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荷沿风雨

晚上十点多,小李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原领导夫人打来的。

这个时间点打来电话,小李能八九不离十地猜到是什么事情,他已经多次在差不多的这个时间点接到她的电话,便不想接,却也不挂断,任由它去响。可是没想到,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就那么干响着,声音听得颇为烦人。

“叫你响,叫你响!”小李直接把音量调到最小。这下好了,清静了,什么也听不见了。

听不见归听不见,并不表示电话已经断了,小李眼睛忍不住瞟了过去,居然发现领导夫人还在没完没了地拨打!

小李不由得怀疑自己的猜测,难道说,不是往常的那个事?难道说,有其他重要的事?

小李心里一下子没了底,如果真的有其他事的话,不接不好,耽误了更不好,虽然说,领导已经退休了,虽然说领导夫人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领导夫人,可是,唉,不管它可是不可是了,于是,他十分不情愿地接通:“嫂子,找我有事?”

以前小李接到领导夫人的电话,可不敢说得这么直接,然而现在领导退休了,时过境迁,他用不着再谨小慎微了。

“哎呀,小李呀,你总算接电话了,可把我急死了。”电话那头领导夫人的语气似乎确实有些着急。

小李脑筋一转:“哦,我刚才在洗澡,好像听到有电话声,可是又不真切,出来一听,果然是有电话,便接了。”他撒了一个谎,大家都会撒的谎,领导夫人无法去求证的谎。

领导夫人并不在乎他刚才是不是在洗澡,电话接通就行,便说:“你快点过来,你们领导喝多了,我一个人弄不动他,我把位置发给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李一听,轻轻地朝自己的腮帮子上轻轻地扇了个耳光,果然就是猜测的事,已经好多次了,领导夫人打电话让他过去,情愿不情愿都由不得他,他只能过去,而过去了以后,基本上都是买单!

抵触的心理顿时占据上风,今天不一样了,小李壮了壮胆子:“其他人呢?”

领导夫人说:“嗨,我给他们打电话,一个都不接,所以只好打给你,你快点吧。”

小李心想,哦,其他人都不接你电话了,你才找我,还要我当冤大头啊,我当的次数还少吗?当初,领导给我画饼,给我许诺,我信以为真了,领导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可是到头来,领导退休了,饼子许诺一个也没有兑现,还想让我当冤大头啊?不干!

灵机一动,小李有了主意。他慢条斯理地说:“嫂子,你那地方离我有点远,我穿好衣服穿好袜子穿好鞋,对穿运动鞋,我走过去啊,可能时间会长一点,可能要两三个小时,你就在那里等着啊,别着急,弄不动领导,千万别硬来啊。”

领导夫人明显愣了一下,才着急地说:“你说什么,你走过来?开车啊!”

小李好似很为难地说:“我家的车让我老婆开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领导夫人便以命令的口气说:“那你就打个车。”

小李却表现得万分无奈:“嫂子,我没钱啊,我以前买这个单买那个单,孝敬领导,把我能支配的钱都用完了,还不够。现在,我老婆把我的钱完全控制住了,她不让我多花哪怕一分的冤枉钱。所以,我没钱,我只能是走过去,不过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走过去!我这就穿衣服下楼啊,你等着啊,一定要等着啊。”

“你——”领导夫人拖着长长的尾音,把电话挂了。

小李把电话朝沙发上一扔:“还想让我当冤大头啊,收起你的那一套吧!”

——谢谢阅读,敬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