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正处于快速老龄化的进程中。2022年,参与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人数已经达到5亿之多。

再加上农村居民,这个庞大的群体意味着我国每年在养老金方面的支出数额巨大,地方财政需要用其他收入进行大量补贴,才能保证养老金的正常发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养老保障压力的加剧,有些人提出了一个看似简单的解决办法——如果老年人群体“消失”,不是就能轻松解决养老金的发放难题吗?

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种做法不仅毫无人性,也无法真正攻克我国面临的根本性难题。

老龄化浪潮是我国这一阶段的重要社会特征,绝不是短期内可以逆转的。正因为老龄化社会的形成具有深刻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原因,我们必须从更广阔的视野看问题,采取负责任的应对之道。

何况,我国广大的中老年群体,其实一直以来都是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柱。他们最直接地体现了一个时代的发展成果,也同样承担起了巨大的社会责任。简单地否定中老年人的存在,不仅有损尊严,也会给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埋下隐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医疗保健领域,老年人其实是重要的消费群体。他们更频繁地就医检查,也更需要定期的用药或治疗。

如果老年群体“消失”,医疗服务市场就会出现断崖式的萎缩。同时,医疗机构获取病例的渠道也会骤减,不利于医学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在我国如今低迷的房地产市场,老年人的离世也会成为致命的一击。因为他们积聚的房产和财富资源巨大,一旦集中释放到市场,势必会导致市场的彻底崩溃。

届时,不仅年轻人缺乏购房动力,已经高度依赖房地产市场的地方财政也会陷入困境。

也许最关键的是,老年群体的存续,事实上也支撑着家庭和社会的稳定。作为家庭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老人的退休金能够帮助年轻一代度过经济困难时期,也能减轻他们在生育和照料子女方面的压力。

如果这一重要的内在稳定器突然“不见”,社会动荡和危机将会加剧,使我国的可持续发展前景变得更加复杂与不确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在日益深入的老龄化进程中,我国也面临越来越严峻的养老保障压力。

但解决之道绝不应该是舍弃老年人。相反,我们必须在发展观念上有所转变,真正把老龄化所带来的挑战,转化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

在这方面,最为重要的是要提高全社会对老龄化问题的认识,特别是增强年轻一代的责任感。

当前年轻人生育意愿普遍不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担心养育负担过重。这就要求整个社会形成共识,让年轻人真正感受到继承和发扬光大老一辈成果的使命。

与此同时,也需要在体制机制上下更大功夫,将老龄化应对的社会成本,更加合理地分散到不同阶层。

这需要努力扩大养老保险的覆盖面,提高企业和个人的缴费比例。在此基础上,通过完善社区养老、家庭养老等模式,把老龄化问题的解决融入到市场经济和社会治理之中,防止问题的过度集中爆发。

这些举措的实施都需要一个良好的宏观经济环境。因此,继续推动经济增长,使各种社会事业有更加充裕的资金支持,也是应对老龄化的重要前提。

在此基础上,我国应该进一步调整财政支出结构,优化社会公共服务的提供,让老年群体获得更体面的照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