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能改变命运吗?我读了许多年书,可什么也没有改变。”

这是女硕士杨元元遗书中的一句话,写完后她就来到学校宿舍的卫生间,趁四下无人的时候,用两条毛巾挂在墙壁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理说,高学历的杨元元本应前途无量,可为何她能写出如此绝望的话,又带着绝望离开人世呢?她的悲剧背后是校方的责任还是另有隐情?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带母求学

杨元元来到上海海事大学刚两个月,但为了一件事情她找了校方无数次——带母求学。

杨母望瑞玲为什么会跟在杨元元身边,哪怕没地方住也不走呢?这还要从杨元元儿时说起。

杨家本就家徒四壁,杨元元又6岁丧父,母亲望瑞玲一人拉扯杨元元和弟弟两个孩子长大。

两个孩子也相当优秀,在学习方面都属于天才,但他们都有一个软肋,那就是望瑞玲。

望瑞玲为人强势,她要求杨元元必须按照她的想法走,包括大学志愿,原本杨元元钟爱的是法律专业,被望瑞玲硬是改到了武汉大学的经济系。

杨元元理解母亲一个人的含辛茹苦,虽然不情愿,但也做到了唯命是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过一番波折,杨元元上了大学,为了交齐学费她申请了助学贷款,并开始养活自己,一有时间就去勤工俭学,只为让母亲轻松点的。

别人的大学生活都是学业与休闲娱乐并存,而杨元元却是学业与各种各样的零工同行。

杨元元大三时家中却出了变故,枝江老家厂区的房子面临拆迁,只需要交3.5万元就能住新楼,这本是好事,到了望瑞玲这里却成了套路。

她为了省下3.5万在厂里办了内退,一个招呼都不打就来到了武汉,下车后才拨通了杨元元的电话。

望瑞玲办理了内退,工资也降到了200元每月,因为省一些钱,她一定要和女儿挤在一张床上,搞得杨元元的室友纷纷搬了出去。

望瑞玲的到来让杨元元更忙,除了平时打工,她还需要帮望瑞玲出摊卖茶叶蛋。

另外,因为望瑞玲办理了内退,她要求杨元元把弟弟的学杂费也挣出来,杨元元从那时起几乎就没有了笑容,每天累到倒头就睡,她既恨自己“没用”,又对同床的母亲无可奈何。

2002年,杨元元终于大学毕业,可以施展拳脚,专心谋发展了。

但望瑞玲却仍在不断替她做选择,起初杨元元打算考公务员,望瑞玲却嫌公务员工资低,硬是打消了杨元元的念头。

“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

望瑞玲要求杨元元必须找一个收入可观的工作,那段时间杨元元什么都做过,只要是正经职业她都勇于去尝试,但没有一个工作能坚持到底的,全然因为望瑞玲在她耳边“支招”。

“这个工作没发展”、“那个工作赚的少”,之后因为望瑞玲的建议,杨元元决定做生意,结果又赔了个底掉,反而还挨了一顿说。

杨元元这几年一直在奔波劳碌,赚到的钱自己却没花多少,大部分都资助给了弟弟上学。

一直到2007年,她才凑够最后的3970元还上了助学贷款,拿回了被扣押的毕业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9年,杨元元毕业后一直不得志,但她曾经的同学一个个都考上了研究生,甚至读了博士,发展得顺风顺水。

杨元元也开始琢磨要想找个好工作,是不是该读研呢?现在的本科毕业生可是一抓一大把。

这次她孤注一掷,一次就考上了上海海事大学律师专业研究生,而这次望瑞玲却没有阻拦,因为她知道上海是个好地方,曾经自己年轻时在上海做过工。

没错,望瑞玲又开始收拾行囊与女儿一起上学,但上海海事大学和武汉大学可不一样,海事大学要求极为严格,不允许家长陪同,更不允许家长住宿舍里。

杨元元苦苦哀求望瑞玲不要再跟去上海,上海她也不熟悉,宿舍也不让住,万一出了什么事如何是好?

被逼自杀

可望瑞玲却毫不在乎道:“没事的,我就住里边学校还能给我撵出去不成?再说上海我比你熟,我去你也有个照应!”

不出意外,望瑞玲第一次偷住宿舍就被宿管发现,校方要求望瑞玲立即搬出宿舍,可望瑞玲“蹭床位”早就习惯,根本不理会校方的要求。

于是校方趁望瑞玲出门时,令宿管将她的东西搬了出来,并不再让望瑞玲进楼。

杨元元虽然也不愿意让望瑞玲住进来,但那是她的妈妈,她当天跪到校方领导面前,苦苦哀求校方能给母亲安排一下,别让母亲睡大街。

但校方领导的回应让她哑口无言:“规定就是规定,如果开了口所有人都可以带着家长来上学了。”

她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却发现门口有人正在争吵撕扯,杨元元定睛一看,竟是母亲和宿管阿姨打了起来。

不用猜,一定是母亲偷偷潜入被宿管发现了。

杨元元当场崩溃大哭,在场围观的同学虽然都很同情她,但谁也没有能力解决她的困难。

最后还是一个老师出了个主意,老师有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就在学校附近,但也不能白让望瑞玲住,每个月象征性收450元的租金意思一下,另外老师还给杨元元找了一份很简单的兼职,每个月能赚320元。

如此,老师相当于让望瑞玲白住了。

要知道上海寸土寸金,就算卫生间都能租到800-1000元,显然老师是绝对善意的,也基本解决了杨元元的困难。

该出租屋并没想象中的好,其实就是一个毛坯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是11月份,上海的冬风夹杂了着海风冰凉刺骨,室内温度更是低到了零度,屋子里没有床,更没有空调,杨元元开门后直接愣在了原地。

当时已临近深夜,母女俩只好在水泥地上打地铺,半夜的气温更是低到了顶点,母女俩冻得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那一刻,杨元元全部的情绪都堆积于此,回想起这些年吃的苦、受的罪,心碎到极点的杨元元抱着母亲失声痛哭。

“妈,我太没用,第二天我就去找校领导,一定要让您搬回去!”

杨元元边哭边说,望瑞玲也没有加以阻拦,只是拍着她的后背,就这样母女俩在地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杨元元没有去上课,她直接找到校领导,乞求让望瑞玲搬回宿舍和她一起住。

这一次,杨元元失了全部风度,歇斯底里地和校领导大吵了一架,结果可想而知,校方坚持不允许家长陪读住在宿舍。

转日11月26日早上,望瑞玲一直在出租屋等杨元元的消息,她们每天都会一起吃早饭,可这天望瑞玲始终没有等到女儿,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望瑞玲担心不已,她七点多就趴到宿舍门口,想让宿管上去看看女儿在不在,但宿管觉得这一定又是望瑞玲的花招,迟迟不肯上楼查看,两人一直僵持到了上午9点。

这时候,楼上忽然有人大叫:“快来人啊!死人了!”

一众人立刻赶到506宿舍,卫生间里只见杨元元用两条毛巾系在一起,活活将自己勒死,当人们发现时她早已没有了呼吸。

校园里发生命案必能掀起一波舆论狂潮,杨元元的死也必须有人负责。

矛头就自然指向了上海海事大学,有人说是宿管执意不去上楼查看,才发生的命案;也有人说是校方拒绝给望瑞玲安排床位,打击了杨元元的自尊,使其自缢。

望瑞玲也咬死是学校害死了女儿,她不仅索要高额赔偿,还要求校方领导道歉。

上海海事大学作为“当事人”也没有回避该事件,并公开表示:“这件事情不只是学校的责任,上海海事大学可以付赔偿款,但不会道歉!”

这时候,网上也有人爆料杨元元的真正死因,校方拒绝望瑞玲住在宿舍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杨元元从上大学一直到死亡一直在被“伤害”,上学期间杨元元一直勤工俭学,赚得的钱几乎都被望瑞玲拿去自助了弟弟。

杨元元死时,弟弟已经在北京月入过万,但母亲坚决不给儿子“添麻烦”,硬是赖在杨元元身边不走。

并且,当时望瑞玲的退休工资已经涨到了900,完全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条件,可她却根本不舍得花钱。

她甚至没有把自己的情况告诉杨女儿,还不断给女儿增加压力,卖惨后非要与杨元元用同一个手机。

这些若不是杨元元的室友等知情人爆料,我们永远不得而知,而望瑞玲却把责任全推在了校方,索要35万元赔款。

经过近20天的官司,最终校方赔偿16万元,且没有道歉,而杨元元的尸骨也在太平间放了20天无人问津。

我们不禁对望瑞玲发问,该道歉的难道不应该是作为母亲的她吗?

一、杨元元自杀在学校,校方到底有没有责任?如果自杀地点在校外,校方还需要赔偿对方吗?

根据《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因下列情形之一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学校已履行了相应职责,行为并无不当的,无法律责任:
  • (四)学生自杀、自伤的;

显然学生自杀无论是在校内还是校外,校方都无须负责,除非是学校设施老化伤到学生才需要负责,所以校方付16万赔款完全出于人道主义,包括校方帮忙找租房也已经是仁至义尽,望瑞玲完全有能力装点屋子,买取暖设施,但是她没有。

二、望瑞玲三番五次溜进学校宿舍属于违法行为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在本案中,望瑞玲想要跟女儿住在宿舍,已经严重影响了其他同学的居住环境,且她要住校的行为,也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教学正常运行。

三、望瑞玲十几年给予杨元元无尽压力,身为母亲应不应该负法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十七条规定,十八周岁以上的自然人为成年人,不满十八周岁的自然人为未成年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十八条规定,成年人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独立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十六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

杨元元自杀时已经年满30岁,为完全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她的自杀在法律意义上讲即使众人皆知与望瑞玲有关,望瑞玲也无需负法律责任。

但为人父母,我们不相信她在事后不会做噩梦,更不相信她不会心怀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