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文景 《中欧商业评论》特约作者 姚斌

来源 |在苍茫中传灯

( 2023年5月8日,查理·芒格先生于洛杉矶家中 )

仿佛有预兆似的,今天起得特别早。一眼就看到一则惊人的消息。就在2023年11月28日,我们敬爱的查理·芒格先生离世了,距离他的百岁生日1月1日仅剩34天。巨星陨落,内心沉痛!这篇本来为准备庆祝百岁生日的文章,也只能改为深切怀念的文章了。回想起过去二十余年来,从读到彼得·考夫曼的《穷查理宝典》开始,再到彼得·贝弗林的《探索智慧》,继而《芒格之道》,是查理·芒格先生的智慧之光照亮了我们一路前进的方向。我们今天之所以能够进行格栅多元思维、进入复杂性科学的世界,进行成功的投资,皆有赖于查理·芒格先生。

当年,我们就是在查理·芒格先生的推荐书单中发现两本复杂性科学书籍的。一本是约翰·葛瑞宾的《深奥的简洁》,一本是基诺·沙格瑞的《温度,决定一切》。《深奥的简洁》涵盖了蝴蝶效应、盖娅理论,以及各种关于混沌与复杂的概念。而《温度,决定一切》则描绘了人类、地球和宇宙的生命等宏观命题。这两本书都属于复杂性科学的论著。我们在这两本书中初步认识到复杂性科学的基本思想。

彼得·贝弗林的《探索智慧》中展示了查理·芒格先生对于复杂性科学的深刻理解:在一定的尺寸下,一个系统达到临界质量或极限后,系统行为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可能会朝更好或更坏的方向发展,也可能停止工作或性质发生改变。微小的作用久而久之会积累成为临界状态——不稳定性也在增加。小事件可以引发剧烈的变动,比如地震。在到达临界值前,小变化可能对系统没有影响。但进一步的变化会让系统达到临界值后,使其向更好或更糟的方向发展。当系统的属性突然从一种状态跳到另一种状态,在预示着系统可能发生了质变。这就是所谓的“转折点、临界值和极限”。

这就意味着一家企业在达到某个临界点后,将会在经验、采购、营销、制造、管理、调研、物流、配送各方面享受规模优势。大规模产量能够分摊支出,降低平均成本。这些优势能够进一步推动企业的专业化,在某个领域做精做强。规模很重要,一些企业的本质是通过阶梯式前进逐步爬到垄断的顶层,最终产生阶梯式的“赢家通吃”。

彼得·贝弗林向我们展示查理·芒格先生对第二个复杂性科学的概念——“规模和频率”,即85%的部门利润来自25%的产品。意大利经济学家维弗雷多·帕累托最早注意到,80%的豌豆是从20%的豆荚里出来;意大利20%的人口拥有80%的财产。可见,一小部分事物常常能够产生绝大部分的效果。比如,一个问题的解决取决于内部仅有的几个缺陷或者几个主要责任人;几个罪犯就可以犯下滔天罪行;约5%的电影能够赢得整个电影产业总利润的80%-90%。这个规律后来被称为“帕累托分布”或“20/80定律”。

这就意味着,对于几个产品或几个客户就能产生大多数利润,或者几个销售员就可以贡献总销量的大部分份额,在许多企业活动中,有限的几件事就可能产生巨大的价值。大多数系统的表现将受困于其最薄弱环节。一个变量就可限制整个系统能否达到目标或最佳表现,产量的提高可能受一台机器的产能限制。如果生产线上一台机器能生产100个货量,而另一台为90个,那么产出将受限于第二台机器。

由此引出赢家通吃、规模优势、幂律分布、马太效应、收益递增和创造性破坏的概念让我们无限痴迷,引人入胜。这些概念蕴含着无限的创造性,传统理论从来未能正视过它们,而如今已经成为我们思考的最重要的工具,指引我们思考新经济、新产业、新技术和新公司。

就“赢家通吃”这一个概念而言,它把表现上的微小差异转化为经济报酬上的庞大差异,于是赢家和输家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信息革命又助长了赢家通吃市场的强度,赢家通吃因此也变得越来越重要。“通吃”的逻辑使得竞争者高度重视第一回合——即“抢滩”的胜利。经过竞争后,硕果仅存的几乎毫无例外。第一回合的赢家在竞赛的后几回合当中可能享有累积优势。

复杂经济学创始人布莱恩·阿瑟注意到,如果一个新行业出现了相互竞争的科技,每一种科技被使用得愈普遍,这种科技就会进步得愈快速。因此,在早期就有较多人使用的科技容易吸引不成比例的研发资源,而这又吸引了更多的消费者去使用它。这个过程被布莱恩·阿瑟称为“知识的连锁效果”。20世纪五六十年代时期的核反应器的竞技,以及美国19世纪末期汽车的蒸汽与汽油之争,就是最好的案例。

赢家通吃直接导致了马太效应。马太效应来自《马太福音》中的诗歌:凡是有的都要加给他,没有的连他所有的都要夺去。这个具有正面反馈效果的过程,就是成功孕育成功的现象,网络经济和知识的连锁效应只是其中的两种。网络效应是引发赢家通吃市场的原因之一,而信息革命则加强了网络效应。今天,赢家通吃的市场不但已经扩张了,而且也被强化了。这样的解释是传统经济学根本无法想象的,这也是最引人入胜的地方。这就让我们高度关注由规模经济引发的赢家通吃,造成收益递增,进而达成马太效应,成就了处于幂律分布顶端的公司。

实际上,查理·芒格先生早就思考规模优势在商业的成败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的问题。规模优势理论的本质是,生产的商品越多,就能更好地生产这种商品。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它与商业的成败有着很大的关系。

查理·芒格先生发现了至少4种规模优势的模式。①有些规模优势可以通过简单的几何学得以说明,比如,当扩建油罐时,能用更少的钢铁得到更多的容积。如此,简单的几何学就能创造出一种规模优势。②有些规模优势还可能是一种信息优势,比如,绿箭口香糖只是因为拥有很高的知名度就获得了规模优势。③有些规模优势来自心理学。由于“社会认同”,造就可口可乐。可口可乐的优势之一就是它的产品几乎覆盖了全世界各个角落。④最后一种规模优势经过长期的竞争之后,有一家企业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最明显的例子是日报。如果拥有了大量广告和发行量,就没有人想要看那份信息量更少的报纸了。于是,就会慢慢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这是一种独特的规模优势现象。

查理·芒格先生最赞赏的一种规模优势是连锁店。他认为连锁店的概念是一个迷人的发明。山姆·沃尔顿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创新。他只是照搬其他人做过的所有聪明事,但他更为狂热地去做这些事,更有效地管理下属员工。于是,他就把其他的竞争对手都打败了。由于沃尔玛的系统效率更高,它首先摧毁小城镇中的零售商,并且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做。等到规模变大之后,它就开始摧毁那些大企业。查理·芒格先生认为这是一种非常精明的策略。沃尔玛这个有趣的模式,让我们看到了当规模和狂热结合起来能够产生多大的威力。

查理·芒格先生极其关注“竞争性毁灭”的问题。汽车替代马车,马鞭的生意就结束了。当新的行业出现时,先行者会获得巨大的优势。这就是所谓的“冲浪″的模型:当冲浪者顺利冲上浪尖并停留在那里,他能够冲很长一段时间;但如果他没冲上去,就会被海浪吞没。如果能够站稳在海浪的前沿,他就能够冲很久,无论是微软、英特尔或者其他公司,包括早期的国民收款机公司,都是如此。

“竞争性毁灭”源自约瑟夫·熊彼特的“创造性破坏”。“创造性破坏”描述了创新性的产品和方法是如何不断取代旧产品和技术方法的。熊彼得给出例证是,工厂的出现让铁匠铺销声匿迹;汽车取代了马匹和轻便马车等等。而“先行者获得巨大的优势”又与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相似。马歇尔说,如果公司的生产成本会随着市场份额的增加而下降,那么一家因运气好而在早期赢得大块市场份额的公司将能够战胜竞争对手,任何一家首先取得良好开端的公司将会垄断市场。如此,就将直接导致收益递增效应的产生。

查理·芒格先生告诉我们,如果是这样,这正是投资者寻找的良机。在漫长的人生中,只要培养自己的智慧,抓住一两次这样的好机会,就能够赚许多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查理·芒格先生在大多数时候,什么都不做。出手的时候很少。即使是出手的时候,也是如履薄冰,对可能承担的风险感到不安。对他而言,始终把眼前所有的投资机会进行比较,力求找到当下最合理的投资逻辑,就才是重中之重。找到了最合理的投资逻辑之后,无论周期波动如何剧烈,是顺境还是逆境,他都泰然自若,这就是他的投资之道。

为此,需要集中精力了解眼前的新情况,应对眼前的新挑战。但不会去预测明年的道琼斯指数是涨还是跌,利率多少。投资就是这样,有时候需要播种,有时候需要收获,有时候需要熬过寒冬保住命。正因为努力做好眼前的事,很少做长期预测,所以查理·芒格先生的长期预测才更正确。

查理·芒格先生着重于长期的准备,尽可能地保守,防范大灾难的冲击,为可能出现最恶劣的环境做准备。因此,他会和巴菲特手握大量资产,随时自由配置,就像手握棒球棒,等待好球扔过来,愿意等多久都可以。即便不挥棒击打,也没人罚出局。所以,过去的耐心等待都是值得的。钱多机会少,总比钱少机会多强。

查理·芒格先生教导我们,要精力集中在最看好的一到两个主意上。市场永远都是动荡的,但在动荡背后往往孕育着最好的机会。投资的关键在于,趁别人动弹不得时下手,比如1974年的股市,2002年垃圾债券时期。投资最重要的是要遵循逻辑,不能感情用事。把精力放在重要的、可把控的事上,不要浪费时间去考虑公众的意见。有一个基本原则是,远离热点话题。

在查理·芒格先生的眼中,只有一些公司天生丽质,具有稳固的竞争优势,能实现很高的收益率,才是所谓的投资机会。按照他的方式投资,必须准确判断一家公司的前景。不但要能看出来一家公司现在的生意是好生意,而且要能看出来在将来的很长时间里仍然是好生意。

在这种情景下,分散投资毫无意义。“分散风险是对无知的保护,承认你并不了解自己持有的公司。”人的一生能有3桩不错的买卖主意足矣,总比得做上100桩平平淡淡的生意要好得多。谁说投资者必须打败所有人,查理·芒格先生认为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最重要的是,要真正了解自己该规避些什么,然后离那些事远点。他建议我们这样去做,生活才会更加美好。

查理·芒格先生奉行的是集中投资的策略。这是他进行逻辑思考的结果。集中投资意味着投资的公司可能只有10家,而不是100家或400家。当好的投资项目出现时,必须能够辨认出来,因为好项目并不会经常出现,机会只眷顾有准备的人。因为好项目很难得,所以要把钱集中投资在少数几个项目上。“这在我看来是很好的主意”。投资的规矩是等待好球的出现。在查理·芒格先生自己账户里只有三个股票。他曾说,在他的三个股票里面有一个失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三个股票同时失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投资成功的秘诀在哪里?查理·芒格先生认为,要是盯着40多家公司,没有谁会有优势。人的一生只要盯紧8~10家公司,甚至盯紧那么一家公司,就能得到预想的回报。千万不能让市场左右你的思想,“风向标是没法带你发家致富的”。

查理·芒格先生就是这样睿智和理性,他把他的投资哲学和经验向我们无私地倾囊相授,而我们即便三天三夜也无法说完。而今,先生已故,永远离去,我们再也不能聆听到他的智慧之言了。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论。“征服世界的唯一办法,向内求取,提升自己。”在此谨向伟大的查理·芒格先生致敬!深切怀念伟大的查理·芒格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