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很多人都认为澳大利亚最担心的国家是中国,以为中国在双边贸易的问题上对澳大利亚进行施压,让澳大利亚经济受损。

其实,这种想法非常片面,根本不符合澳大利亚的战略思维。

澳大利亚距离中国三四千公里,他深知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根本不会对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本土构成威胁。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澳之间的互动还是非常友好的,两国的贸易往来、人文交流也很频繁。

尤其是在经济领域,2019年中国对澳大利亚贸易逆差高达488亿美元,澳洲成为全球为数不多的中国对外贸易逆差的国家之一,中国持续保持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可以说澳大利亚搭乘中国经济快车,大赚特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只是近些年,澳大利亚受到美国对华贸易摩擦的影响,同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澳大利亚选择了与美国穿一条裤子,走上了反华的道路,澳大利亚经济受损,完全是他自作自受。

澳大利亚周边的日本,是美国的忠诚走卒,奉行西方那一套所谓的民主价值观,双方是亲密无间的好伙伴,美国主导的“美日印澳”四国机制就是日澳两国“友谊”的象征,澳大利亚不会担心日本。

美国也是一样,澳大利亚已经把自己绑上了美国战车,甘愿充当美利坚的炮灰,即使自己利益受损也在所不惜,也不会担忧美国。

至于说大洋洲地区国家,澳大利亚更不担心,他自诩为南太平洋的扛把子,既是军事大国,又是经济强国,包括新西兰在内的任何一个大洋洲国家都威胁不到他。

既然如此,澳大利亚难道就没有所担心的国家吗?

并不是。

我们恰恰忽略了澳大利亚的邻居——印度尼西亚。

其实,澳大利亚最担心的国家就是拥有2.68亿人口的印尼。别看印尼与澳大利亚是近在咫尺的邻居,两国实际上属于面和心不和,澳大利亚对印尼有一种天然的“恐惧”。

一是:印尼所处的地理位置压住澳大利亚向北发展的通道。看地图就知道,澳大利亚东西南三面都是广阔的海洋,只有北面被印尼的巴布亚省、马鲁古省等群岛所“遮住”,而北面恰恰又属于活力四射的西太平洋地区,韩国、日本、中国都是西太平地区的经济大国,某种程度上说,印尼阻挡了澳大利亚向北发展的路子。

二是:印尼人多地少的矛盾和澳大利亚地广人稀的特征融合。印尼191万平方公里的地盘生活了2.68亿人,而澳大利亚769万平方公里的地盘却只有2500万人左右,鉴于印尼距离澳大利亚只有不到几百公里的距离,澳大利亚人非常担心印尼在人口多和居住面积少的矛盾爆发时,西进、南进,抢夺澳大利亚人的地盘。

三是:印尼与澳大利亚的价值观不同。印尼属于信奉伊斯兰教的黄种人,而澳大利亚则是信奉基督教的白种人,这决定了澳大利亚根本无法与印尼等东盟国家打成一片,两国的价值取向不在一个频道上。

四是:印尼和澳大利亚之间的竞争矛盾。印尼是一个能源、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与澳大利亚形成了激烈的竞争姿态。对进口澳大利亚煤矿资源的国家来说,当他们的利益受到澳大利亚的无故刁难时,他们完全可以从印尼进口,取代澳大利亚的资源进口。

换句话说,印尼煤矿资源的存在,使得澳大利亚的丰富煤矿资源优势有了双刃剑效应,无法形成一张筹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至于澳大利亚对印尼的态度一直是又骗又欺负,先后在两件事上给印尼背后一刀。

其一,1964年印尼出台了“粉碎马来西亚”的政策,公开支持马来西亚沙捞越的叛乱活动,没想到跟马来西亚八竿子打不着的澳大利亚却突然冒出来出风头,站在了马来西亚一边,对抗印尼,最终印尼迫于压力,停止了与马来西亚的战争。

其二,在二十世纪末期,东南亚地区爆发了严重的金融危机,印尼也受到重创,使得东帝汶独立运动愈演愈烈。此时,跟印尼已建立良好经贸关系的澳大利亚却突然支持面积仅有1.5万平方公里的东帝汶,在澳大利亚等国的干预下,东帝汶成功脱离印尼独立。

说实话,无论是支持马来西亚对抗印尼,还是支持东帝汶脱离印尼,都是澳大利亚肢解印尼、压制印尼的一种手段,澳洲不希望身边有一只猛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