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就要喊两个人为妈妈,一个是生母,一个是继母。打从我记事起,我就被要求去喊继母叫妈妈,一开始懵懵懂懂也会叫妈。打我开始懂点事情以后,我就不叫她做妈妈了,我很害羞,我还觉得有些羞耻,为什么别人都只有一个妈妈,而我有两个,我不喜欢这么让自己特殊。在我十二岁的时候,继母给了我一条牛仔裤,是那种前面是扣子扣的,要用皮带系在腰上的那种,我看着别人都还是穿着松紧带牛仔裤。我一个星期回家后就再也不想穿了,我就把它丢给了我亲妈,我才不要系皮带嘞,别人都没系。妈不准还跟我说:“现在你都这么大了,还穿那种小孩子裤子干什么。”我当时就更恨我那个继母了,要不是继母给我买这条裤子,我也不用穿这个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从小就不怎么叫她,当时我实在想不通我亲妈在那,我为什么还要一个妈妈呢,后来我才知道认这个继母是因为小时候我不好带,必须得认一个继母才能消掉我命格中的一些劫难,平安长大。但是后来因为一些变故,我亲妈不在了,继母成了我的养母。我更加不喜欢她了,不过我也没有什么特意针对她,就是不怎么理睬。到了高中就是一个月回来一次了,再到大学半年回来一次,再到现在一年回去一次。我外出工作后,养母总是问我要不要给你带点东西出来。家里水田里的鱼大了,田里的水该放干的时候,就会把鱼都捉出来吃,要么是煎,或炸,或蒸。但每次都会炸成鱼干用个布袋包着托人带出来。今年过年我打电话回去说不回家了,后来养母就带着腊肉和鸡蛋下了火车站,我开车过去接她,我说:这些东西我真的不用啦,你过来一趟带这么多也很累,我平时都一个人在家不会弄着吃的。妈妈就跟我说:“腊肉你就蒸一蒸就可以吃了,再说你也该成家了,家里总要有个女人才行。”“好啦好啦,系好安全带吧。”

这天晚上,养母就做了几道菜,腊肉我不怎么喜欢吃。晚饭吃完后,我就送给邻居尝尝。邻居是个很漂亮的女孩,我这也是略施小惠。没想到真的投其所好,第二天她就过来找我,问我昨晚的腊肉还有没有,真的超级好吃。养母正在客厅,听到这话就问:“姑娘,你喜欢吃就过来吃,下一次阿姨再给你带。”邻居听了这话顿时就面若桃花的笑了:“真的吗?我真的好想念妈妈的味道啊,小时候我最喜欢吃这个了。”我看着养母和她一言一语的聊天,我想起了过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很小就在学校寄宿生活了,每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从家里带米和饭菜过来学校,自己在饭盒里洗好米,就放在学校的蒸屉里。然后等学校蒸好后,也就下了课。大家就冲向食堂,找自己的饭盒,然后再拿回宿舍,打开自己从家里带过来的菜。很多人从家里带过来的都是黄豆,干萝卜,很少有肉的,因为这些菜摆的久,还更经吃一点。很多人吃完了,就会去外面小卖部买一罐老干妈,老干妈也是买那种盗版的,五块钱的那种。还有很多人就是一开始就买一罐老干妈吃一个星期。以前我从来没有发觉我过的比他们要好的多,那个时候我从家里带的要不是猪肉,也是干鸭子什么的,而且我的零花钱也要比他们多得多,你的口袋里要是能出现一张10元的钞票,绝对是很有钱的一种,养母每个星期都会到学校下面的集市上赶集和在店里干活。那个时候她总会给我钱,叫我千万别饿着了,吃饭不算花钱,这钱我就能每天到食堂的阿姨那里打几个新鲜的菜吃。

我看着她们还在门口交谈,我对她们说:“姜颖,晚上过来和我妈一起吃饭吧,我妈做的菜特别好吃。”养母听到我叫她妈,红了些眼眶说:“姑娘,你快进来啊,尝尝我的手艺。以后你愿意,天天都做给你吃。”然后,我和姜颖从这晚就走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