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叫陈帆,今年28岁,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哥哥。

小时候,我们一家四口挤在一间不到20平的员工宿舍里,每日还要忍受吵闹的邻居,和肮脏的楼道环境。

那个时候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让爸妈住上属于自己的大房子。

在我终日埋头苦学后,顺利考取了一所名校。毕业后在一线城市找了份好工作。每个月,我也会给妈妈打钱,改善他们的生活。

我哥哥的人生,就没有这么顺利了。哥哥打小爱玩,长大后每份工作都做不长。他没钱生活就刷信用卡,下个月还不上了,就找我借钱拆东墙补西墙。

看着逐渐减少的存款,我告诉哥哥,我不会再借钱给他了。当天晚上,爸妈就打电话来劝我,说他们也很无奈,可总不能眼睁睁地看我哥进大牢吧。

之后我还是没给,直到老妈向我哭穷,我才知道,他们把我每月给的生活费都拿去救济哥哥了。

被我发现后,我也断了给爸妈的生活费,哥哥这才去找了份工作。

哥哥结婚生了小孩后,突然变得极具责任感。知道他有在认真工作,我们的关系才有所缓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不用再给家里打钱之后,我存折上的数字涨得飞快。终于在工作后的第5年,我攒够了80万。这些钱,足够老家市中心首付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和装修了。

准备交钱买房那天,我看着爸妈花白的头发和迟缓的行动,突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然后,我冲动地做了个决定——把这套房写上爸妈的名字。

我的工作在千里之外的城市,不常回来,房子自然都是给爸妈住,写上他们的名字也合情合理。而且这样,还可以让他们在亲戚面前炫耀,挣得一些脸面。

爸妈欣然同意,并承诺以后还是会把房子还给我。我装阔绰说不用,以后我还会赚很多钱。

我给爸妈选了主卧,自己则选了最小的一间,剩下的一间空间也挺大的,就留给哥嫂一家偶尔来住。爸妈住进新家后,我便回去工作了。

一次,和我妈视频时,我发现哥哥的小孩在旁边玩耍。一问才知道,哥哥想让侄子上市里的小学,所以辞职来市里工作,一家人已经搬到我买的房子里了。

我有些不悦,嗔怪我妈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我妈说,她担心我不同意。

看着我妈局促不安的样子,我不忍责怪,就打圆场说:“挺好的,你还能帮他们带小孩,这样你也不无聊。”

更重要的是,哥嫂帮着照顾爸妈,弥补了我远在千里之外无法尽孝的遗憾。

嫂子在旁边听到了,直夸我大气。哥哥也出来说小时候没白疼我。

解释的时候不见哥嫂,听到我同意之后,他们才冒出来说些恭维的客套话。我在心里暗暗不爽,便匆忙转移话题挂了电话。

3

过年的时候,我提早回了家,想给爸妈一个惊喜,结果反倒受到了惊吓。

侄子的图画书,玩具车,嫂子的衣服鞋子胡乱堆放在客厅,我的房间也被他们摆满了杂物。

哥嫂见了我,丝毫不提我房间被占用的事,他们若无其事地招呼我坐下,像是招待一个远道而来只吃晚饭,不留宿的客人。我妈只在一旁尴尬地笑着。

饭桌上,侄子不想吃饭,我妈就要喂他,嫂子看见了,斥责侄子不懂事。可她又不会教,只知道骂,侄子便哭,房间瞬间变得吵吵闹闹。我压抑住烦躁的情绪闷声扒饭。

饭后,我注意到客厅的墙壁上,被侄子画上各种乱七八糟的图案。怒火瞬间被点燃,侄子被我吓哭,嫂子赶紧把侄子拉到怀里,说我和小孩计较什么。

我说:“可这是我的房子,你们住进来都不注意一下吗?”

我哥忙说:“房产证上有你名字吗?这是爸妈的房子。”

我愣在原地不说话,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哥。见我俩僵持不下,我妈劝说我以后再刷漆就好了,涂涂画画是孩子的天性,我们不能把他的天性扼杀在摇篮里。

我无奈地叹气,我妈的重心已经从我偏向她唯一的大孙子了。那个年,我像是一个局外人,看着他们享受着天伦之乐。

大年初二,我借口工作忙,就逃走了。心里其实是很难过的。

4

半年后,我哥找我借钱,说侄子该上小学了,找了个私立学校,一年的学费3万多。

我不解,我哥赚钱不多,为什么要强行让孩子上私立学校?我劝我哥有多大手就端多大碗,不要勉强自己。

过了一段时间,我问我妈侄子最后去哪所学校了。我妈支支吾吾地告诉我,侄子去了一所公立学校。

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这所公立学校是市里教育最好的,而且离我们家也近。这明明是好事,为什么我妈告诉我的时候,并没有很开心呢?

不过我也没有多疑,直到有天听到同事在谈论学区房的事。电光火石间,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一搜,发现侄子的那所学校,是需要家长有那片区的房产才行。

我赶紧打电话问我妈,侄子怎么有资格入学的。我妈一开始不回答,被逼急了她才说,他们偷偷把房子过户到我哥名下了。

我像被背叛了似地疯狂质问我妈,问她为什么擅作主张,不找我商量。

我妈一开始还想安抚我,发现我根本不听后,她便说:“你送给我了就是我的,我想给谁给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

我被我妈怼得无法反驳,震惊地看着她。我妈见我冷静下来,对我说,等侄子上完小学了就把名字改回去。

我表示不信,上完小学还有中学。他们既然可以偷偷改房本名,也一定可以翻脸不认人。

我妈找来我哥向我承诺,我说我不要口头说的,要立字据。

我哥不愿意,指责我没良心,和亲人斤斤计较。我妈也来和稀泥,拿出家人来道德绑架我。

正是因为亲兄弟才要明算账。我说如果不立字据,我就不打钱给爸妈还贷,他们就等着房子被收回吧。

我哥气急败坏,可也没办法,他们的收入还不起房贷。最终在律师的见证下,我哥无奈地写了字据,这件事才有了个了结。

其实仔细一想,当时要是我不逞强和爸妈说把房子送给他们,也许还没这么多糟心事。现在和哥哥一家关系也闹僵了,我也弄得个出尔反尔的坏名声。

我真的很后悔,当初买房子的时候,写了爸妈的名字。这样的家人,以后还是保持距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