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蒋阿姨

作者:小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今年59岁,与老伴结婚35年,膝下只有一个儿子。我儿子今年32岁,9年前结婚了。

9年前,23岁的儿子带了一个女孩子回家,跟我说:“妈,这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四年了,打算结婚了,希望得到你们的认可。”

看到儿子带了女朋友回来,我与老伴感到十分高兴,热情招待了儿媳妇,也了解到了儿媳妇的基本情况。

儿媳妇与我儿子是大学同学,都毕业于一所普通一本大学,当时已经在他们大学所在城市找到了工作,论个人能力,与我儿子差不多,我感到十分满意。可是当我了解到了儿媳妇的家庭条件后,就感到了一些失落。

我与老伴生活在一座三线城市,老伴与我都有工作,虽然收入不算高,但好歹收入比较稳定。我们只有一个儿子,手里还有老家房子的拆迁款,经济压力不算太大。

相比于我家,儿媳妇娘家的情况就不太好。虽然儿媳妇是独生女,但来自于一座小山村。亲家在村里开了一家小卖铺,收入不高,只能勉强混个温饱。

不过,看在他们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面子上,加上儿媳妇好歹也是独生女,条件至少比那些有弟弟的农村姑娘强,我便同意了这门亲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让儿子顺利娶到老婆,我们不仅给了16万彩礼,而且全款买了房子。一开始,婚房只写了儿子一个人的名字,儿媳妇生下了二胎后,提出加名字,我与老伴怕拒绝了会影响到儿子的婚姻,便答应了。

七年前,儿媳妇生下了孙女,要求我去伺候月子,帮忙带孩子,我当时已经退休了,便过去了。

我给他们带了七年的孩子,两次伺候月子,这七年来,我等同于他们的免费保姆。

儿媳妇休完产假就去上班了,我不仅要帮忙带孩子,还要给他们干家务活。大家都知道,小孩子是最难带的,不仅免疫力差容易生病,需要精心看顾,而且孩子调皮捣乱,总容易磕着碰着,一个不留神就会出大事。

比如,我正在做饭,孙子孙女爬来爬去的,就容易把这个打了那个打了,然后把自己弄伤了。到时候,我不仅会感到内疚,要抱着孩子去医院,还得被儿子和儿媳妇数落,抱怨我连个孩子都带不好。

还有一次,我带着孩子出去玩,遇到熟人了,唠嗑了两句,孩子就不见了,把我吓个半死,还以为遇到坏人了。幸好周围人伸以援手,帮我找到跑到草丛里逗猫的孙子,回到家里,我也被儿子和儿媳妇埋怨了好几天。

儿子和儿媳妇每天上午九点上班,睡到七点半才起床,我既要接送孙子孙女上下学,又要给他们准备早餐,不然他们就不吃,然后喊着胃难受,跑到医院做个检查,上千块钱就没了,看着我心里疼得直哆嗦。

等到他们上班去了,我要帮他们干家务活,收拾屋子打扫卫生,接送孙子孙女,给他们准备晚餐。

平日里,学校布置了作业,比如手工作业啥的,儿子和儿媳妇都说没空,要求我帮孩子完成,还要在群里签到,让对智能手机本来就比较陌生的我感到头疼欲裂。

儿子和儿媳妇两个人下班了之后,要么出去应酬,要么回到家往沙发上一躺,刷短视频、打游戏,别说干家务活、带孩子了,能在吃完饭后主动刷个碗筷都算是好的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他们啥家务活也不干的时候,我也不能说他们。说儿媳妇吧,儿媳妇就说双标,把她当作免费保姆,却从来不要求儿子做这做那。

说儿子的话,儿子要么随便敷衍几声,要么嫌弃我唠叨,说不懂得体谅他们年轻人的不容易。

给他们带娃七年,我落下了一身疾病,尤其是去年发了高烧后,我隐藏在体内的基础性疾病全部涌了出来,高血压一直控制不住,腰酸背痛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经常夜里辗转反侧睡不着。

三个月前,在老家工作的老伴退休了,打电话给我:“老太婆,惯子如杀子,你把他们惯坏了,让他们就知道啃老。你还是赶紧回来吧!孙子孙女已经长大了,他们的学业要求越来越高,你也跟不上,该让儿子和儿媳妇这对当父母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了。你再这样下去,迟早会累趴下的,到时候不还要他们负担吗?”

我跟老头子说,再等等,等到孙子孙女都上小学了,我就回老家跟他过日子,不再管儿孙的事情了。

得知老头子退休了,儿媳妇问我老头子一个月有多少退休金,我没告诉她,只因我猜得出他们的目的。自打我来到了这里带孩子,他们就三天两头跟我哭诉经济压力大,把我的退休金已经控制在手里了,我不想继续惯着他们了。

本来,我是真的打算把孙子孙女带到上小学的时候再离开的,可是,一个月前,我又生了一场大病,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

我生病住院了,换来的不是儿子和儿媳妇的关心和照顾,而是他们的埋怨。他们埋怨我越来越不中用了,不仅帮不上他们的忙,还老是给他们添麻烦,这让我感到寒心不已。

出院了之后,我告诉儿子和儿媳妇,我要回老家养老去了,以后孩子就靠他们自己带了。听到我的话,儿媳妇急了:“妈,你还不到60,这么早就养老是不是不太好?我们需要养两个孩子,经济压力大着呢,你怎么不想着多为了儿孙负担一下?”

我没说话,儿媳妇继续念叨:“妈,孩子的确不需要你带了,我们现在最大的困难是赚的钱不够养家糊口的。这样,小区门口的超市要招收银员,一个月工资有3000多,你可以去干收银员,下班了就可以做晚饭,一点儿都不耽误,怎么样?”

儿媳妇的语气充满了期待,我没理她,看向了儿子,儿子的态度一如既往,打自己的游戏,装聋作哑,这让我也感到彻底的心灰意冷了。

于是,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淡定地跟儿媳妇说:“这倒是个好建议,我就不跟亲家母抢了,我走了之后,你可以把亲家母接过来,让亲家母一边干收银员补贴你们,一边帮你们做晚饭,这样的晚年生活总比到处溜达要丰富得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话音刚落,儿媳妇急了,质问我是什么意思,儿子终于抬头了,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不满,而我已经不再在乎儿子的态度了。

我很快收拾好了东西,转身出门:“给你们带娃7年,我已经尽到义务了,接下来你们的人生与我无关了。你们要是承担不起,就去找你爸妈吧!”

我坐上了回老家的大巴,打算把自己的社保卡挂失,拿回自己的退休金,从今以后我不要再过问儿子儿媳妇的事情了。

我算是看明白了,我已经把儿子养废了,儿子的不孝给了儿媳妇把我当作免费保姆的底气,这样的儿子我根本指望不上。

好在我与老伴都有退休金,有积蓄有房子,以后我们可以相互依靠养老,而不是被儿子和儿媳妇压榨完最后价值,再被他们无情抛弃。

今日话题:你有什么好的建议给蒋阿姨?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