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湘西,有着神奇的历史,民国时期,湘西匪患严重,大小土匪共达10万多之众,直到解放后,匪患才逐渐平息。而在湘西泸溪县,有一个叫杨云飞的大土匪头子,他打家劫舍,烧杀抢夺,无恶不作,直到建国后才被剿灭,是湘西负有盛名的巨匪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湘西匪首形象剧照

1950年,解放军416团开始进剿湘西泸溪县匪首杨云飞。杨云飞,他是湘西泸溪县潭溪人,从小性格凶狠,十几岁开始混入绿林,到处设卡关羊,打家劫舍,为当地一霸。21岁的时候杨云飞参军去了,曾在国民党正规部队里面当班长,后来退伍回到了泸溪,先后担任过自卫大队分队长和潭溪乡乡长等职,他既是官也是匪,一方面担任国民党政府官员,另外一方面又与土匪相勾结,干着打家劫舍的勾当。

1949年,国民党暂九师副师长徐汉章找上了杨云飞,委任他为暂九师第三团团长兼第三营营长。杨云飞虽然官职不大,但是名气不小,而且很有个性,一般人都不给面子的,他为匪十多年,先后杀死无辜老百姓30多人,放火烧过周家寨、岩头山、杨斌庄、一都羊等20几处村寨,烧毁民房300多栋,抢劫耕牛近200头,抢夺粮食、衣被等财物无数。泸溪当地流传着一首民谣:“能摸老虎须,莫近杨云飞;见了杨云飞,不死脱层皮。”

1949年9月,解放军挺进湘西,9月21日,泸溪县城解放。杨云飞率领匪众盘踞大陂流一带,与解放军作对,他以大陂流为据点,率领匪众300多人枪流窜在泸溪、乾城(今吉首市)边境以及公路沿线一带,多次抢劫解放军辎重车辆和军用物资,并打死打伤解放军多人。1950年1月10日,杨云飞邀约熊高宙、粱光湘、杨齐伍、李祥云、李子斌等匪首纠集1000多匪众埋伏在泸溪县与乾城县交界处麻扎渔粱地段月亮滩,拦截乾城县(今吉首市)人民政府组织大商户从常德采购的食盐、红鱼、布匹等春节物资共48艘船,并袭击负责武装押运的解放军47军139师416团军直山炮营三连三排30名解放军战士,双方发生激战。解放军以30对杨云飞等上千匪众,最终寡不敌众,双方激战3个小时后,杨云飞等纠集匪众打死了24名解放军战士,并将春季物资抢劫一空,反动气焰极为嚣张。

泸溪风光

为了剿灭杨云飞股匪,1950年3月,解放军416团派机炮连向大陂流进发,当解放军部队刚刚出发,杨云飞就得到了消息,他立即率领匪众离开大陂流,潜往小龙溪。解放军进驻大陂流之后,就发动群众找人带路追剿杨云飞,当天晚上,解放军在当地老百姓的带领下,连夜追往小龙溪。第二天大清早,解放军刚刚冲进小龙溪,就与杨云飞匪部接火了,双方发生了激战,杨云飞见解放军火力很猛,就带领匪众逃进了村后的深山密林,顿时便失去了踪影,解放军只抓到了十几个土匪,缴获了几桶红鱼和盐巴。之后解放军又分头到村寨周围搜捕,,结果又抓到了十几个土匪,但是还是没有杨云飞的下落,解放军剿匪部队当时也不敢贸然进入深山密林去搜寻,只好押着这20多个土匪返回到大陂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坡流风光

由于找不到杨云飞的踪迹,解放军416团最后决定派人与杨云飞联络进行谈判,争取他投诚。解放军谈判代表确定为解放军416团副政委栗汇川,谈判地点选择在距离大陂流15里远的交通要隘松柏潭。1950年4月,杨云飞按期赶到了谈判地点松柏潭,但是在谈判桌上,杨云飞毫无诚意,并且对解放军代表416团副政委栗汇川态度非常傲慢,结果双方不欢而散。

1950年4月,解放军416团从乾城县(今吉首市)马颈坳调了一个营和团警卫连、机炮连一起围剿杨云飞匪众。杨云飞将他的匪兵布置在泸乾(泸溪县、吉首市)边境的几个山头上,利用茂密的森林及险峻的高山与解放军周旋,双方你一枪我一枪打起了拉锯战,僵持了一整天。第二天,杨云飞将匪众撤退到桌子坪里的几座山上,解放军见杨云飞率领匪众撤退,随即进行追击,抓获了100多名土匪,并且迅速抢占了桌子坪周围的几座山头,双方开始对射起来,而且子弹越来越密,双方一直相持到晚上。

泸溪风光

这个时候解放军向杨云飞所在的山头上空发射了一颗照明弹,使得杨云飞匪众觉得自己都暴露了,四下奔逃,解放军见土匪东奔西逃,便吹响了冲锋号,向杨云飞匪众发起了冲锋追击,整整追击了一个晚上,彻底打垮了杨云飞匪众,解放军又抓获了100多名匪徒,剩下的散匪都分散潜匿了,杨云飞本人也逃得无影无踪了。

此后解放军一面分散驻剿,一面发动群众一起来规劝、搜索、追捕杨云飞残部。不久之后,杨云飞手下的匪兵一个个都先后归案,但是杨云飞本人还是不见踪影。一直到1950年6月下旬的一天,一位来自乾城(今吉首市)峒河的船老板来到泸溪县公安局报告,说他在常德德山的船帮中见过杨云飞,他可以带人去捉他。解放军剿匪飞行小组立即乘坐汽车赶往常德,果然在德山的河船上发现了杨云飞,飞行小组几个人立即扑上去,把杨云飞抱住了,就这样杨云飞被活捉了。

1950年冬,泸溪县人民政府召开杨云飞公审大会,杨云飞被公审枪决。至此,杨云飞股匪被彻底剿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