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鱼论原创观点,谢绝抄袭

11月底以来,发生在西藏阿里。一场本可以感天动地的救援,因为被救男女主角小陶和小余的对话,让”权”这个字显得那么扎眼。

作为一个纯有热血沸腾定期献血的人,最近这些天有些膈应。一想到自己忍着对扎针的不适,对血袋的恐惧,一次次主动去献血,就有点寒心。热血应该是沸腾的,是公平给予的,不是选择,不是给“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献血后的於伤

整个西藏阿里献血和随后的救治行动,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女主角小余确实受伤严重,她的家人想要她尽快得到救治得到新鲜血液,想要包机去获得最好的救治,都可以理解,那是他们家对她的爱。不能理解的是,通常急缺的是O型血。其他血不足时,有可能用O型。当小余需要的时候,竟然没有一点O型储备?

A型

就是在紧急时刻,他们还是想优先选择最适配的A型,还是大量用血时不能A和O混用?

想到经常看到有献 血者自家人需要的时候,总是各种限制,对女主角小余能在短时间内得到大量甚至超过需求的A,对比强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姑姑牛逼

小夫妻的聊天中,就算有吹牛成分,“小姑姑牛 逼”这事是肯定存在的。能远在上海发动阿里的紧急行动,远隔5000公里横跨最东和最西。有没有“权”字在闪耀?

5000公里

深圳的北极鲶鱼,如果她不主动说自己爷爷“感觉贪了”,家有9位数存款,谁能知道退 休16年后还能因为孙女的大意灭亲而被查出真有问 题? 北极鲶鱼曾试图为他开脱,说他1000元的购物卡都会退回去,还会为豆腐渣而正义。就像血槽姐的爸爸和丈夫一样,想为小姑姑开脱,说不知道她做什么的,就是快退休了。

北极鲶鱼

北极鲶鱼的爷爷,终究是不老实,不忠诚。血槽姐的婆家小姑姑呢?

我们的热血沸腾,不想成为她人炫耀的工具。当这血槽姐和北极鲶鱼这样的人一个个冒出,真的会劝退热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