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咱说为什么加代能被称为仁义大哥,那是有原因的,就是不管身边这些兄弟或者朋友,你出什么事了,只要加代能帮忙,能伸手了,肯定给你做的面面俱到。

就是这些兄弟出事儿进了改造大学,代哥都得定时上那个大学里边看你去,而且给你拿米儿,给你存钱,让你在里边好好改造,别吃太多的苦。

代哥这一点跟贤哥他俩基本差不多,就是有兄弟进了社会大学了,贤哥也会定时去看你,去给你存钱,让你在里边好好改造,尽快的出来。

有这么一天,加代直接领着哈僧了,在这刷米厂里边拿了不少的米儿,直接奔着改造大学,那就去了,看谁去了?看四宝子,还有潘葛啊。

他俩现在在里边改造呢,见面之后跟兄弟唠唠嗑,代哥嘱咐嘱咐他俩在里边好好改造啊,别惹事,尽快的出来之后每个人给存了几万块,直接代哥领着哈僧又走了。

随后加代和哈僧又去看铁驴的老母亲了,直接给铁驴的老母亲扔了十个W,因为之前咱们也说了,铁驴是通过哈僧介绍给加代的,后来铁驴自己在刷米厂出事了,给人直接干销户了,现在已经被代哥安排跑路上澳门去躲着去了。

今天的这个事儿,铁驴最后又要出手了,这家伙相当狠了,出手就给你干没。

这个事儿的起因呢,从深圳的郝佳琪,就是郝映山的侄子,从他身上开始讲。

这个事儿相当的精彩了,左帅当时都出手了,结果左帅都让人给干了,最后铁驴把这个事儿给扒拉平了。

有这么一天,郝佳琪带着自己媳妇儿去珠海参加高中同学的聚会了,当时在珠海的滨海酒店。

郝佳琪到了滨海酒店之后,已经有很多同学都来了,大伙得有十来年没见面了,一见面都挺高兴的,往这块一坐,吃着饭喝着八加一,聊聊天。

这些人当中肯定有混的好的,也有混的不好的,有家里边有米有实的,也有啥也没有的,其中有这么一个小子,这家伙家里边实力相当大了,在珠海可以说是黑白两道都好使,家里边有的是米。

这家伙姓曾,叫钟家叶,可以说在这些同学里边,他的家室是最有米儿、最有实力的,这小子是后来的,他一来,所有的同学都跟他打招呼,这家伙往这一坐,挺有那个派头子的,也挺能装逼的,但是咱说他跟郝佳琪不怎么好,他俩上学的时候就不对付。

钟家叶刚坐下,一眼就看见郝佳琪了,这小子直接就说话了,哎呀,这不那个谁吗?老郝的那小子吗?郝佳琪呀,现在咋的?我听说你牛逼了,你三叔现在在深圳是那第一小副副小市市了,真行啊。

我跟你们说啊,大伙都听着点,以后跟人家郝佳琪说话都客气点啊,要不人家找他三叔收拾咱们。

这小子说这话呀,就有点他妈不好听了,挺刺耳的,当时有的同学就说了,叶哥呀,人家佳琪人挺好的,平时贼低调,从来不欺负人。

钟家业就说了,啥?咋的,他他妈不欺负人,他倒想欺负他欺负谁呀?他三叔是小副副小市市,那也不是他亲爹,那叔跟爹那是两回事,他真有事也不一定硬帮他。

郝佳琪在这坐着一听,不是家业呀,怎么的呀?咱们同学这么多年了,这一见面你就埋汰我,你就针对我,你啥意思啊?

不是咋的呀啊,我埋汰你啥了,我就说你两句,你就不乐意了,我说句实话,我就看不上你这种人,你们知不知道为啥?大伙知不知道为啥?因为你三叔是白道的,我就不想搭理你,我们万一他妈说错一句话,你别让你三叔把我们整进去,你们说是不是,同学们说话都注意点啊,人家的三叔牛逼。

郝佳琪瞅着他妈的家业,你他妈啥意思啊?咱们聚会能不能好好喝酒?不能好好喝,就别他妈聚了,以后少聚。

当时佳琪的媳妇小丽就在旁边劝佳琪,说佳琪呀,你少说两句吧,好好吃饭,咱们喝一会儿,一会儿咱们就走了。

钟家业这些同学啥的也都劝他,拦着他,你这是干啥呀?大伙在一起坐着喝点八加一多好,别说那些不高兴的了,抓紧喝八加一得了。

结果喝上没有半个小时,有的同学一起在一起就开玩笑啥的唠嗑啊,有一个同学就说了,三子呀,上学的时候有一次咱们学校被盗了,老师那裤衩子丢了,是不是你偷的?

三子一听,你他妈拉倒吧,我能干那事,别他妈什么烂事都往我脑瓜子上扣啊。

这时候钟家业在旁边这家伙又说话了,那不是三子干的,我知道是谁拿的,肯定是他妈郝佳琪干的,这小子从小就骚。

他这一说,大伙在旁边哈哈的全乐了,郝佳琪他离着他们坐的远,有点没听清。

但是听出来是说自己了,因为当时那张桌子他们二三十人,桌子也大,他们离得远,他就没听清,但是听出来肯定说自己,议论自己呢。

当时佳琪就有点不愿意了,佳琪平时挺老实的,也不太愿意说话,但是钟家业他妈一进屋,一开始就针对他,就对自己他妈说这说那的,佳琪心里边有点不得劲了,当时这脾气就上来了。

佳琪往起一站,直接奔着钟家业那就来了,用手一指他,你有没有完了?你他妈有没有完了?

不是咋的,我没完呢?怎么的?我不就说你两句吗?咋的?不愿意了,我就说你了,你他妈还能咋的?不要以为背后有你三叔,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钟家业这句话刚说完,郝佳琪真是急眼了啊,把他右手抬起来,照着钟家业这他妈脸蛋子啪嚓就是一嘴巴子。

郝佳琪这一嘴巴子,那是卯足了劲了,给他妈钟家业打的一栽愣,郝佳琪呀,你敢打我?

我他妈就揍你了,我让你他妈再说我,你再说我,我还揍你啊。

他俩一动手,那同学啥的都过来给他俩就拉开了。

郝佳琪当时就说了,我跟你说,我不是小时候的我了,你他妈再欺负我,你试试,还他妈当我老实呢,还当我啥也不是呢?

钟家业用手一捂脸蛋子说,郝佳琪,你敢打我在珠海,我要能让你出去,算他妈是怪了,你等着啊,你等着。

这小子一转身,钟家业从屋里边直接就出去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也不知道他干啥去了。

当时这些同学啥的都劝,说佳琪呀,你也是的,就说两句呗,你看你动什么手啊,你也说他不就完了。

那佳琪瞅瞅他们,我他妈愿意,我就揍他了,怎么的?从小他妈就给你们惯的,我不爱吱声,我老实,你们就欺负我,我就他妈揍他了能咋的?

这些同学一看呢,也不好说啥了。

佳琪打完之后,他呀还真就没走,因为啥呢?你说我要走了,我不就是害怕了吗?我打你一嘴巴子,我他妈走了,那我还不如不打你了。

佳琪啪嚓往沙发上一坐,但是佳琪脑瓜子也够用,知道这小子走了,有可能去找人去了。

佳琪把电话直接也拿出来了,一个电话直接给左帅就打过去了。

喂,哥呀,我是郝佳琪。

佳琪一个电话打给左帅了,左帅此时在深圳福田区绝对是一把大哥了,代哥走了之后,把左帅和江林留到深圳了,那是一文一武帮着代哥管理这些产业。

左帅这一接电话,佳琪呀,怎么的了?

哥呀,你现在忙不忙。

我不忙,佳琪,我在厂子里边呢,今天人挺多的,我看着点说,你打电话有事啊?

哥呀,你看你方不方便,方便的话,你在你厂子里边给我找点兄弟呗,上珠海来一趟。

左帅一听,咋的了?佳琪惹祸了?

哥呀,也不是,我这不在珠海嘛,参加了个同学聚会,跟其中一个同学我俩拌两句嘴,这小子跟我俩找茬,看不起我,总埋汰我,我这一急眼,让我给揍了,打他一嘴巴子,完了之后这家伙出去了,走了,我怕他找人呢,一会过来再打我。

左帅一听,说那行,佳琪啊,你这么的,我亲自领着兄弟过去一趟。

因为当时左帅也想了,郝佳琪跟代哥的关系刚刚好,而且两次救过代哥的命,再一个后边还有郝映山的关系呢。

左帅必须亲自去,郝佳琪一听说帅哥,那你看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事啊,兄弟,你就在那块,你等着吧,我现在马上叫人,我就过去。

啪嚓电话就撂了,电话撂了之后,左帅一歪脑袋,大东啊大东。

大东往过一来,帅哥,咋的了,你马上把这厂子里边这些兄弟,没有事儿的,手里边没有活的都给我叫上,咱们去珠海一趟。

那行了,哥,我知道了啊。

大东这一招呼人,当时一共叫了多少人呢?加上左帅,加上大东,一共16个人,从刷耍厂一出来,开着四台4500,都是军绿色的那种。

咱说左帅那车牌号也牛逼,粤B。

这四台车浩浩荡荡从深圳出发,奔着珠海那就来了。

这个时候在珠海滨海酒店里边,郝佳琪不没走吗?打完钟家业也就40分钟之后,郝佳琪此时在包房沙发里边坐着呢,

此时钟家业啪嚓把门一推开,这家伙回来了,当时这家伙一个手插着兜,用手一指唤佳琪,郝佳琪呀,你要是个老爷们,大伙同学们都在这呢,你要是那个,你给我出来。

佳琪,一瞅不是你啥意思?我出去干啥呀,咋的?

郝佳琪,你不敢呐,打我的时候不挺牛逼吗?你赶紧给我出来啊,我不想在酒店里边揍你,你现在你给我出来,给我跪下,给我赔礼,给我道歉,这个事儿拉倒了,要不得你看我揍不揍你就完了,

佳琪当时一看,我他妈这要出去肯定得挨揍,不是我就不出去,你还能把我怎么的?

行,你不出来是不是?不出来,我把你薅出去,钟家业对着门口,就开始喊上了,伟哥呀,伟哥,来来来,过来。

他一喊,伟哥,从包房外边直接进来六七个小子,这一瞅,就这六七个小一天,全身都是鸡肉块,一个个长得五大三粗的,这几个家伙往屋里边一进,说家业呀,哪个呀?哪个是打你的呀。

钟家业用手一指,就沙发上坐着这小子,把他给我拽出去,拽出去。

当时这六七个小子一过来,郝佳琪一看,说钟家业呀,你干啥?你别的,别动手,有啥事咱们好好商量,你别动手。

咱说他现在说不动手,好使吗?其中有一个领头的叫大伟,往前一来,一伸手咔吧给郝佳琪这个头发就薅住了,郝佳琪当时是长头发,薅住头发从这沙发上往下一拽。

佳琪的媳妇在旁边呢,小丽一起身就拦着说,你们干啥呀,别动手,别打人呢。

这时候钟家业在旁边,这小子对着佳琪的媳妇肚子,咣当就是一脚,直接把郝佳琪的媳妇就踹个跟头。

旁边一些同学啥的,有的也站起来了,说啥家业呀,你这是干啥呀?都是同学,你不能这么打呀。

当时钟家业用手一指,跟你们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你们不用管闲事。

大伟薅着头发,从包房里边给佳琪就拽出来了,把佳琪直接拽到走廊里边,之后都没往酒店外边拽,就在走廊里边,啪嚓,给佳琪就扔到那儿了啊。

这大伟当时就说了,来,动手打他,打他。

当时这六七个小子把郝佳琪就围住了,那是电炮加飞脚,那就跟雨点一样,啪啪啪,也不管是你胳膊、大腿、脑瓜子还是屁股了,给郝佳琪一顿圈踢,佳琪根本没有一点还手的余地,让人打的啥也不是了啊。

你打了一分钟吧,当时郝佳琪那脑瓜子上,脸上、身上、后背上,那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鼻子嘴全是西瓜汁,没有一个好的地方了,这时候打的也差不多了,这钟家业在旁边一看,不能再打了,他也怕打出事了,你要给干销户了,或者给打残疾了,人家郝佳琪的三叔也有一定势力,你这玩意不好整,这家伙直接就说了,行了行了行了,别打了,别打了。

钟家业往前一来,直接就说了,我他妈告诉你郝佳琪,到珠海了,你别跟我俩装逼,我不管你家里边有什么背景什么关系,哪怕是你三叔来了,到珠海他也整不了我,记住了,以后看见我离我远一点,要不我见一次我打你一次去,抓紧他妈给我滚犊子。

当时领头那大伟也说了,老弟呀,别他妈不知道好赖,抓紧给我滚犊子,不走我还揍你。

这时候佳琪的媳妇小丽从包房里边才出来,让钟家业踢了一脚才缓过劲来,赶紧就过来把郝佳琪就扶起来了,郝佳琪用手一捂脑瓜子,当时的小丽就说了,佳琪啊,咋样,有没有事儿啊?

没事儿。

那啥行,走走走,咱们走,咱们惹不起啊,咱们能躲呀,惹不起我走还不行吗?不好意思了,我错了啊,我惹不起你们。

小丽扶着佳琪从酒店就下楼了,直接从酒店里边就出来了,郝佳琪出来之后,这个钟家业在酒店里边,他也没走,直接领着这几个兄弟回包房了,跟这些同学就说了,没有事啊,你们吃你们的,一会儿吃完了,我领你们去唱歌去,今天全是我请客,我买单。

他们在楼上继续喝着八加一。

佳琪下楼之后往车里边一坐,他媳妇还说呢,咋样,行不行呢?不行,咱们上医院吧,先把伤口处理一下子,包扎一下呗。

操。不去,我他妈就在这等着。

当时那满脸全是西瓜汁,佳琪把电话又拿出来了,一个电话又给左帅又打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