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嫂子,我哥找到工作没?”逛超市时,偶遇老公赵禹的同事小刘。

我才知道公司裁员,今年刚过40岁的赵禹,在被裁名单的第一个。

“找到了……找到了……”我只好吞吞吐吐地撒着谎。

因为老公已经半个月没回过家了,他骗我说“去外地出个差”!现在他人在哪儿,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回到家,我直接打过去视频通话,响了好长时间都没人接。

走之前,赵禹就交待过我,只能晚上找他,白天他要和甲方谈项目,肯定没时间。这谎撒的真是不留痕迹!

“叮叮叮……”是赵禹的头像,他给我回了视频通话。接通后,我刚要喊“老公”,没想到出现的是婆婆那张脸。

“小禹和你爸在忙呢!有啥事?欣欣,一会儿我转告他。”婆婆是个爽快人。

“妈,没事,就是问问赵禹什么时候回家,牛牛想爸爸了。”我临时找了儿子当借口。

“哦,那等忙完这两天,我就让他回。”废品站一大堆活等着干,婆婆顾不上跟我多寒暄,就匆忙地挂掉了。

我在家里是坐卧不安。因为老公曾经多次说过,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混,实在太难了。等哪一天他没工作了,就回老家跟着他爸收废品去。

莫非老公这次打定主意了,如果他留在老家发展,我和儿子怎么办?

2

晚上,赵禹跟我留言:“对不起老婆,之前我骗了你,我被裁员了。我试着面试了好多家新公司,人家的意思要么嫌我年纪太大,要么给的工资太低。”

也是,赵禹在之前的公司好歹做过几个大项目,开的是60多万的年薪,换到别的小单位,估计请不起他这尊大佛。

如果换到同规模的大厂,他这年龄又没有优势。

成年人的世界选择的余地太小,更多的是妥协。

一波波20几岁的年轻人冲入职场,占领了原本35岁以上职场人的工作。

逼得他们被裁员,要么委身低工资,要么委身小公司,甚至有的被逼成外卖员、代驾员、专车司机等等,跟那些没啥文化的抢饭碗。

工作变了,工资也相应地跟着浮动,但房贷、车贷、子女教育、父母养老几座大山还在,所以他们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老婆,我卷不动了,我想回老家跟着咱爸躺平,我真的累了。”说这话时,我听出了赵禹在哽咽着,也许他心里也有所不甘吧!

知妻莫若夫,我知道他现在,还没有面对我的勇气。

于是,我也在微信上留言:“这样吧!我们给彼此两个月的时间,想清楚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

书房里,儿子还在努力学习着。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10:30,牛牛还没有睡的意思。

“儿子,很晚了,洗洗睡吧!”我催促着。

“马上来,妈妈。还有2页我就写完了。”牛牛并没有停笔的意思。

现在的孩子真卷,尤其在大城市,学校里的作业倒不是很多,但家长、孩子都很忙。

课外,法语、西班牙语、日语、俄语都成了孩子的常规学习任务,还有美术、古筝、跆拳道,甚至马术这样的兴趣班也是到处可见。

一个字“累”。

11点,儿子终于上床睡觉,我也跟着躺在了床上。

相邻另一栋楼的很多家还未入睡,明亮的灯光隔着窗帘照到我的脸上,我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也不知多了多久,我才迷迷糊糊睡着。

我是全职妈妈,牛牛今年六年级,马上小升初,我的任务是全力保障孩子的学习。

早上六点,我就起床了,牛牛爱吃牛肉饼,我把提前买好的牛肉调拌成馅,又用开水烫了点面,这样做出的饼皮较软。

接着熬粥,紧紧张张一小时,在牛牛七点起床前,我算完成了早餐的任务。

牛牛上学后,我在家把历年各个类型的小升初试题给孩子分好类,晚上再让他有针对性的学习。

说实话,就算我是个全职妈妈,我也觉得累,不光是身体,更多的心神。

4

“妈妈,告诉你,我们班发生了一件大事!”牛牛一下学就跑到我身边,急切地跟我分享学校里的事。

“我们班长今天上课,用小刀一直划自己的手,流了好多血,把他同桌和老师吓了一大跳。”

刚开始我只当小孩子见识少,当个笑话听,后来一想,不对!

果然,晚上,班长妈妈的朋友圈更新一条消息:逼迫孩子的后果,是将他送入深渊!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老公非要回老家躺平的想法。在北京的这些年,他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就跟那个孩子一样。他也累,但他无处诉说。

“牛牛,周末咱们回老家看爷爷奶奶吧!”我跟儿子说。

“好啊,我最喜欢回去了。”难得见儿子这么高兴。

其实,赵禹的老家不是农村那种,而是一个四线小城市,那里相对来说,也不是很落后。

转眼到了周五,我们坐上了高铁,回到了老公从小长大的城市。

出火车站的那一刻,我就感觉轻松了许多。或许是夜里,或许是高铁站离市中心较远,路上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

我们回到小区刚好11点,与北京的灯火通明比,瞬间感觉凄凉了些。

这边人睡得相对早些。

5

第二天,我睡到自然醒,儿子跟着公公婆婆还有赵禹去了废品站。我找了一家早餐店,简单吃了点饭,便去找他们了。

赵禹在一张躺椅上悠闲地拿本书看着,公公婆婆带着儿子去了小河边。

“这么闲?”我调侃道。

“他们都是上午收,下午才送来,所以上午相对清闲些。”在废品行业,公公这废品站直接对接回收工厂,所以都是一些小商贩收好后,卖给公公。

公公算是二道贩子,但利润却不低。据老公说,收入也不比他的少。

我有点不敢相信,赵禹又说:“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门道,只是咱们不知道罢了。”

不过想想也有可能,公公收废品也有小30年了,市内其他几家大的废品站也都是公公的亲戚开的,听说公公在里面都有参股。

“妈,看看我钓的鱼。”儿子高兴地跟着公婆回来。

我眼睛突然湿润了,我第一次看到儿子眼里有了少年的光。

两天的时间很短,临走时,儿子一直问我:“我们一家能不能在这个城市生活?”

说实话,我也意识到了,在这里生活很舒适,心里没有那么压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

公婆在这里的房子是200多平的,而我们在北京只能蜗居在40多平的小房子里。

还有老公,那个当初我爱上的书生少年,终于有时间读书了。

人生啊,怎么过也是过!

回北京的两个月后,我刚好在超市碰到儿子班长的妈妈。她笑着跟我打招呼,并告诉我,他们准备回老家了,那个有山有水,虽然落后但又惬意的农村。

因为她家孩子在那里,病情逐渐地在变好。人生所图,到最后不就是孩子健健康康吗?再大的成就,没有好身体都是一场空。

我又顿悟了。

“老公,等孩子上初中,我们也转回老家去!”我给老公发过去信息。

不是因为我们不想卷,而是卷起来太累了。

就算网上说的,“你12点睡,还有3点睡的;你3点睡,还有熬通宵的。”

当然,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好,比如:教育、医疗、交通等。

小城市有小城市的快活,比如大房子,家门口的小河还有不太拥堵的交通。

人生是一道选择题,至于要选A.B.C.D中的哪一个,其实没有标准答案。关键是适合的,就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