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姚子玲,年纪不惑之年,职业是澳门一名普通荷官大妈。

我是土生土长澳门人,荷官是澳门本地人的专属职业,高峰的时候,平均每40个澳门人,就有一个从事荷官职业。

目前在澳门的荷官数量大约在2.3万左右,基本每年都在减少。

并不是因为机器替代了我们,而是因为我们的平均月薪仅仅两万葡币,如果换算成人民币,个别月份不足两万。

澳门是一个人均GDP位于全世界前列的城市,一份叉烧粉都大几十块,月薪两万,荷官这个职业真的不怎么吸引。

在这里我有必要纠正一下:

很多人陷入了一种误区,「荷官」是一种职业,「性感荷官在线发牌」又是另一种职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高达8成荷官会听普通话

这是我做荷官的第6个年头,2019年成为了我月薪的最高峰,此后一路下降。

如果随着澳门旅游业复苏,我们的工资或许会有小幅度回暖。

我的学历不高,只有高中,所以后来也只能从事荷官这个职业,来养家糊口。

荷官的招聘要求不高,正常的澳门本地人都可以去面试。

澳门大概有8成的荷官会说普通话,会听普通话,这已经是很高的比例了。

听懂各地的普通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些年我遇到过的四川人,湖南人,福建人,山西人,内蒙人,广西人,北京人,上海人,河南人,安徽人,他们都觉得自己说的是普通话。

只不过带有地方口音,在如此嘈杂的澳门娱乐场,就像菜市场一样,如果想听清他们说什么,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跟客人说,能不能再慢慢说一次?我不是听得很清楚。

你猜客人会不会觉得我们荷官不专业?连普通话都听不懂。

相互地,我们一些上了年纪的荷官讲普通话,对于不是粤语地区的内地客人来说,其实也是一种滑稽。

懂说英语的澳门荷官大概也只有不到7成,大部分只是懂一些普通的英语交流,所以我们更依赖用通用手势去跟外国人交流。

澳门荷官,只要年满21周岁的澳门人,没有不良记录,都可以来应聘,因为年满21周岁才能进入娱乐场,不管是从业人员还是游客。

但是一个澳门本地人,年轻,学历高,普通话非常流利,英语也非常流利,你觉得他会选择一份需要一天待8小时给客人发牌,还要熬夜,月休4天,月薪仅两万葡币的工作吗?

全世界的娱乐场情况都差不多,年轻漂亮的荷官真的很少,不怎么正规的缅北小娱乐场除外。

02

大家眼里的荷官「高收入」

荷官(Dealer),也叫庄荷。

我们是从业者,发牌员,同时也是见证者,这几年荷官这个职业的流失率和空缺率也在小幅度上升。

如果会趋于平稳,那么应该是荷官的薪酬上调了。

要知道巅峰时期,即使在娱乐场中场外的一张牌桌,一天的筹码流水就达上千万。

荷官平均月薪2万葡币,女荷官普遍要比男荷官的薪酬高一些。

有人说不可能,不是还有客人的小费吗?

有些客人确实会给小费,但是小费不是属于个人,更像是集体荣誉,会集中放在一个水箱里。

客人在我的牌桌上红了米,一开心给了1000小费,这1000小费,也有隔壁无人问津的牌桌上那位打哈欠60岁大爷荷官的一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费的分配机制很公平,职位越高,能分的比例就越高,更像是二八定律,小部分高职位的同事分走了8成的小费,剩下的两成小费由广大基础荷官平分。

所以想获得更多的消费比例,努力工作,争取晋升为经理,主任。

荷官的薪酬在娱乐场里处于中下的层次,比我们工资高的,有公关经理,有叠码仔,和我们差不多的,有迎宾,有保安,比我们低一些的,有侍应,有保洁。

当然年轻漂亮,经验丰富的女荷官,薪酬确实会高一些,主要当值在高额投注区,贵宾厅的包厢。

不管好看还是普通,我们都不喜欢被客人拍照,当然在娱乐场牌桌上也是禁止拍照的。

如果真的拍了,也不需要担心,很快就会有一位人高马大的保安走过来,让你把照片删除。

荷官都是娱乐场的工作人员,没有固定的说要区分中场荷官和贵宾厅荷官,统一要受到娱乐场方的调配,轮流当值。

可能今天我在贵宾厅上班,明天就可能出现在高额投注区,后天又回到了中场大厅。

中场有接近100张牌桌,我几乎每张牌桌都待过。

轮值的不仅仅是工作的区域,还有工作的时间段,白班夜班都要上,一周轮一次。

荷官只是发牌员,至于是否年轻,是男是女,对于那些豪客来说,不重要,他们觉得你旺他,他就喜欢你,觉得你克他,就会要求换荷官。

荷官的薪酬和工作很稳定,一般娱乐场不会主动辞退荷官,除非犯了非常严重的错误,所以也有一些年轻就开始做荷官,一直做到退休。

如果大家认识有年入百万的荷官,那么说明她可能在底下给客人「洗码」,除了「洗码」,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方式。

03

澳门荷官不性感,只有辛酸

荷官这份工作,其实也有难以启齿的辛酸。

入职前,有一个月的培训期,培训考核通过,方可上岗,要经过这一个月的枯燥培训,学习发牌,并提升速率,还要学习规则赔率,把这些东西牢牢记在脑子里。

做荷官久了,双手一般都比较纤长,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手好看,发牌的时候客人才觉得赏心悦目。

公司要求我们有机器人的大脑,心算快又准,也要求有人类的情感,会微笑会说好话。

这是公司对我们的要求,也是客人对我们的要求。

牌桌没有客人的时候,我们要保持姿势,不怎么动,就像机器人一样,如果有客人经过,我们要微笑,并张开双手,做出欢迎的手势,示意他们过来玩。

如果客人只是经过,并没有坐下,我们又会恢复到之前的表情。

所以年纪大的荷官,有时候长时间没有客人,可能还会打瞌睡。

同时我们也要承担客人的各种情绪。

如果客人下注押对了,我们在派现金码的时候,派少了,也不是每个客人都很好说话。

所以我们也是客人情绪的发泄出口。

一些客人在下注前,对我们说:

「待会记得给我发好牌!」

我们也只能说:

「老世,这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啦!」

一些素质有待提高的客人真的输了米,甚至会对我们进行全家「问候」,虽然听起来不爽,我们还是要微笑面对,化解他的怒气。

严重点,一些怒气值爆棚的客人还把扑克牌撕了,往我们身上,脸上一扔,处理结果并不是客人被公正的保安拉走,而是我们被主任拉到一旁:

「看开点,客人不是故意的,要体谅客人,他们输了钱,让他们发泄一下……」

一天不是坐就是站8小时,面对娱乐场里强光的照射,面对客人的不理解,还有主任的不恰当「安慰」,其实只会让我们从业者更心酸。

如果程度更严重,公司也不想报警处理,理由是影响公司形象,流程繁琐,最后事件会淡化处理,得到客人的口头道歉,公司方面给一份补偿。

荷官也是人,我们也想得到互相尊重,也有尊严。

从业时间久了,从一开始客人生气到拍桌子被吓到,到后来不管客人怎么拍牌桌,还是一把推出上百万,我们也都是麻木了,内心也不会有一丝涟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