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说:“三哥,你说这事他妈闹的,把雷哥都请来了。雷哥,什么意思?直说。我们哥们之间有什么说什么。”

“代弟,那我就开门见山,我俩认识好几年了。远刚在汕尾,我帮他办多少事......”

加代代一摆手,说:“咱俩不说那些,雷哥,说那话不见外了吗?你人道了。你代弟给你办事,还有犹豫啊?雷哥,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你说一声,我立马给你办。”

“那好。代弟,有你这话,我就敢提要求了。”

“你提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雷哥说:“你把麻子交给我,给老三出个气。代弟,我不当你的面收拾他。我把他拉到东莞,或者拉到汕尾去,我们自己来处理。行不行?你同意,这事就过去。我肯定不把他销户,我把他废了,给你送回来。”麻子听傻了。

加代说:“你接着说。......”

“不是,代弟,你别笑。老三是我兄弟,你看看。”

加代一摆手,说:“哪怕老三是你儿子,是你爹,都不行。我加代没别的本事,我就护我的兄弟。如果你要钱,我可以给你钱。你要我同意把我兄弟带走,我说实话,我做梦都不敢这么做。”

“兄弟,我是你雷哥。”

“我不是说了嘛,任何人都不行。”

“代弟,冤有头,债有主。这事本身就是你们不对呀。这叫什么事呀?你看看把老三打的。”

加代呵呵一笑,喊道:“老三,老三!”

戴老三一愣,“哎,加代。”

加代说:“你当着雷哥的面说句实话,我真把人交给你,你敢要吗?”

雷哥一回头,“说话!”

老三低着头,眼睛上瞟,摇了摇头。加代说:“雷哥,你自己看。”

雷哥一看,朝着老三骂道:“真他妈窝囊,废物一个。”转身对加代说:“加代,我们是哥们不?在汕尾远刚的事我没少帮摆,没少帮办。今天雷哥都来了,你得给我个说法吧?老三不敢要,我敢要。你交给我吧,我把人带汕尾去。”

“雷哥,朋友来了,有好酒。要是来了吹牛逼和装B的,那就不好了。雷哥,还没吃饭吗?江林,告诉服务员上菜,我陪雷哥喝点。一会儿,我敬你们哥俩一人一杯酒,叫麻子,给老三赔个不是,这事就过去了。麻子,一会儿诚恳点。”

“加代,饭不着急吃,酒不着急喝。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你呢,也别多心,我没办法。雷哥来之前就想到你会这么说,也算到你不会把人交给我。”

加代说:“你都算计到了,那你还来干什么?你都不如给我打个电话,要多少钱了,我也许考虑考虑,还能给你。交人怎么可能呢?”

“老弟,既然不给我面子,那我也没有必要给你面子。”

加代问:“什么意思?请直说。”

雷哥说:“今天不把麻子交给我,远刚就得离开汕尾。”

“远刚离开汕尾?上哪去?”

雷哥说:“上哪去我管不着,反正汕尾待不了。你们在汕尾的夜总会,可能今天晚上一夜之间就被砸黄了。”

“你备人了?”

“对呀。我在汕尾备了一百五十多号兄弟。远刚的夜总会我是知道的,里面一共就二十来人。我只要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夜总会立马就夷为平地。徐远刚到时候是轻伤,是重伤,也有可能销户,这个我保证不了。刀剑不长眼。兄弟,你仔细考虑考虑再给我回信。”

加代点点头,问:“说完了吗?”

“说完了。”

加代说:“雷哥,你要这么聊,我也真是没法接话了。江林,给我!”

江林顺后腰把短把子掏出来递给了加代。拿到短把子,加代咔嚓一下顶上了膛,说:“雷哥,话是你先说的。”

雷哥一看,“加代,你什么意思?你远刚兄弟......”

呯的一声,加代一响子打在了雷哥的右腿上。老三一看,“哎......”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眼睛惊恐地看着加代。。

加代说:“俏丽娃!这是什么地方?你跟深圳吓唬我来了?你还备人了?你说这番话,想没想过能不能离开深圳吗?能出得了这个大门吗?你敢动徐远刚,我把你家抄了,你信不信?老雷,我是给你一点脸了,你认为你年龄挺大了。求你办几回事怎么了?哪回少给你钱了?欠你的吗?你跟我提这个。俏丽娃!”说完,加代朝着老雷的右腿又放了一响子。”

“哎呀!加代,好说好说!”

“好说吗?怎么好说?你是来跟我谈事吗?你他妈是来威胁我的。”加代一指戴老三,说:“你他妈给我坐下!”老三一屁股坐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说:“老雷,你给我记住,只要我加代还能喘气,我身边的兄弟,你一个都琢磨不了。除非你把我销户。但是就凭你,还真就不行。论头脑袋,论背景,你是我的对手吗?你挺大岁数了,我不愿意跟你一样,但今天是你逼我的。你听没听懂?你也别走了。我也算想明白了,我要是让你回了汕尾,你肯定会琢磨徐远刚,所以我今天就把你销户了。来吧!”说完,加代站起身,短把子支在了老雷的太阳穴上。

“哎哎,加代,加代,别别别......我胡说八道,我吹牛逼的,加代......我不敢,我不敢.”

加代一摆手,“把他摁在椅子上。”

丁健和郭帅上去把老雷摁在了椅子上。加代说:“看着我。”

“哎,我看着呢。”

加代问:“真备人了吗?”

“没有,没有的事,我吹牛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