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公务员献血事件后续,女子父亲称小姑姑快退休了,其身份再被质疑

近日,网传一上海籍女子在西藏阿里地区因车祸重伤,为救治她,其丈夫通过亲戚动用了阿里地区所有公务人员为其献血。

11月30日,据新京报报道,余宗民(化名,受伤女子的父亲)表示,不记得两家中有亲戚是公职人员,女儿本人则是上海某区一镇上的银行职员。“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我是什么(关系)都没得,一个(人)都不认识。”

谈及陶立小姑姑(化名,受伤女子的丈夫)的身份,余宗民在支支吾吾中称自己并不清楚她的具体身份,只知道她“快退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聊天记录截图显示,陶先生告诉妻子,“我小姑姑联系了上海市卫健委,卫健委联系了阿里部门,动用了阿里的所有公务人员献血。”

对此,陶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该聊天发生在妻子抢救结束苏醒之后,因妻子伤势太重,为了鼓励妻子求生,他才说出这段话。

涉事女子和丈夫的聊天记录。网传视频截图

有网友扒出了当事人和其家人的身份信息,试图找到公职人员为她献血和高价包机背后的“猫腻”。

她的丈夫向新京报记者解释,“两家几乎没有公职人员,都是一层层地求人帮忙。”她的父母表示,“包机钱是借的。我们只有一个女儿,会不拼尽全力去救吗?”

丈夫的说法前后不一,显然未能让网友信服。11月30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陶立,尝试再次沟通此事,但对方未接听,或挂断。

11月29日,涉事女子的丈夫陶先生告诉记者,事实上,他的小姑姑不是上海公职人员。只是在妻子车祸后,当地相关部门建议向上海市卫健委求助,他们家人、朋友,包括小姑姑才去想办法联系上海市卫健委。献血则由阿里当地医院和卫健委组织,并非他们的个人行为。

“献血不是强制的,都打过电话、征求过意见。剩下的血也会被存在医院血库,不是只给我们用。”陶先生说。

11月29日,阿里地区行署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大河报·豫视频《看见》记者,网传信息夸大,确实有干部职工为受伤女子献血,但没有组织全体干部职工给其献血。

据悉,手术过程中,女子出血大约2000毫升,输入了8个单位红细胞悬液、800毫升新鲜冰冻血浆。此后至18日,该女子又输入了13.5个单位红细胞悬液、1950毫升新鲜冰冻血浆和1000毫升全血。

记者咨询血站工作人员得知,以上血量大概需要6500毫升全血,按照每个人献血200毫升计算,相当于32个成年人的献血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转运车祸女子的湾流G550

关于高价包机,29日晚间,女子父亲余先生称,家人确曾为女儿包下医疗专机转院救治,花费约120万元,“都是借来的。”

余先生解释说,自己并非富贵家庭,“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在单位里开车的,你说有多少收入?”

【来源:九派新闻综合新京报、大河报·豫视频】

(来源:九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