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落雁 来源公众号-木子约

01

我年轻时很漂亮,气质也好,追求的人很多,即使和老公结婚后,我还是有些心不甘。

丈夫虽然是公务员,收入稳定福利也好,但身边的好姐妹,找的老公不是老板就是富二代,他们随便去娱乐城玩一晚的消费,就抵得上我老公一个月的工资。

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很不平衡。特别是我下岗以后,没有了收入,情绪也很低落。虽然老公的工资可以维持我们的所有开销,可这与我期望的理想生活还是有很大差距。

在一个很偶然的场合,我遇到了江彬,快过年的时候,那天我去商场想给爸爸买件外套,在商场里看到一个老年男人,正在专柜前试穿一件皮夹克。

那件皮夹克之前我曾经购买过,是半价购买的,没想到营业员花言巧语,竟然告诉那个男人是全价新品。

那个男人去收银台交钱时,我特意跟在他的身后,告诉了他其中的猫腻。男人很吃惊也很感激地对我说:“这样啊,那我先不付款了,再看看别的吧。”

就这样我认识了江彬,那天我们就一起在商场里转悠了半天,等各自需要的衣服选好后,我们也成了忘年交的朋友。

江彬比我爸还大四岁,但他坚持让我喊他大哥,还说一直盼着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小妹妹。

02

那时候的我,真的没有多想什么,就算要傍大款,我也不会找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吧。可是自从去过江彬的家后,我的想法改变了。

我没想到江彬家的房子那么宽敞,五室两厅两卫的复式房,还带楼顶花园,建筑面积两百多平米。但一看就知道缺少打理,家里面明显很乱。

“你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我好奇地问。

江彬伤感地点点头,但我有点出乎意料。“是啊,我老婆十年前就走了,也没儿女,本来想再婚,最主要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

那次我在江彬家聊了一整天,他告诉我,他已经是胰腺癌晚期了,医生说他只有半年的时间了。

“有时候觉得,我要是这样走了,真是遗憾啊,我很想找个人,陪伴我走过最后这一段时光。作为补偿,我愿意在去世后把所有的财产都给她。”

说到这里,江彬突然用期待的目光直视着我,对我说:“你愿意做这个人吗?”

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太突然了,我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江彬看到我吃惊的样子说:“你不用急着回答,考虑好了再跟我说。”

他还向我解释,并不需要我离婚之后再嫁给他,只要我以全职保姆的名义,在家里照顾好他的余生就行了。

我回去一想,做半年的全职保姆,就可以换一套两百多平米的房子,而且还不用影响我的家庭,这是天上掉馅饼啊。

清高的我最终没有战胜利益的诱惑,思考再三,最终决定去干这个工作,当然还和江彬签了合同。

合同上注明,每天在他家上班8小时,负责照料他的起居生活,同时有义务满足他的生理需求,作为回报,他去世后将所有的财产赠与我。

我和张斌在床上缠绵时,他还向我透露,除了这套房子外还有五十万元的存款。这让我的心里又多了一些安慰。毕竟不是每一个保姆都有这样的机会。

03

老公听说我要去给江彬做保姆,他吃惊得半天没合上嘴。“好歹我也是个公务员,怎么能让自己的老婆去做保姆呢?”

我赶紧开导他:“其实工作不辛苦,也就是每天给他做两顿饭,打扫一下卫生,他家没有老人和孩子,活很容易干。再说一个月3000元的工资,比我以前当文员时还高呢。”

想了想,我又补充,“再说我们明年又打算要孩子,以后用钱的地方很多,没有存款那行啊。”

我后面一句话显然起了作用,丈夫不吭声了,现实最终还是战胜了面子。

于是,我就开始了全职保姆的生活,开始工作以后才发现,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轻松。由于药物的刺激,江彬的脾气很急躁,容易发火,动不动就砸桌子,摔板凳。

隔三岔五还得陪他去医院检查,一旦发现病情加重的情况,他回到家就情绪失控,一会痛哭流涕一会喃喃自语。

我挖空心思说一些他爱听的话安慰他,他不领情一把揪住我说:“你巴不得让我早点死,好得到我的钱吧,你这个虚伪的女人!”

他糟糕的性情搞得我既委屈又压抑。

最让我痛苦的是和江彬在床上亲热的时候,我心理上极力地排斥着他,而身体却要做出迎合的姿势。

他每次得知身体有恶化时,他必然会在床上加倍地折磨我,他的动作极其粗鲁无耻,仿佛要以此来证明他是一个很健康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他还会做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比如有天晚上,我下班回到家,突然接到他的电话,他要求我在电话里说 “我爱你” 我赶紧告诉他我老公就在卧室里,不方便说。

可是我刚上床,手机又响了,我一看是陌生号码,就按了接听键,结果还是他打来的电话:“你不肯说就算了,我还是要亲口向你说三个字。”

丈夫就在我身边,家里也很安静,丈夫也隐约听见了我手机里传出的男人声音,他很气愤地夺过手机说:“你是谁?什么三个字?” 结果他说:“我要说的三个字就是 ‘打错了’ ” 老公气愤地挂了电话。

事后,老公一直追问我那个打电话的男人是谁,我胡乱编了一个人搪塞他,心里却郁闷极了。

第二天去他家里上班时,我就问他为什么做这样的荒唐事,他奸诈地笑了笑:“想想你那慌乱的样子,我就感觉很过瘾!”

我控制不住地骂他:“你无耻无聊,你是个变态!”

他却嬉皮笑脸地说:“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 说着就一把把我楼过去求欢。

当他解我衣服的时候,屈辱的泪水瞬间浸湿了双眼。

04

有一次我忍不住向老公感慨道,“生活真的不容易啊,” 老公看着我疲惫的样子,心疼地说:“都怪我没本事,没让你过上好日子。要不你别干了,回来吧。”

老公宽慰我的话,反而加重了我心里的内疚,也增强了我的信念:不管受多少苦,都不能半途而废,一定要把这笔钱弄到手,这样才不枉自己的付出,也对得起疼爱我的老公。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对江彬也更有耐心了。

我到他家工作大约4个月后,他动了最后一次手术,术后他大小便失禁,床上经常搞得全是屎尿,可我一句抱怨都没有,耐心地为他洗床单擦身子。

到后来他连大便都拉不出来了,我就戴上一次性手套用手抠;他不能吃硬东西,我就把食物粉碎了,拿勺子喂他流食。

开始周围的邻居还以为我是他的亲生女儿,一个劲赞我孝顺。后来知道我是他的保姆后,大家简直不敢相信,都说:“真不知道这老江是哪辈子积了德。”

江彬似乎也很感动,一天我给他擦完身子后,他突然拉着我的手哭了,语重心长地说:“我的日子不会太多了,那天我正式给你签个遗嘱吧。”

听到这话,我欣喜若狂,期待已久的生活终于要来临了。

05

在最关键的时刻,没想到事情会节外生枝。

那天我照常在医院照顾江彬,敏感的我在他手机的一拨电话里,竟然看到一个国际长途号码,而且两个人的通话时间长达一个半小时。我注意观察江彬的表情,发现他表现得特别释然。

我试探地问:“你在国外还有朋友吗?”。张斌迟疑了一下说:“是的。” 看她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很快又沉默了。

几天后,让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那天我把约好的律师带到医院里,张斌却以 “感觉身体不舒服,等几天再说” 为由,推脱了签署遗嘱的事。

我隐约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

虽说我们早有合同在先,但毕竟签了遗嘱是双保险。我很沮丧,江彬看出了我的心思,似乎下了很大决心说:“你坐下,我给你说件很重要的事。”

我怀着激动而忐忑的心听他讲。

接下来江彬的话让我目瞪口呆,原来他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只是十年前他婚外恋被发现,索性破罐子破摔提出离婚。

没想到妻子一气之下,竟吞服了整整一瓶安定片自杀了,儿子也愤怒之下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远赴欧洲留学了。

江彬感慨地说:“我没想到这辈子还能联系到他,他已经整整十一年没有音讯了。”

“那我怎么办?我们的合同还有效吗?” 我顾不得听他的感慨,急切地问。

“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他模棱两可地说。

什么叫不会亏待,难道他想违约?我勉强安慰自己,也许这是他情绪不稳定的原因吧。

抱着这种侥幸的心理,我继续任劳任怨地伺候着江彬。而事情的发展却又一次出乎我的意料。

那天,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医院,他的身材和长相一看便知道是江彬的儿子。年轻男子和江彬对视良久,然后抱头痛哭,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周围的人无不动容。

这哭声让我紧张了起来,在这血浓于水的亲情面前,我在江彬的心里会跌落到什么位置呢?

如果他不签遗嘱,单凭那张纸合同,我能够争得过他儿子这个法律继承人吗?

一时间我心里六神无主。

06

就在我绞尽脑汁想对策的时候,半个月以后的一天,江彬突然离世了。

他走得很匆忙,就在前一天,医生还说:“他的病情有好转的迹象,说不定还可以再活一年。” 可是,第二天就走了。

关于遗产的问题不了了之。

按照法律规定,他所有的财产理所应当都应该归属他的亲生儿子。但是我也有合同,为了争取我的利益,我只有和他儿子不顾一切地闹到法院。

当我在众目睽睽下拿出那张合同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在给江彬当保姆期间,我一直都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员工,一个善良细心的好保姆形象,没有人知道,我全部的付出只是为了老人的财产。

而合同里那一句 “有义务满足他的生理需求”更让大家震惊不已,连我自己也无地自容。

由于合同的部分内容与《宪法》及《婚姻法》的规定相违背,被判决无效。鉴于在这半年里我为江彬付出的事实,在法院的调解下,江彬的儿子最终拿出二十万元作为对我的补偿。

在法院宣判后的第五天,我收到了张斌儿子的汇款单,看到到手的钱,我却没有一丝欣喜。

当保姆这半年里我至少老了十岁。

被摧残的青春和自尊远远不能用钱来代替!再说这些钱和我想象的差距太大了,失落感不言而喻。

而最让我崩溃的是,我做“全职保姆”的事被曝光以后,老公送给我一份特别的“礼物” —— 一份离婚协议书。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