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发布了一份有关共建“一带一路”的《发展展望》,明确了未来十年之中的具体发展路径和举措。其中部分内容,与俄罗斯方面有着密切的联系,一定程度上算是中国向莫斯科,提出的未来十年合作要求,同时也希望俄罗斯能够帮助我们解决能源安全这一后顾之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普京在今年10月访问中国,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在《展望》之中,中国特意重申了,要保持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中缅管道等项目稳定运营。考虑到这些能源管道的特殊性,中国其实就是明确了,要在未来十年,保证西南、西北、东北,这三条陆上能源进口通道的安全稳定。

其中,以中缅管道为代表的西南能源进口通道,与俄方关系不大。虽然俄缅两国在海上油气勘探等领域,有着一定地合作,但远在万里之外的俄罗斯,还无法通过这些合作,对中缅的能源运输造成影响。但西北与东北的能源运输通道,就与俄罗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了。

东北方向上,中俄直接的能源沟通自然不用多说,在“远东线路”和“西伯利亚力量2号”管道建成后,俄罗斯极有可能超越土库曼斯坦,成为中国最大的管道天然气来源国,年输送管道天然气,将在1000亿立方米以上。

【中俄之间有多个能源项目在规划建设之中】

在西北方向,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能源合作,表面上看似乎与俄方无关,但考虑到地缘政治等问题,俄方态度仍旧是能够影响部分能源合作的关键。

俄罗斯与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都是能源出口国,在整个国际能源市场上,双方是存在竞争的,特别是在俄欧关系恶化,俄方向欧洲的能源出口受阻,进一步转向东方之后,在对华能源出口上,俄罗斯与中亚国家,事实上处于一种竞争状态。

但在竞争之中,双方又有着一定的合作,不久前,俄罗斯还与部分中亚国家签署协议,利用苏联时代的管道,向乌兹别克斯坦供气。因此,中国其实是希望,俄方能够与中亚国家一道,在保持合作的同时,展开良性竞争,稳定中国在西北方向上的能源进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等国在能源上也有着良好的合作】

更不用说,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特殊的地缘关系,使得俄方在中亚的许多地区性事务之中,都能够起到关键作用,中国不光在能源生命线的问题上,需要与俄罗斯的协助,在许多重要物流通道的建设之中,也需要与俄方合作。

中国也在此次展望之中,提到了跨里海国际运输走廊、中欧班列等项目,强调将在未来十年,会同各方搭建亚欧大陆物流新通道。

这些新通道的建设,自然也绕不过俄罗斯。

比如中欧班列本就有一条路线是从满洲里等地出境,横跨俄罗斯抵达欧洲,另一条从我国新疆地区出境的路线,也包括一条从哈萨克斯坦北上俄罗斯,前往欧洲的支线。

中国与部分国家正在构建的,横跨里海,走高加索,前往欧洲的跨里海国际运输路线,虽然不途径俄罗斯,但在俄罗斯也是里海沿岸国家,且在中亚与高加索有着一定地区影响力的情况下,这条线路的建设,也是绕不开莫斯科的。

【在构建新物流通道的问题上,中俄应该有更多的共识】

别忘了,此前,中吉乌铁路项目进度缓慢,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俄方的暗中阻拦。

此外,西方阵营正在积极布局中亚,试图在中俄腹地,打下一颗钉子。去年1月,哈萨克斯坦乱局背后,就有外部势力的影子,还是俄方牵头集安组织出兵,帮助哈方解决的问题。

再加上中亚、高加索的地区之间,事实存在的一些矛盾。跨里海国际运输路线这一亚欧大陆新物流通道的安全,不光需要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合作,也需要俄方从旁协作。

由此可见,中国在此次的十年《展望》之中,提到这些有关我国陆上生命线的建设问题,不光是在展望未来,也是在对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国家,提出具体的合作要求。

【俄罗斯在中亚等地仍旧有着一定的地区影响力】

看到这里,也许有朋友会问,一直将中亚等地视为自己的传统势力范围,此前曾经给中吉乌铁路等项目,制造障碍的俄罗斯,会按照这些要求,配合中国吗?

答案其实是肯定的。要知道,时过境迁,俄方现在所处的地缘环境已经完全不同。在普京政府积极推动“向东看”战略实施,并且在推动“南-北运输走廊”等物流通道建设的情况下,中俄在能源与物流通道建设上,是有着许多共同诉求的,两国的共识远多于分歧。

只要目前双方面临的地缘环境不出现剧烈的变动,中国围绕自身陆上生命线构建提出的合作要求,俄方必然会积极满足。就算是在此过程之中,有一些细节问题上的分歧,两国也能够通过双边会晤,或者在多边框架下的协商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