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批10名以色列人质和泰国人质获释的情况下,以色列和哈马斯在休战结束前15分钟达成了一项协议,将停火时间至少再延长24小时,这意味着会再有至少10名人质获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称,哈马斯向以色列提出了一份新的要求清单。以色列果断拒绝,并警告哈马斯别啰嗦,必须在11月30日早上 7:00 之前,履行之前谈好的释放人质协议条款,否则炸弹砸到头上别后悔。

11月30日,以色列与哈马斯停火于当天7点到期,但双方继续协商人质交换,以色列国防军也没有发起行动。

7点40分左右,两名枪手驾驶汽车在耶路撒冷入口处公交站袭击以色列民众,向民众随意开枪,导致3死7伤。以色列情报部门辛贝特称,两名枪手是哈马斯成员,是两兄弟,38岁的穆拉德·纳马尔和30岁的易卜拉欣·纳马尔因恐怖活动而入狱,后被释放,这两兄弟的情况下足以说明,以色列现在释放的巴勒斯坦囚犯,未来一定会对以色列人造成伤害,而不是可能。

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抵达耶路撒冷恐袭现场时表示,以色列必须以军事压力应对恐怖袭击。格维尔批评继续停火,表示此类事件再次证明不能示弱,只能通过战争与哈马斯对话。

目前的停火严格限制在加沙区域,以军在约旦河西岸的清剿恐怖分子并未停止,当地时间11月29日报道,以色列国防军在约旦河西岸杰宁的军事行动中打死了杰哈德杰宁分支的指挥官穆罕默德·祖贝迪。

85岁的利夫希茨是最早获释的4名以色列人质之一,至今她83岁的丈夫依然被哈马斯扣做人质,她向记者透露,在她被关押在加沙期间,哈马斯加沙最高领导人辛瓦尔曾探访地道内的人质,当时她质问对方“对爱好和平的人做这些事,你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辛瓦尔没有回答。辛瓦尔曾被以色列治愈脑瘤,他又是加沙的最高领导人,以色列人对他应该非常熟悉,所以才有此一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恐怖大亨,或许是不屑于和这种平头百姓理论他的从河到海的狂妄理想,也或许,他要思考的是如何躲过以色列的推土机和钻地弹。

利夫希茨的孙子描述,祖母和祖父长期以来都用行动支持以巴和平共存,曾多次协助生病的巴勒斯坦人就医,一贯倡导巴以和平,反对以色列在西岸扩建定居点,支持巴勒斯坦建国,这就是许多人熟悉的以色列白左,当然,她所在的集体农庄基布兹也是左派理念的产物。

不只是利夫希茨老夫妇,可以说,那场10月7日被哈马斯突袭的音乐会上死亡的年轻人,多数都是这种或多或少的白左 ,认为爱和和平会改变世界,以色列太过惨无人道,因为他们生活太过优渥,平时碰到的或许最多是治安案件,无法理解什么叫文明的冲突,也无法理解中世纪生物和21世纪的人类如何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