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上海复旦大学女博士于娟因癌症离世。

在生命弥留之际,她留下长达6万字的生命日记,被出版成书《此生未完成》。

其中有一段话,被无数网友转载:

“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发现,任何的加班,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浮云。

如果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亲买双鞋子,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蜗居也温暖。”

于娟不是什么专业的作家,但通过她的文字,人们却能够深深感受到她对生命的渴望和热爱。

她警醒我们,人世间除了生死,再无大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8年,于娟出生于山东济宁。

父亲在酒店工作,母亲在政府部门上班。

作为家中的独女,她从小备受宠爱,同时也被父母寄予厚望。

于娟也没让父母失望。

自上学后,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从未掉过年级前十。

高考那年,她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就读工业外贸。

学业上堪称一帆风顺。

和学业相比,于娟的爱情之路也是顺畅无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刚上大一,她就认识了自己的未来恋人——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研究生的赵斌元。

当时,赵斌元和几个同学正在学校英语角讨论。

于娟被他们的讨论内容吸引,大大方方地加入了进去。

她穿着背带裤,小圆脸,笑起来的时候看上去很亲切。

这让赵斌元印象深刻。

两人一见钟情。

赵斌元硕士毕业时,决定留校读博。

做下这个决定,主要是因为于娟。

那时的她还没有大学毕业,所以赵斌元想陪她完成学业。

等到于娟大学毕业,两人便举办婚礼,组建了自己的小家。

那一年,于娟也不过22岁。

婚后,于娟在上海一家软件公司工作,而赵斌元留在了上海交大任教。

原本,赵斌元以为夫妻二人的生活已经定型。

但没过多久,于娟就产生了一个念头:

报考复旦大学的研究生。

其实,复旦大学一直都是她的梦中情校。只是一开始选了理工科,所以才去了上海交大。

对于妻子这个决定,赵斌元虽然感到意外,但也表示支持。

可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决定,会让于娟在“卷王之路”上一去不复返。

2001年,经历了两年艰苦备考的于娟,顺利考上了复旦大学的研究生。

之后,于娟的生活跟在本科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

一边准备研究课题,一边参加各类活动,家庭的重担全都落在了赵斌元身上。

2002年,赵斌元决定在交大附近买一套房子。

当时优惠后价格在38万左右,首付8万。

沉迷学业的于娟当时还没有收入,于是从买房到还贷,都是赵斌元在办。

但赵斌元对此没有任何怨言,反而非常心疼自己的妻子。

“在我的印象里,自从读研后,于娟几乎从未休息过。”

如此废寝忘食之下,效果也十分显著。

读研三时,因为成绩优异,她公费到挪威留学了两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和很多留学期间游山玩水的同学不一样的是,于娟还想读博。

为了攻读博士学位,她每天都泡图书馆和自习室。

在六年的时间里,于娟拿到了两个硕士学位、一个博士学位。

之后,于娟听从丈夫的建议,留在复旦大学任教,成为了一名青年教师。

事业稳定后,两人逐渐把生活的重心回归到了家庭。

2008年9月,于娟生下了一个儿子,小名叫做土豆。

回望过去,于娟对自己非常满意。

她才不过30岁,就事业爱情双丰收,可以说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可惜,天不遂人愿。

2009年9月,于娟感到身体有些不适,总是腰疼。

起初,她以为是自己加班过度引起的,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这样的疼痛,断断续续持续了两个月。

直到有一天,于娟在教室走廊里因为浑身疼痛倒在地上,被学生发现后紧急送到医院抢救。

经过六十个小时的抢救后,于娟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被送入重症病房。

但医生接下来的一番话,却是让赵斌元的心沉入了谷底。

于娟被确诊为乳腺癌晚期。

通过检查,医生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

从脊柱开始的骨头已经百分之八十被癌细胞侵蚀、发黑,脊椎也呈现弯曲状态,疼痛就是从脊椎这里开始的。

而且,这种全身性的疼痛将会持续。

清醒过来的于娟得知此事后,犹如晴天霹雳。

此时,两人的孩子才刚满1岁。

她一直觉得自己身体很健康,能吃能喝,能跑能跳。

平时做家务带孩子外加学习都没有任何问题,癌症怎么可能找上她呢?

于娟无法接受。

但经过再三确认,乳腺癌晚期无疑。

而且,以于娟目前的状况,连做手术都无济于事了,只能通过药物和化疗勉强维持。

乐观地估计,于娟还能再活两年。

至此,于娟的生命开始了倒计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人生的最后这段时间,于娟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她为何会患上如此严重的疾病?

很快,于娟的心里便有了答案。

在确诊癌症之前,她的人生从未停止过奔跑。

高考、考研、读博、留学、留校、评职称…

甚至就在孩子出生的前一刻,她心里想的还是看课题和论文。

这10年来,她基本没有12点之前睡过。

白天工作,晚上学习,就算哪天晚上不学习,也会网聊和S灌水。

BB

“每次考试我都会没日没夜的抱佛脚,奋战时间都是以二十个小时作为起步,可以说每一次考试就要脱一层皮,考完后又睡个三天三夜,暗无天日。”

除此之外,她在吃喝上面,也从不忌口。

每顿都必须吃肉,一顿无荤就会兴趣索然,曾有过一顿吃掉7个螃蟹的战绩。

她所有的光环,都是通过透支身体换来的。

那么,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再一次回首过去,于娟发现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成就在病魔面前,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生病之后,所有的追求、渴望、名誉、事业,都不能够让我多活一天,我只想拼命活下去。”

抗癌之路,是痛苦的。

因为化疗,于娟每天都会呕吐几十次。

每次吐都会带动胸腔震动,而她的颈椎和肋骨稍一震动,整个人就会疼到晕厥。

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骨髓穿刺。

长长的穿刺针直接穿进骨骼,在内部取得那一点点的骨髓,光是描述就让人头皮发麻。

一天两次的骨髓穿刺,难以想象,她是如何撑下来的。

于娟说:“这种痛让身体容不得一点触碰,就像一块在烤炉上的冰淇淋,很快就冰雪消融。”

而为了给她治病,父母卖掉了山东老家的房子。

于娟和丈夫在上海买下的房子,也早已抵押。

公公婆婆也从外地赶到上海,一家人轮流照顾于娟。

被爱包裹的于娟,泪流满面。

在抗癌的过程中,她写下了六万字内心感悟,被出版成书《此生未完成》。

她多么渴望自己能够活下来,这种渴望时常展现在书中:

“哪怕就让我那般痛,痛得不能动,每日像个瘫痪病人,污衣垢面趴在国泰路、政立路的十字路口上,任千人唾骂万人践踏,只要能看着我爸妈牵着土豆的手蹦蹦跳跳去幼儿园上学,我也是愿意的。”

但命运最终给她的,还是绝望。

2011年4月19日,于娟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的离开,让无数人为之震动。

很多人也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到底该怎样活才算成功?

世俗对成功的定义,功成名就、光宗耀祖。

太多人为此不停前进、追逐,到最后满身疲惫,失去了健康,才发现人生除了生死,别无大事。

如果不能好好地活着,健康地活着,又怎能奢谈人生和理想?

生命是脆弱的,同样也是坚强的。

于娟用自己的生命告诉我们,人生必须要看透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就是功名利禄在死亡面前都是浮云,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第二件事是多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再大的野心都抵不过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点亮“赞”,只有学会爱自己,爱家人,才能够不留遗憾地过完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