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看着婆婆带着大嫂和侄子灰溜溜地离开了我的家,我的内心一阵欢愉。

默默地给我老公点个赞。

这种熊孩子的背后一定有一个熊一样的爹妈。

不给点教训哪里能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小涵,我和你嫂子还有东东去你那住几天,你嫂子最近身体不舒服,约了一个中医看看。”

暑假刚开始,我就接到了婆婆打来的电话。

听到要来我这,还得住上几天,我整个人就不好了。

婆婆倒还好说,主要是这大嫂和她的儿子。

大嫂非常爱占便宜,来我这两次,一次顺走了我5000多元的化妆品,一次顺走了我新买的苹果13。

至于她的儿子,那更是熊孩子中的熊孩子。

所以这次听到婆婆说要来,我立马和老公陆晓兵说了这件事,希望他能出面制止。

“我妈既然说要来,你还是把家里重要的东西收起来,先看个几天,实在不行我再想办法。”

听着陆晓兵的话,我也只好叹了口气,谁叫对方是婆婆呢。

其实,陆晓兵一直是婆婆的骄傲。

大学毕业后,他考上了公务员,在公安系统做文职工作,也就是因为这样,婆婆非常有优越感。

订婚那会,一直和我爸妈强调陆晓兵的工作,殊不知我亲哥赵子昂就是刑警队队长,也算是他的上级。

当然我也理解,婆婆这么表现,只不过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底气来和我家匹配,避免被人看低一等。

只不过,我们俩都不是特别喜欢孩子,特别是看到他侄子那熊样,更是让我没有生的欲望。

所以这也成了最近几年婆婆挂在嘴边的抱怨,婆婆对我有些意见,间接地对陆晓兵也冷淡了许多。

2

在陆晓兵的提醒之下,我提前把家里贵重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然而,即使这样的准备,她们才来的第一天,家里还是鸡飞狗跳。

“奶奶,我要住楼上。”

我和陆晓兵结婚的时候没多少钱,所以首付买了两套小户型的Loft商住公寓,打通之后,变成了一间大一点的两层复式。

楼上两个房间,一个是我们的主卧,一个是我的书房,楼下一个客房。

侄子东东一来就非要霸占我的主卧,我还没说话,他已经直接在我的床上蹦跶起来。

我怒目瞪着他,双手紧紧握拳,一股怒火就快压抑不住。

见状,大嫂不痛不痒地叫着东东下来,却没有上前制止的动作。

这时婆婆也开口了:“东东还小,要不小涵,你就和晓兵睡客房吧,我在书房打地铺就行。”

“妈,可那是我的卧室。”

“哎哟小涵别那么在意,我家东东在你床上滚一滚,说不定来年你也能怀上一个大胖小子呢。”

大嫂一边打趣一边却很自觉地把行李往我房间里推。

这句话直接对了婆婆的胃,她乐呵呵地说道:“对对对,东东多滚几圈。”

不说还好,这一说东东直接在我床上表演起来蹦床,我的心仿佛在滴血,7000多元买来的床垫呐……

3

中午我给她们煮了一大锅面,东东又开始整活了。

“这是什么鬼!真难吃,我要吃麦当劳!”

麦当劳?

我鄙夷一笑,要是能吃麦当劳我也省事多了,一份套餐不过30元,比我这又放大虾又放鲍鱼的面便宜了不知道多少。

“麦当劳有啥好吃的,不许挑食!婶婶煮什么就吃什么!”

大嫂立马瞪了一眼东东。

“可是婶婶煮的不好吃。”

闻言,大嫂看了看我,一脸谄媚地说道:

“小涵,你看嫂子要在你这打扰一段时间,不做点事也不太好,要不我负责做饭吧,你每个月给我5000生活费就成。”
婆婆也补充说道:“也好,不然东东这小家伙嘴刁,小涵你也累,还是让你嫂子帮忙做饭吧。”

果然,抠搜的女人就是会算计。

等下,不对呀!

什么叫每个月给你5000?不是说来看中医的吗?怎么听着想是要在我这常住?

我假装惊讶地说道:“妈、嫂子我下个月要去出差啊,你们要是住得久,我估计只能让晓兵给你们租房子了。”

话音刚落,大嫂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也没说话,只顾低头吃起了面。

“哦,那后面再说吧。”

婆婆也敷衍地应了一声。

果不其然,和陆晓兵说得一样,大嫂就是来蹭饭的,顺带夏天来我家蹭冷气。

4

第二天,更加令我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中午大家正在吃饭,东东从我衣柜里翻出了一件半透明的情趣睡衣,还套在自己身上跑到我们面前晃悠。

“你们看这是什么,哈哈哈。”

那一刻,我恨不得在地上抠出一个洞钻进去。

大嫂一边大笑一边让东东赶紧脱下来,我红着脸,拿了衣服就赶紧跑回了客房。

然而更加令我愤怒的事情还在后面。

傍晚刚到家,我看到整个客厅都是散落的乐高,东东不仅在上面踩来踩去,还把可乐倒在上面。

然而大嫂却自顾自地窝在沙发里刷手机,时不时还发出笑声。

这一次我再没控制住内心的怒火,直接过去一把揪起东东,对着他的屁股就是狠狠地狂抽了两下。

东东显然被我的动作吓到了,愣了几秒钟后开始嚎啕大哭,接着把手里的可乐朝我砸来。

听到东东的哭声,婆婆赶紧从楼上跑了下来,边跑边喊:

“东东怎么啦,奶奶来了,不哭不哭。”

大嫂见状也从沙发里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一边把东东抱走,一边不耐烦地指责道:

“我说你都多大的人,还和小孩一般见识,不就是弄坏了几个积木,至于吗?”

闻言,婆婆立马用手揉着东东的屁股,还瞥了我一眼:

“赵子涵!你也太过分了吧,小孩不懂事,你还真较上劲了!”

一股愤怒混合着委屈肆意冲破我的胸膛,我红着双眼问道:

“你知道这东西花了我多少心血?”

大嫂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一个破机器人能花多少钱?大不了再买……”

“2万!赔给我!”

我面无表情地打断了她的话。

大嫂的表情瞬间有些惊讶,愣在原地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依旧在哭的东东。

婆婆皱着眉头对着我叫喊:“什么破模型这么贵,尽把钱花在这种地方,再说你为什么不把东西锁好?”

我指了指客厅里被打开的玻璃柜:“我的乐高明明锁在玻璃柜子里,为什么会被他打开!”

大嫂看了一眼柜子,立马低下了头,不用说,钥匙肯定是她在我房间翻到的。

婆婆也瞬间明白了,讪笑地说:“算了,小涵你也就不要计较了,东东不懂事,下次注意点就行了。”

说着她还给大嫂使了个眼色,一起过来帮我把地上的乐高捡起来。

我不想理会,自己点了份外卖回了房间。

晚餐她们吃什么我不知道,总之她们没来打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