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现在大家有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无聊,无论是在上网还是现实之中,总感觉缺乏一种活力,因为很少出现什么新的东西了。自从疫情解封以后,本以为会回到2020年以前的社会氛围,不再因为病毒的侵扰而影响正常的社会活动,生活会变得多姿多彩。个人感觉的情况是,非但没有,而且变得和以前大不相同,可以说是有一些疫情时代的“后遗症”。不仅如此,其他的一些因素让这个社会变得有些安静。

“社恐”的年轻人(口罩的“滥用”)

经历过三年疫情的国人,似乎变得有些害羞,大部分人都喜欢戴口罩出门。相比前几年现在有所减少,但并没有像之前人们预料的那样疫情过后大家都不戴了。很少有人在人多的时候公开露脸,城市里的年轻人也不像之前那样有活力,口罩成为部分人群的必需品,人们的行为整体略显拘谨。譬如“海底捞跳舞”者戴着口罩表演,这在早年间并不常见,现在已经司空见惯。而且年轻人佩戴率较高,不愿意“坦诚相见”,说明年轻群体活力减少(当然戴不戴是别人的自由,只是这一群体现象值得探究)。从幼儿园到大学,年龄越大越显较为沉默。

江郎才尽的网络(新鲜感的缺失)

这两年的网络内容质量是越来越不行了,新鲜的东西不见得有多少,大多数的陈词滥调和千篇一律的内容。就拿短视频来说吧,同质化问题严重,跟风模仿成了创作的主力军。新颖的内容很少,新晋的博主也不多,缺乏富有想象力的创作。比如所谓的“科目三”摇,在整个网络现象中看来:毫无新意动作浮夸内容枯燥,竟能在中国互联网上持续火热,时间长达几百天之久,为无数人在文艺表演上所追捧,美其名曰为“才艺”,各路媒体也将其视之热点新闻。不少人将此种行为当作一件自豪的事情在大众面前表演,实为哗众取宠。而相关评论区下方表示爱看的却出人意料的多。如此可见当今大众审美令人堪忧,多数毫无营养的视频占据了主流。新鲜创作动力枯竭可见一斑。

主流的衰退(媒介的转型)

纸质报纸已经几乎无人问津;电台广播也好不到哪里去;电视机在大多数人家中成了摆设电视台的收视率也大不如以前。综艺节目花样不多也不那么有趣;电影无大作票房低迷;电视剧鲜有出现全民热追的;好的单曲几乎无,仿佛没人写歌,要不就是前几年的再火一遍,或者翻唱降调成为新歌,无风靡全网新歌;新游少;媒体没什么新闻报道,啥小事都能上热搜,改编网络热梗报道,有的授权以后照搬,全网互相竞“抄”。人们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短视频上,主要常做长视频的平台自然不敌短视频平台。但近些年来主流长视频平台的质量相较以前有所下降,做视频的目的大多为了赚钱,于是相关内容层出不穷。短视频用户最广,使用频率最高,大众最普遍接受的营养价值不高。近些年来尤为明显,虽说是娱乐产品,但内容缺乏新意。

传统的消弭(现代城市的发展)

城市化加快,一些曾经代表热闹氛围的传统正在慢慢消失。老舍的作品《北京的春节》中所描绘的场景以后大概率不会再现。热闹的集市大都分散在乡镇或者农村,城市很少见。传统的节日由于社会的发展和文明程度的提高,部分习俗已经不再适用于今天。例如,没有限制的燃放烟花爆竹会带来环境污染和安全隐患,所以不再提倡。新型的住房和工作方式,导致诸如走亲戚等传统联系情感的行为已被部分人群摒弃。现代社会节奏快,人们由于忙和观念的改变,传统节日氛围逐渐淡化。不过前段时间上海新型万圣(在不影响社会秩序守法的前提下)是成为年轻人娱乐的新选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