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生儿下降所带来的问题,远远超出了今天我们的一般性理解,它的可怕之处在于一个“从小到大”的病毒式蔓延,最终对整个产业链条造成致命性冲击,而类似于生育这样的大事,更难在短期内恢复或刺激。

如今,我们的人口基数依然维持在14亿的高位,但反过来,我们的新生儿出生数量已经跌破千万人口大关,无形之中,人口对经济的变量到目前为止,其实已经开始显现。

我国人口第一大县安徽临泉县50所民办幼儿园在今年8月份已经终止办学。

根据青年网11月19日的报道,临泉县教育局今年8月发布公告称,当地终止办学的民办幼儿园占2022年全县幼儿园总数的11.8%,占全县民办幼儿园总数的24.5%。

而临泉县2022年有户籍人口为229.3万人。

新生儿减少的压力,已经对这个“人口第一大县”,造成了教育上的难题。

根据临泉县今年2月的数据显示,全县2023年在园幼儿5.8万人,比去年减少9.2%,已经是连续第四年减少,且降幅突然加大。

随着我国出生人口的减少,幼儿园数量同样也在减少,2022年全国的幼儿园总数比上年减少了5610所。

如果按照一所幼儿园配备10名工作人员来计算,那么这5610所幼儿园的消失背后,就有5万多人不得不面临丢失工作,或者转行。

这几年,全国各地都因为新生儿的减少,幼儿园开始出现了大面积的关停潮。

哪怕仅仅只是从幼儿园产业的角度来看,都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海口市在11月共有33所幼儿园停办,占全市民办幼儿园总数的6.4%,今年9月,漳州市龙海区17所幼儿园停止办学,占该区幼儿园总数的7.8%。

幼儿园关停潮,让幼师这个职业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供给过剩,同时也加剧了民办幼儿园之间的竞争内耗,当然更重要的是,这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生儿少生的负面影响也将开始显现,并且随着时间的延长,这股影响所带来的负面效果,也将进一步扩大。

山雨欲来风满楼,民办幼儿园,仅仅只是一个开端,远不是结束。

因为更早比民办幼儿园承压的,其实是妇产医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富顺县妇幼保健院为例,该院2021年的分娩量是3262,2022年这一数字降至2841,较2018年下滑了43%,该医院预计,今年的分娩量最多在2600左右。

从全国范围来看,自2016年后,出生人口呈逐年下滑趋势,放开二胎所带来的增长效应仅仅维持了一年便转头下跌,到了2022年,我国出生人口只有956万,跌破千万大关,这也是61年来首次出现的人口下降。

新生儿人口自2016年开始逐年下滑,这也导致在整个妇产科行业,出现了供给过剩的现象。

当然,过剩的不仅仅是妇产科,如果按照目前的人口生育趋势来看,未来十年之内,新生儿下滑所带来的严重挑战,还会冲击整个九年义务教育,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最后到大学,在教育行业,也会被迫迎来一波大洗牌。

尤其是三四线城市的学校,问题可能会严重得多。

以我所在的小镇为例,在我小的时候,小镇不大,但小学很多,仅仅是小学就有两所,初中两所,高中一所,每个班都是六十人左右,基本上达到了满配。

到现在,小镇的小学开始合并,中学也开始合并,如今全部都只剩下了一家,至于幼儿园那就更少,从最开始的几家民办幼儿园,到后来只剩下二三家,寥寥无几。

除了新生儿下滑对小镇造成冲击之外,更大的问题还在于人口的迁出,而不是迁入。

对一个小镇来说,过去因为留守儿童的存在,入学率几乎没有问题,但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父母意识到留守儿童的问题,都倾向于把孩子带在身边,这样一来,小镇的教育更是力不从心。

当然,竞争、教育环境、教育质量,新生儿下滑等等,都让小镇可能被“淹没”在人口流动中。

如果非要计算人口下降会减少多少就业机会,这可能并不好估算,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单就新生儿来说,人口的下降减少的就业机会数量并不少,每一个新生儿的存在,都有可能为他人提供一个新增岗位,多带来一份收入。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经济增长的引擎之一。

而人口断代,可能又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什么是人口断代?

计划生育三十年前和计划生育三十年,这算是一个人口断代,人为控制的生育率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两者之间的人口失衡。

而计划生育后的时代,又因为经济的增长、成本的增加,导致生育率自然降低,这部分人口减少的更快,影响也比计划生育更大,这一部分的人口断代,同样更少。

人口断代会导致什么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00后和80后比起来,人口更少;80后和60后比起来,人口更少。

这会带来一个养老金体系难以存续的大问题,各位要明白的是,今天退休群体领取的养老金,本质上是现在年轻人每个月缴纳的养老金,而80后退休领取的养老金,可能要靠00后来缴纳,00后一旦人口过少,那么80后的养老金自然就不会太多。

反过来,如果80后的退休金要想维持不变,那么只能让00后每个月多缴纳养老金,当然,还有其他的办法,例如把国企股份转化等等,这个也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长期来看,这个问题可能已经很难用人口去维系了。

因为眼下来说,我们的人口问题,的确到了一个非常紧要的关头。

人口断代还有一个影响在于,人口结构的不对称,还会导致内卷和摆烂的可能性。

例如,今天我们的新生儿已经跌破千万,但我们每年毕业的高校人数依然会维持在千万以上,且这个趋势大概还会保持十几年。

这也意味着,未来每年都会有数千万人踏入社会,寻找就业机会和好的工作,可看看这两年吸引就业最多的岗位是什么?

一个是外卖骑手,一个是网约车司机。

内卷真的是人多引起的吗?

我们想象一下,一个渔村本来只有一百户人家,他们各司其职有的负责打鱼,有的负责做饭,还有的人会织衣服,需求和供给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

但突然有一天,渔村外来了另外一百户的逃荒人,渔村原住民好心接纳了他们,短期来看,这一百户人可能有人找不到生计,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但长期来看呢?

尽管这个渔村增加了一百户人家,但某种意义上,增加的一百户人家最终也会有需求,从而产生新的就业岗位,因此人口多并不会造成内卷。

但这又会我们的实际感受不符,今天我们感受到的内卷,看起来是人口太多造成的,但这其实是一种错误归因,背后真正的问题在于效率和收入。

如何让14亿人口的经济体能够在不那么内卷的情况下养活14亿人?

尽管我们说过去有计划生育,现在的人们又不愿生,但人口的增加和减少,市场是能够做出自我的调节的,与其我们盯着人口多这个因素,不如看看GDP增长率这个因素。

换句话说,为什么十年前我们依然有这么多人口,退休群体和新生儿当然不能算作劳动力,因此为什么十年前没有内卷这个说法?

为什么十年后的今天有了内卷?这十年我们人口的确是增加了,但叠加到退休人口来看,实际新增的市场劳动力并不多,由此可见,内卷并不是因为就业人口太多导致的,而是经济增长所带来的挑战。

尽管你们不愿意承认,但我还是要说,增长的背后是效率,内卷的背后是消费水平的高低,因为一个人的消费,实际上就是另一个人的收入。

当这两者都开始收缩的时候,我们的人口总量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你依然会感到内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内卷不是一个社会学问题,更像是一个经济学问题,它是因为宏观经济增长放缓,中等收入陷阱等结构性问题开始显现的时候,必然会出现的一个社会现象。

但它不是因为人口多导致的,因为在我们的高速增长黄金期,并没有内卷这一说法;更多的,是由于经济增长的放缓和中等收入陷阱导致的。

唯一的良药,只能是从收入和效率入手。

为什么不消费,为什么收入不增长,为什么新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少,这些问题看起来回答简单,但真正要最后落实,却也难如上青天。

要知道,纵观二战后的历史,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发达经济体的国家少之又少,我们在这方面所遇到的挑战,一点也不比当时的美国或者日韩更低。

结构性问题之所以被称之为结构性,就在于其难解的程度,并非短期之内一道药方就能够解决,而是需要长期性的投入和时间去慢慢转变。

人口是这样,经济也是这样;而人口和经济,往往又密不可分。

生产力不仅仅是劳动力,它更是消费力,是现代人定义的幸福和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end.

作者:罗sir,新青年的职场内参。关心事物发展背后的逻辑,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关注我,把知识磨碎了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