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老婆回去生产后,我与林霏过上了临时夫妻的生活,没想到却发生了震碎我三观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王平,今年三十二岁,在一家加工电子器件的工厂当主管。半年前我老婆梅丽怀了小孩,原本想的是等孩子快出生时,再让老婆回老家生产,但老婆孕吐反应严重,需要有人做饭,我工作又忙,就让她早早回了老家。

她前脚走,后脚我就把林霏接回了家,临时居住在一起,成了临时夫妻。
这在我们工厂并不鲜见,大家出门在外,难免会有生理与情感上的需求,其实我也是从外地来这里打拼的,一开始只是个普工,经过不懈努力,终于买了房和车,也有了家庭,工作上更是被升为主管,而我认识林霏时,她才刚来工厂,我喜欢她的纯情,凡事都照顾她,而她,应该也喜欢这种被照顾的感觉。

这天我兴高采烈地回到家,却发现林霏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虽然不是真夫妻,但却从未相互生过气,也没见过她这样,我就急了,问她怎么了,她摇了摇头,却不说话,我拉着她的手猛摇了几下,猜想发生了什么事。

她坐在凳子上,眼神空洞空,沉默了许久,才颤抖着说:“他来了。”

我头脑空白。

我听她说过,她在老家有个老公,是个大龄光棍,因为二十万的彩礼才跟那人结婚的,但只是摆了酒席,没有领证,而她根本不喜欢那人,所以才出来打工。

从乡俗上来说,她有了夫家,但从法律上来说,她还是自由的。

我站在桌子旁边,桌子的大碗里装着热呼呼的烤猪蹄,香喷喷的味道不断刺激着我的大脑,我思考着,怎么把它留下来。

“我要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的一句话,顿时让我心碎。

在一起这么久,我还是比不上那个光棍。

虽然我承认自己不道德,有家庭还在外面偷人,但我对林霏是出于真心的喜欢,而对于老婆,当时只想着她是本地人,跟她在一起好在这里扎根,只是抱着搭伙过日子的想法,再加上厂里的高管是她的闺蜜,我在这里也能站得稳,所以才走到一起的。

我身形一晃,差一点撞到桌子,不得不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让自己冷静。

“你别跟他回去,只要你不想走,任何人都没办法。

我看着她,还想努力一番。

她转过头,异常认真地看着我:“可是他一直帮我家干活,任劳任怨,还给我爸妈钱。”

“我如果不回去,我爸妈没脸见人的。”

她低下头,叹息一声.

“反正我们也是临时夫妻,你就当没见过我好说完,她便站了起来,走到床边,开始收拾行李。

我抽着烟,看着她那忙碌的样子,一言不发,脑袋混乱。

很快她将简单的行李收拾完毕,最后红着眼睛看了我一眼,走向门口。

她应该还爱我!
看着她脸上滚落的泪水,我的心如刀割一样,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不可能没感情。

但她还是选择离开。

我顿时感到心里空虚。

“吱!”关门声传来,我抬起头,瞪着眼珠子,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喉结蠕动,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感情说断就断了,一时间我变得有些沉沦,工作也不是很上心了。

本以为,这个女人,就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走了就走了,却不料,一个月后,她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

她的出现,让我始料未及。

下班回到家,远远地就看见房门虚开,我皱着眉头,放慢脚步走了过去。
“叮铃!”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锅碗票盆的碰撞声,孤疑之下,一把推开木门,那个熟悉的背影,让我顿时呆愣在原地。

林霏!

一身长裙的她,正哼着歌切着案板上的猪肉,我往前走了两步,有点不敢相信。

她比以前更漂亮了。

一头染成板栗色的长发,白净的脸上,化着妆,侧头的一瞬间她那黑色的眼影看得我心动。

我轻轻迈进房门,准备给她一个惊喜,不料刚走两步,就停了下来。

明亮的白炽灯下,她那耳朵上白金的耳坠,手腕上碧绿的镯子,差点晃得我睁不开眼。

我看得出来,这两样价值不菲,更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能享受得起的。

听到脚步声,她转过身,一看见是我,顿时眉眼带笑,仿若往常一样,高兴地冲我吐着舌头:“马上就好了,别着急。”

笑容如以前一般清纯,可我怎么也笑不出来,看着她的胸前,眉头紧蹙。

以前的她,虽然爱美,但着装却从不夸张,但现在,她的打扮,和那些KTV上班的美女没啥区别。

我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她一挑眉,看着我,有些挑衅道:“想我了?”说着,她拿毛巾擦拭着小手,朝着我走来,又背对着我:“要开始吗?”

不知怎么,我居然后退两步,有些害怕她的大方,结巴地问道:“你……你怎么回来了,没跟他回去啊?”

“回去干嘛?我和他散了。”她说得大义凛然,我却听得万般无语,之前说得信誓旦旦,现在又散了?我还在思索着,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张嘴告诉我:“我怀孕了。”
我一惊,先是惊喜不已,紧张地搓着手,想要拥抱她。

因为我觉得,这孩子应该是我的。如果孩子是她跟别人的,没必要再回来找我,更不可能跟我来这一出。

她却侧身躲过我的大手。

“不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