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猛了,何祚庥院士再怼司马南,言辞还相当尖锐和犀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司马最近风向有限转变,不过,隐藏得很深,本质我想应该不会变了,都到了这把年纪了,还能怎么变呢,不过,何院士真是火眼金睛,锲而不舍,有一股子年轻人都做不到的精神,一直紧盯大司马的一举一动,把司马搞得现在不敢妄动了。

只能在后面暗戳戳的投诉几回,估计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何院士跟司马的矛盾来源于疫情期间,司马说何院士感染病毒非常厉害,单位竟然无人过问,让司马感到很担忧,于是录了视频,写了小作文曝光出来,一时间把何院士的单位中科院架在了火上烤,司马还公布了他们之间的录音,一时间节奏被带来了,网友群情激愤,似乎司马又要再次立大功了。

不过,很快,何院士就出来辟谣了,何院士的单位也出来做了澄清,都是谣传。

事情之后,何院士跟司马几十年的老朋友渐生龃龉,何老也几次三番邀请司马大师家中一叙,但大司马完全不予理会就当没看到一样,可能由于是目前国际局势不稳,司马每天忙于录制视频,发小作为处理各种争端,忙得不亦乐乎,哪有时间处理去何院士家中聊天这种小事情呢。

司马发出一篇小作文,谁有人对他进行了尖刻的批评,他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有网友评论:

面对如此深刻而又尖锐的批评,司马同志不仅无言以对,而且还很大度。

假如这不是司马同志自己的“杰作”。假如司马同志不在过后拉黑。

假如司马同志能像这个网友说的那样,不仅要多说现状,而且还要多了解底层现状,甚至于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实事,那么司马同志一定能让更多人佩服!

何老则认为,司马是一位具有极大片面性的极左人士,不懂得马克思主义的与时俱进。

他还用马克思资本论里面的劳动价值论加以说明,何院士再次向司马发出邀请:司马等一些教条主义者,就完全不知所措,无法回答了!——我们之所以再三邀请司马到我家一谈,正是鉴于司马等人已陷入旧的理论框架而不能自拔。而且他还"自以为是","不能自拔"。

这里也算是再度发出邀请的声明,至于他是否"真愿领情",达到"兼听则明",那也就只好"且听下回分解"了!

甚至有人向司马求助,看看这封求助信,要难了吧。

司马说,如果有领导看到,解释一下什么情况好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燃气也用不上了,怎么回事?何院士犀利点评:太容易解释了,经济大幅度下滑,大家都没钱了,谁也解决不了,这都是拜你大司仁兄鼓噪的大恩大德所赐。

太狠了,这是把司马定义在了他最怕的 事情上,极左人士,影响经济啊,这就很严重了,司马还赶紧回应一下,是否喊打喊杀了呢?

春节的时候,好友之前不久,任泽平就连续怒怼大司马,言辞也相当激烈,除了春节,大司马扬言要告任博士,之后任博士的怒斥,大司马基本不敢接招了,何故?大司马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会如此忍气吞声呢,百思不得其解啊。

我把任博士的原文贴出来,大家自行判断,我就不说了,人家投诉何院士,任博士,还要打官司,我怕怕,我做个信息的搬运工可以吗,惹不起啊。

任博士发怒了:跳梁小丑,一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任博士这次真的发飙了,他怒斥那些对民营经济喊打喊杀,民营经济离场论的跳梁小丑:这些人最近反复横跳,异常活跃,颠倒黑白,不学无术。

妄图用极端思想操控舆论,破坏我们稳定发展的局面。

让民营经济充满不安,严重影响企业信心和投资信心。

进而影响经济发展,社会就业,国际形象和外资进入;

他说,这让很多爱国志士扼腕叹息,任总感叹,这是40年不见之怪现状。

任博士还是充满信心,他表示,最终也是邪不压正;朗朗乾坤,岂能由坏人嚣张?这些跳梁小丑,一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任博士还觉得不够,再发一条:跳梁小丑在美国买房子,在美国交税,却厚颜无耻吃爱国饭;砸中国人的饭碗,喊打喊杀,罪魁祸首;

这样怎么提振经济信心?他还警告,最高法已经出台法律文件,要抓典型了。

其实,任泽平大年初一就开炮了,他怒斥大司马就是破坏民营经济的代表人物;

一时间引发任博士大战;后来司马扬言要起诉任博士。

大家自己看吧,我也不确定任博士到底在说谁?

何院士对当前的极左思潮和所造成的经济影响,忧心忡忡。

何院士表示:当今社会是不是坏人多好人少?

他说,我的愚见,当今社会还是好人多坏人少。

但较多的好人,却被一股极"左"的思潮压制住了。所以看起来似乎是坏人正在大行其道!所以我高度拥护邓小平所说,"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可是真正的真知灼见。

现在出现的中国特色情况是,一群马屁精在那里大行其道。十年文革期间的林彪之流的"四个伟大",正在变相重演。其实,自9.13事变发生之后,毛主席就做了深刻反思。

什么四个伟大?讨厌!

接着,立即平反"二月逆流",向文革中被惩治的老帅道歉。

那时,陈毅同志正在病危期间,仍专人告知中央已正式为二月逆流正式平反。但这已是事后诸葛亮了。

总之,这些深重的历史教训,千万不能忘记!

是的啊,但几千年来,人们从过往的历史中吸取了什么经验教训呢?

很遗憾,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窦文涛问《明朝那些事儿》的作者当年明月:

明朝276年历史,我们从中得到了什么历史经验与教训?

当年明月是这么说的:

他说,我们从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从来不会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

当年明月大智慧啊…

何院士对大司马的定义和主要观点:

何院士称,司马之流就是极左派,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谋取个人小团体利益。他们用马克思主义对付别人,自己从来不用实行;这就是专门用来骗人的马列主义。他说,司马南天天呼吁共同富裕,得到上千万粉丝的支持和热烈响应;

结果是什么,结果是他个人或者他的小团体富裕了,而那些死心塌地的追随者呢?他们实现了共同富裕了吗?

有人说,为何总是盯着大司马不放手了?

何院士是这么回应的:

自己并不是针对司马南,自己跟他是几十年的老朋友,只是觉得他的老朋友最近出现问题了,挽救他。

何老说,真正的争议并不是自己跟司马南的关系如何!

真正的是如何理解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至少要100年,社会主义的本质,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最终达到,这四个字不可或缺,他表示,跟极左人士在共同富裕问题上的争执,也就是在最终达到这四个字上。

何院士认为,现在是初级阶段,还达不到,如果硬要推行,只能是大锅饭,共同贫穷。何院士最后说,司马南之流高唱什么继续革命,完全是给马列主义上刺刀,对别人马克思义,对自己自由主义。

他怒怼司马南之流是思想僵化,不能与时俱进的假马克思主义者,是骗子。
何院士表示,司马南听信50年代,张春桥叫嚣什么继续革命的理论。
却忘记了根本的使命,是让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他们认为,要实现什么全民所有制为根本的奋斗目标,事实证明,这完全就是骗人的空话,欺人之谈。
何院士还举例,柬埔寨推行消灭城乡差距的革命措施,你们看看现在的柬埔寨,那是大倒退啊。何老说,对于这种思想,司马之流却重新捡起来,强加于社会公众,何老还引用伟人的话:这是一群假马克思主义者,是骗子。

何院士再三声明,自己在大是大非上,支持胡锡进,反对司马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何老还一直邀请司马去家中一叙,他说,作为几十年的老朋友,一直想挽救陷入极左的司马南,并认为司马南不是坏人,只是一个具有极大片面性的人,何老说,自己尽力了。

司马南一直没有视若无睹,几十年的老朋友渐行渐远,要分道扬镳了,甚为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