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三岁时爹死妈嫁,奶奶把我接回了家。

节俭了一辈子的老太太拿出所有的积蓄供我上学,

自己却得了尿毒症,气息奄奄。

那年我十九岁,坐过地铁安检,开过直播卖丑——

大哥打赏让我做500个俯卧撑,我做到吐,

让我吃虫子,我闭着眼就往嘴里送。

我把尊严踩在脚底赚钱,后来我又用钱把尊严买了回来。

回头看,轻舟已过万重山。

1.

父亲死讯传来的时候,我才三岁。

常来家里找爸爸喝酒的工友李叔满手的血,急匆匆的跑来我家。

「秀红妹子!秀红妹子在不在家!你男人出事了!」

母亲正在炒菜,手里的盘子啪的摔在了地上。

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就看到母亲神色慌张,把我交给楼上相熟的奶奶就跑了出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后来,那个会给我偷偷买糖吃,会让我骑大马的父亲,就成了墙上沉默的黑白照片。

母亲搂着我哭了好多次,但是三岁的我并不太能理解她口中的「命苦」。

我只是学着以前父亲安慰她那样,用我的小手给她擦擦眼泪,然后摸摸她的脸。

姥姥来看我的那天,我还挺高兴的。

因为每次姥姥来都会给我带我爱吃的糖,妈妈也会做香喷喷的红烧肉。

还会搂着我亲了又亲,说我是她的心肝宝贝,是她的亲亲外孙。

可是那天姥姥没有带糖果,我有点失望。

三岁的我听不懂她们的嘀嘀咕咕,所以他们并不避讳坐在一旁玩小汽车的我。

「傻闺女,你才三十出头,就这么守着一个死人过日子了?」

「你知不知道当寡妇有多苦?」

「带着拖油瓶你可不好改嫁了!」

「你还年轻,孩子还会再生的……」

母亲一开始还会反驳,随着姥姥连续来了几天以后,她越来越沉默。

那天姥姥走了以后,母亲一反常态,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做了香喷喷的红烧肉。

于是,我失去父亲一周以后,又在那天失去了母亲。

2.

我已经饿了不知道几天了。

那天我一睁开眼,母亲就不在家了。

刚开始我还自己玩了一会,可是年幼的我离开母亲太久,一阵阵的害怕。

我像以前一样哭着找妈妈,我的哭喊声尖锐得令人心烦,但是空荡荡的房间里,始终没有人回应我。

哭闹过后等待我的就是饥饿。

没有吃的,没有妈妈。

我哭到嗓子都哑了,手已经拍门拍的红肿流血,额头也被我撞窗户撞出了一个鼓包。

很快我就没有力气再去闹了。

我太饿了。

只能去水龙头喝凉水,大口大口的灌下去。

然后自己一个人缩在床上,搂着枕头,闻着枕头上妈妈的味道。

迷迷糊糊的我感觉到有一双手把我抱了起来,是妈妈回来了吗。

再睁开眼,我看到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土胚房,墙上还挂着一幅还珠格格的挂历。

我面前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看着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来。

那是个满脸皱纹,身材干瘦的小老太太。

她穿着一身看不出底色的褂子,袖子上还有几个补丁。

见我醒了呆呆地看着她,她伸出粗糙的手摸了摸我的脸蛋,又摸了摸额头,然后转身出去了。

很快,她就端着一个大碗进来了,热乎乎的粥甜甜的,和爸爸给我买的棒棒糖一样甜。

我狼吞虎咽的喝着,这时候进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

他一见我就笑了。

「呦,醒了?你小子可真是命大。」

眼前这个人是村卫生所的卫生员,从他的话里我得知,我妈走那天打电话回了村里,让奶奶去接我。

可奶奶从来没出过远门,她倒了好几趟车,在城里找不到路,最后报警才找到父母租房的城中村。

那时候我已经饿晕了,奶奶身上的钱不够送我去医院,也不够带我回家,最后是警察开车送我们回的村。

「行了,没啥事,就是饿晕了,有点着凉发烧,现在退烧了就没事了。」

奶奶送她到门口,我听见她和奶奶说话。

「婶子,你真要养啊?」

沉默了一会,我听到奶奶说,「她不养我来养。」

三岁那年,我死了父亲,跑了母亲。

有了奶奶。

真好啊,我想。

我不是孤儿,电视剧里演的没人要的孩子是孤儿。

我不是没人要,我有奶奶要。

3

奶奶没钱送我去上幼儿园。

村里和我同岁的娃娃都去上学了。

奶奶晚上回家总是在昏暗的灯光下掏出她装钱的小布袋,把那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票子数了一遍又一遍,眉心的皱纹越皱越深。

我不懂奶奶为什么叹气。

我也不羡慕那些去上幼儿园的小孩,不羡慕他们嘴里的牛奶面包,也不羡慕他们每天有香香的老师带着做体操。

我每天都跟在奶奶屁股后面疯跑,看着奶奶四处去翻地。

奶奶没有地。

她总是四处搜罗别人看不上的边角地,搜罗相对肥沃的荒地。

她辛辛苦苦的除草,松土,这才能把那一块块的废地整理出来。

还有可能被人占回去。

也不能说被占,因为那本来就是别人的地。

他们嫌费事不愿意打理的边角地,奶奶辛辛苦苦整理出来,他们又想要了。

奶奶就是用这些别人不要的边角地,养大了母亲不要的我。

4.

8岁的时候,奶奶终于攒了点钱,在村里的帮助下,我才上了小学。

是班里年纪最大的。

班里的那些比我小的同学都上过幼儿园,学过加减法,背过26个英文字母。

他们穿着漂亮的新衣服,嘻嘻哈哈的笑话着我。

我摸着衣服,那是开学前奶奶去集上扯布给我做的,是我舍不得穿的新衣服。

我不懂他们为什么笑我,我也不在乎。

开学第一天,我学会了歪歪扭扭的写我自己的名字。

「林东升」。

回家我写给奶奶看,她高兴极了。

「东升,你叫东升,旭日东升的意思。」

她一下一下地摸着我的头,一遍遍告诉我要好好学习。

「好好学习,以后上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

我重重地点头。

「赚好多的钱,然后让奶奶享福。」

一闪一闪的灯泡下,奶奶笑成一朵花的脸,是我童年里最美好的瞬间。

幸运的是,我有一个聪明脑袋。

老师讲的东西,我只要认真听,总是能学会的。

那些加减乘除,abcd,我虽然学的最晚,但是我学的最好。

我每捧回一个奖状,奶奶脸上的褶子都会笑开花。

每次奶奶在村里,得意的说我家孙子又考第一的时候,她因为种地而佝偻的腰总会挺得直直的。

村里那些人也不再占回奶奶整理好的地了。

甚至还有些伯伯家,会故意留出来一块稍微大点的地。

所以我更拼命地学习了,我不懂什么学习改变命运,我只知道学习好了,奶奶高兴。

后来的我看那些子女不孝的电视剧的时候,我也根本不能理解。

那是奶奶啊,那是把我捡回去养大的奶奶啊。

我们相依为命走过了人生数十载。

要是没有我,奶奶没必要过得那么苦,没必要一大早就出去劳作。

怎么会嫌弃呢。

我想出人头地的理由,勤奋好学的原因,就是为了长大以后能让奶奶过好日子啊。

5.

村里的电话打到学校的时候,我正学到陈情表。

「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

我正跟着老师大声诵读着。

班主任把我叫了出去,告诉我奶奶晕倒在村口,被送到卫生所了。

她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我使劲掐着掌心,让自己平静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年我19岁,高二,奶奶查出尿毒症。

幸运的是,是早期。

不幸的是,我没有钱。

就连这次奶奶住院的费用,也是村里一户户给我们凑出来的。

奶奶得知这个病以后都每周都要做两次透析的时候,就要回家。

我拉着奶奶的手,眼泪哗啦哗啦的流。

她给我擦了擦眼泪,粗粝的手刮得我的脸生疼,但是她的掌心比我的眼泪还烫。

「大小伙子怎么好哭呢。」

我哽咽得说不出话。

「不哭,咱们不治了,回家。」

我只是握紧奶奶的手,死命的摇头。

奶奶只是笑了笑,没再说话。

那天晚上我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就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

天快亮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的命是奶奶救回来的,现在轮到我救她了。

6.

我能拿得出的积蓄只有3427元。

我留了500,剩下的都给了还算占着亲的大伯娘,跪在她面前磕了三个头。

让她帮我照顾着奶奶。

然后上了去杭城的火车。

我骗奶奶回学校了,她不会同意我退学的。

可我不能啊。

我已经19了,是个成年人了,我没办法吸着奶奶的血肉去安安稳稳的去读书。

我坐在教室安逸的学习,让奶奶去等死?

不,我做不到,我不要上学了。

我要去打工,我什么都肯做,什么苦都能吃。

我只要奶奶活着。

我在火车上站得两腿发软,只能偷偷看我前面的大姐的手机。

她在用手机看一个古装电视剧。

里面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哭着对皇上说。

「臣妾抱着他的尸身,在雨中走了一晚上,想走到阎罗殿求满殿神佛,要索命就索我的命,别索我儿子的命啊」。

我听着这句台词,心仿佛泡在了苦水里。

我也想走到阎罗殿求满殿神佛要索就索我的命,别索我奶奶的命。

7.

那趟晃晃悠悠的绿皮火车,就算无座也要两百多。

我满兜只剩两百块,站在火车站满心迷茫。

什么地铁公交,我根本看不明白。

那一刻我突然想到,我好歹读过书上过学,第一次进大城市都两眼一抹黑。

那奶奶呢?

她进城去接我的时候,大字不识一个的她是怎么辗转周折才找到我的呢。

想到奶奶,我心里仿佛又涌出无限的勇气。

我只有初中学历,能卖的只有一身力气。

可是从小营养不良,我只有165,去了工地都被推出来。

走投无路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个面馆写着「如果你遇到什么过不去的槛,来店里说要一份套餐,本店会免费提供一份牛肉面。」

我的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但是被香味吸引的大脑却操控着我一步步走了进去。

我站在收银台,看老板的眼睛,嘴巴却怎么也张不开。

老板仿佛看出了我的难堪。

他什么也没说,就热情的招呼着我坐到了凳子上,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一碗冒尖的牛肉面,是我吃过最香的。

我吃的一脑门汗,出门走在寒风里也是热乎乎的。

找了一间四十块一宿的小旅馆,然后就每天跑劳务市场找工作。

想送快递,但是不包住,我实在没有多余的钱租房住。

送外卖,也不行,我没钱买电动车。

最后被中介糊弄着去当了地铁安检,包吃住,还发工服。

每天四点半就得起来,晚上十二点才能到宿舍,三班倒。

我不怕吃苦,每天站两班岗,站到腿都肿了,但是一个月能拿六千多,我又特满足。

我买了个二手智能机,自己留500生活费,剩下的都转给大伯娘,让她带奶奶去做透析。

和我一起的都是同龄的孩子,睡觉前我们也会「卧谈会」。

大家各有各的苦。

有父母离异又分别再婚后就没有家的。

有初中辍学混社会,直到现在也没混出头幡然醒悟的浪子。

和他们在一起我还挺开心的,也跟着知道了不少的新东西。

我们会凑在一起看直播,他们说有个主播靠摇花手,摇出来一辆库里南。

我瞠目结舌。

他们拉着我一起摇,说一起做账号,一起当网红。

有个女生帮我们录视频,咯咯笑。

「我看你们都没戏,林哥还有点希望。」

几个人凑过去起哄,问女生是不是看上我了。

女生也是放的开,大大方方的说,「林哥长得好看。」

我知道自己是长得不错的。

初中的时候还有女生红着脸和我说话。

后来就没有了。

我虽然学习好,长得帅。

可我只有165,班里的女生都比我高。

谁会喜欢165的帅哥呢?

但是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用我二手智能机下载了好几个直播软件,研究了好久。

奶奶的病很烧钱。

最后我抱着一丝希望给几家mcn公司投去了简历。

8.

那时候杭市的直播产业也刚刚起步,遍地都是黑心的mcn公司。

我很不幸地遇到了一个黑心的公司,让我扮丑作妖吸引粉丝。

于是我每天化着恶心的妆,拍着不入流的剧情,最后还要用舌头舔一圈牙齿,做恶心的表情。

公司觉得还不够,又让我拍的视频的时候戴上一副不合适的牙套。

这样最后舔牙齿的动作看起来更猥琐更恶心了。

一天下来,我的牙被挤得生疼,牙龈磨出血,舌头被牙套刮出很多细小的口子。

别说吃饭了,喝水都痛。

我拍的视频火了,可惜,是被骂火的。

无数人在网上骂我恶心,丑,死变态。

我私信里全是谩骂。

半夜我睡不着,一条条翻看那些骂我的评论。

无边的委屈和无力感涌上心头。

我试图和公司反抗,但签的合同不容我反抗。

公司说这叫黑红路线,这样做前期吸粉会很快,后期再转型就可以。

确实靠这种方式,我短时间内吸了几十万粉丝。

也开始带一些货,直播也有些流量。

公司安排我在直播间装疯卖傻,张嘴就叫大哥。

大哥打赏让我做500个俯卧撑,我做到吐。

大哥打赏让我吃虫子,我闭着眼就往嘴里送。

我豁得出去,很快直播间就有了起色。

虽然公司签的合同虽然不公平,但直播行业远比我想象的还要挣钱。

就算公司分走了大头,我拿到的收益也远比我四处打工要多得多。

这些年我已经了解到尿毒症的后期只有换肾,先别说肾源,我起码得把换肾的手术费给奶奶攒出来。

看着银行卡里开始有了存款,我开始憧憬着以前渴望不可及的未来。

9.

我的美梦破碎在大伯娘给我打电话的那一天。