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哥说话斩钉截铁,“兄弟,肯定不怨你。刘哥说话绝对公正,不能怪你,是姓高的过分了。一会儿我当你面,给你要个说法。别看你把他打伤了,我肯定给你要个说法。兄弟,你给刘哥两个小时时间。”

“大哥,我还能相信你吗?”加代问道。

“兄弟,你必须相信我。你看大哥怎么做。如果大哥不能让你满意,随便你找什么人。我一定能掐住姓高的。别看他是我弟弟,我一定给你要个满意的说法。如果我要不来,你随便怎么干,大哥都不伸手,我支持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话说到这份上了,加代必须要给面子了。加代说:“行。刘哥,我等你两个小时。”

加代放下了电话,决定等刘哥两个小时。此时,麻子已经下楼五分钟了。

麻子下了楼,把五连发和十一连发装满花生米后,又往口袋里装了一些,然后打了一辆车,直奔高胖子的茶园。

茶园的对面是一个大的市民广场。麻子到了以后,没敢往茶园里进。在茶园对面一个花坛旁边猫了下来。茶园门口灯光很好,宛如白昼。

晚上十点钟左右,刘三开个车停到了茶园门口,一手夹着外套包着却没包严实的两把五连发,一手拨通了电话,“高哥,我到了。”一歪头,“好,我看到你了。好,我上楼。”

一进茶园,几个小子叫了一声三哥。刘三一摆手朝着老高的办公室走去。

一个小子说:“我艹,高哥把三哥叫来了。”

“高哥生气了,必须让三哥过去。”

“三哥牛逼啊。”......

二十分钟左右,高胖子把一切交代给了刘三。刘三拿到了一百万。刘三说:“高哥,你不去吗?”

“我不去了,我给你派个司机,我等你消息。”

“行。我下楼了。”

老高陪着刘三和司机下了楼,到了茶园门口,高胖子就没跟出来了。

司机和刘三来到了车旁,司机说:“三哥,坐我的车吧。”

刘三一看,“哦,宾利啊?”

“宾利,高哥新买的。”

“行,那就上你车吧。”

“三哥,你坐后边。”

“行。”刘三往后排走,司机上了车。

麻子端着十一连发冲了过来。距离五六米远的时候,刘三已经打开车门,麻子在后面喊道:“哎!”刘三一回头,麻子哐地一响子,打在了刘三的肩胛处,刘三一下栽进了车里。司机以为车胎爆了,下车叫了一声三哥,麻子抬手就是一响子,打在了司机的胳膊上。

茶园里还没上楼的高胖子听到两声响,以为刘三在门口放响子呢,带着七八个兄弟走出茶楼,看到了正往刘三身边走的麻子。高胖子喊道:“哎,干什么的?”

麻子一回头,连放五响子,高胖子一人挨了两下,肋部和一条腿各挨了一下。还有一个兄弟挨了一下。其他人都缩进茶园不敢出来了。

刘三挣扎着从车里爬出来,咕咚一下坐在地上,刚准备捡掉在地上的五连发,一只脚啪地一下踩在了五连发上。刘三抬头一看,十一连发正对着自己。麻子问:“你要干什么?你要打我是吧?”

此时的刘三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问:“兄弟,你是谁?我没惹你吧?”

麻子抡起十一连发咣咣朝着刘三的脑袋上砸了十来下。转身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市民广场,消失了。

茶园的兄弟出来手忙脚辞职地把高胖子、刘三、司机和一个小兄弟送进了医院。

刘哥会议结束给高胖子打电话,起初没人接。刘哥打了好几次以后,电话接通了。“胖子啊。”

“刘哥,我是高哥的兄弟。”

刘哥一听,问:“你高哥呢?”

“刘哥,别提了,在医院了。”

“怎么回事?”

“刚出门口,就被放响子了,挨了两响子,现在在医院抢救呢,能不能抢救过来都不一定。”

刘哥问:“谁打的?”

“不知道谁打的。刘哥,还有个事,刘三也被人打了。”

刘哥一听,“刘三?谁把刘三找去了?”

“高哥呗。”

“我到医院看看去。”说完,刘哥挂了电话。

刘哥来到医院,走廊里全是人。一打听,高胖子和刘三正在手术室抢救。刘哥把高胖子手下的经理叫到了一边,说:“你跟我说实话,把刘三找来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经理吞吞吐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哥手一指,说:“你跟我说实话。我查不出来呀?我就猜也能猜出来。你跟我说实话。”

“打加代呗。”

刘哥问:“给多少钱?”

“我听那意思,好像给一百万。”

刘哥一听,说:“哎,有的时候别他妈不相信报应。你高哥就是活该。这种事吧,我没法说。我不管了。你告诉你高哥,他活该。”一转身,刘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