队人马就碰了面,战斗激烈,最后,张子强不敌,拖着受伤的兄弟就撤了,撤到了一个私立医院给受伤的兄弟救治。

在医院蔡志雄又带着人堵上了张子强,眼见孤立无援,张子强没有办法就给加代打了电话,加代在接到张子强的求助电话之后,迅速的就集合了200来个兄弟,带着枪械,风风火火的去救张子强。

就在张自强弹尽粮绝,马上要饮恨深圳的时候,加代终于赶到了,二话不说就开枪打向了蔡志雄一帮人,一下子就把蔡志雄的人给镇住了,加代救下了张子强。

经过此事后加代在深圳地位是越战越稳,逐渐登上了顶峰。

五、

有一天,加代的一位叫郝家齐朋友来找他,一进门就说,“哥,我被人抢了300万,昨天和几个兄弟去澳门圣安赌场玩了一把,运气好赢了300万,然后就回到了酒店,可谁知这圣安赌场的人找上了门,把这300万给抢走了,还把我们几个人给打了一顿,好吧,反正那300万是赢来的,我们可以不要,只是挨的这一顿打,我心里挺憋屈啊。”

加代一听犯愁了,澳门那边我也没有熟人,但郝家齐平时也没有少帮他,又不好拒绝,这时旁边的左帅他也是看出了加代的为难,就说,“哥要不这样,我跟家齐去一趟,正好,我还一次没去过澳门呢。”

加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叮嘱左帅要小心点儿,左帅和郝家齐兄弟八人就来到了澳门,这一去便酿成了左帅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