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联合早报》报道,美国两党在限制企业对华投资方面,出人意料地产生了分歧。美国民主党掌握的参议院,以压倒性优势通过一份议案,要求在对中国等特定国家投资时,美国企业必须事先通知美国政府进行审查。但美国共和党掌握的众议院,却不准备通过相关议案,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麦克亨利,对此表示强烈反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麦克亨利阻止议案通过,不代表他反对限制对华投资,而是他反对设下广泛的投资限制,支持针对个别公司设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支持麦克亨利立场的共和党籍议员安迪,明确指出麦克亨利的立场非常坚定。安迪还另外起草了一项议案,只针对个别中国公司实施制裁。

需要指出的是,限制对华投资是美国总统拜登,在今年8月9日签署的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财政部制定更加严格的对外投资审查条例,细化美国企业在特定技术领域,对特定国家进行投资的限制。该行政面临的主要限制性要求,包括两个方面,即美国企业需要区分,什么技术投资被严格禁止,什么技术投资需要向美国政府申报。

拜登出台限制对华投资行政令,其实并非突然之举,而是美国对华“小院高墙”策略下,出台的新遏华工具。按照拜登的说法,美国不是在阻止资金进入中国,而是限制美国技术进入中国。当时还有美国官员表示,限制对华投资是国家安全措施,不是经济措施,这项行政命令将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利益。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参议院通过一项议案,以强化管制对华投资,其实符合拜登政府一贯对华策略。但众议院拦下参议院议案表明,美国内部其实很清楚,泛化国家安全利益限制美企对华投资,其实也损害了美国企业利益。

对于美国企业来说,中国仍是全世界最稳定的投资市场之一,拜登行政令将导致美企失去在中国的投资和合作机会,影响美国企业的营收和利润。更进一步地说,如果美国企业不能在中国市场,通过技术投资实现技术迭代,美国企业不仅会失去中国市场和客户,甚至会被中国或者其他国家企业替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共和党议员应该是看到这些问题,所以希望通过更加精准地限制,来压制中国的发展步伐,同时尽量减少对美国企业的伤害。安迪提出的制裁议案,就是从这一角度出发。然而,美国将经贸科技问题政治化,无理打压制裁中国企业,最终也不会取得多少成效,华为突破美国制裁封锁,足以证明中国科技产业发展,不是美国单方面制裁打压就能成功。中方在这一方面的态度也极为明确,商务部发言人束珏婷对此有过明确表态。

束珏婷指出,美方打着“国家安全”和“去风险”的幌子,限制美国企业对华投资,在投资领域搞“脱钩断链”,不仅妨碍技术进步,也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行为。束珏婷还强调,把别人的发展视为威胁,把经济依存视为风险,不会让自己发展得更快。

当下,中美关系明显缓和不少,但中方的劝告,拜登政府能听进去多少,仍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这意味着中美科技领域的对抗将进一步激化,最终影响中美关系稳定和发展。但中美之间本可以合作共赢,这也是中方一直倡导的方向,与美国对抗的目的,除了维护自身利益,更多是想促使美方,以务实理性的角度看待中国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